专题: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 宝贝我这里想你了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6日 18:03     阅读量:610  

杨栗两手空空地看着她的眼睛,无事可做。她愣了一下,起身去厕所洗脸。

出来的时候,她在鹿志毅桌前停下,拿起那个白色的小罐子。

“来,让我试试你的婴儿霜有多好。”

陆志毅:”.你是认真的吗?”

然后我看到杨栗拧开盖子,在上面涂了一点。在脸上擦的时候,她很惊讶。“挺怀旧的。我妈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给我用过这个。”

“好像真的很滋润。”

“突然觉得自己是他妈的小宝宝,哈哈哈,明天买瓶。”

宿舍的人都笑了。

睡觉前,鲁知道怎么关窗。窗外树木最窄,冷月高悬。她抬头看了一会儿。

这座城市是著名的盆地平原,没有冷寨镇的群山,也没有群山周围的乌云。远处有千千万万的灯光,朦胧而美丽,但人造光比不上天上的星星。

从前任开始不知道怎么开心,现在只关心了。

她关上窗户,关上灯,转过身,爬上床。

在头的另一边,杨栗用手机上的手电筒摇晃着被子。她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手,说:“对,你能明白你的意思,就像猴子爬树一样。恐怕你已经练了一些魔法了。改天教我几招?”

陆志毅说:“家里人都从学校过世了,不肯传承。”

杨栗:“猴子爬树也可以是家传绝学,别蹬鼻子上脸!”

陆志毅钻进被子,闭上眼睛笑了。

其实这里的夜也挺好的。

第二天,军训开始,新生正式进入地狱模式。

今年的飞行技术学院只有杨栗和陆志毅两个女生,自然就并入了其他学院的第四营。

无独有偶,赵也在四营。

于是326团的四个人,除了第六营的吕一,都联合起来了。

都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教官是水泥做的。

至少在第一天,他们刚集合的时候,教官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女生,早上七点正悠闲地站在楚阳下,包里装着手机,脚下放着饮料和矿泉水。

教官只看了二十岁出头,站在人群前面,四下扫视。“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们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又声嘶力竭地吼道:“你来问你干什么?”

三十个人大吃一惊,异口同声地回答:“军训!”

教官眼神一沉,“军训?我以为你不知道就秋游了!什么,渴吗?你脚下还有一瓶水?”

"……"

"要不要我再给你弄个架子烤点肉?"

有人忍不住笑了。

教官瞪着眼咆哮道:“谁在笑?”

观众沉默了。

军队纪律严明,回答每一个问题。

教官大声重复:“问你,要不要给你弄个架子烤点肉?”!"

大家尴尬地回应:“不要!”

“没吃饭?大声点!”

“不要——”震耳欲聋。

教官指着身后的铁丝网喊道:“把饮料扔给我!”

一群女生冲过去弯腰捡水,扔向操场的铁网墙。瓶子打在网上,掉在地上,隆隆作响。

赵全荃哼了一声:“好厉害。”

顿时,他手里的可乐被砸到了铁丝网上,但我知道这太难了。可乐飞过铁丝网,以优美的抛物线落在网另一边的第二个操场上。

巧了,那边有人在健身。

一开始卢志毅没仔细看。当他来到操场集合时,他只是瞥了一眼。有两个人在铁网上移动,一个站着不动,另一个反复蹲着。

现在这个可乐已经被赵扔过铁网了.

随着Duang的一声巨响,竟然打在了那人的背上。

男孩个子挺高,穿着蓝色连帽毛衣,被砸的哼了一声,双手勉强撑起身子。

下一秒,霍地站了起来。

捂着背回去找凶手。

赵“啊”了一声,条件反射地躲在她身后。

卢志毅的反应很慢,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目光落在那个人身上.缓慢的微笑。

等等。

这,这不是——

我小时候学过成语。陈胜问老师:“为什么是多事之秋,不是多事之夏,不是多事之冬?”

老师憋了半天,解释说:“秋天只是个统称。可以是春夏秋冬,可以是任何动荡时期。并不是说动荡的时代都是秋天。”

辛西娅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直到二十一岁的秋天,他才开悟。

困扰,这是他妈的秋天。

好端端上台演讲,底下的新兵不配合。他只说了最后一句,他们就完成了下一句。

好,那就即兴演讲。

结果他煞费苦心炖了鸡汤,一些肺腑之言换来了书记的一顿好批,外加三千下蹲。

好了,蹲着就好,不用怕。

六点半起床,做早操。跑完3公里后,赵立即被抬到第二个运动场做深蹲。

不知道撞可乐不好,只是撞了腰。

男人的腰有多重要,只有做爱的时候。

他爬起来,惊慌地回头寻找罪魁祸首。

越过铁网望去,我降落在第一个运动场,那里有一群新兵在军训。告诉他抓住那个吃了熊心内脏的混蛋。他是——

下一秒,视线。

铁网的另一边,红色的塑料履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一群绿新兵蛋子左顾右盼,只在第一排中间,直勾勾地盯着他,对着他的嘴唇笑,对着他使个眼色。

他更多地看着自己的眼睛。

哦,不仅很突出,而且看起来也很眼熟。

陈胜很生气。

好吧,你不就是针锋相对吗?而高原红在这里等他呢?

他弯腰捡起那瓶冒泡的可乐,转身对秘书说:“请你等我。”

秘书没回过神来,“去哪里?腰没事吧?”

辛西娅不说话,绕过通道,走到他旁边的操场。

几乎是看见他走这条路的一瞬间,这条路知道就知道,出事了。

她回头看着赵,却发现赵躲在她身后。

"他似乎把我错当成了别人。"卢志毅提醒了她。

赵全荃见他怒不可遏,狼狈不堪。“我不是故意的……”

卢志毅点点头。“你应该告诉他这个。”

那头的男生,手里拿着可乐,穿过操场,直奔教官。他不知道说什么,期间指着她。

卢志毅回头看了看赵。

赵全荃低下了头,没有说话,脸色变得苍白。

然后,那人一步一步走过来,停了下来。

人群朝东,初升的太阳悬在空中,明亮耀眼。

但此刻,随着他的到来,投射在鲁直意面上的阳光被他完全切断了。

她认为自己已经很高了。毕竟她出生在南方,人均海拔有限,从小就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陆羽经常嘲笑她,说高原阳光充足,让她长得像青稞。

但是那个男人还是比她高一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赵全荃没有说一句话,但卢志毅只能开口为自己解释。

“I ——”

衣服的背面被拉了一下。原来是跟在赵身后,拼命拉住她的衣角哀求道。

顿了顿,路知意又闭上了嘴。

当她再次开口时,她说:“对不起。”

一旁的回头看了看赵,眉头一皱,赵低下了头,装作没看见他。

辛西娅拿着可乐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你知道你的意思吧?”

陆志毅:”.是的。”

他眯起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看不出来,报复心挺重的?”

".我不是故意的。”

“你猜我信不信?”

陆志毅:“…”

不信。

他们都看着现场。

辛西娅拿着可乐,指着操场的侧门。“出去聊聊。”

路知意没出声,最后回头看了赵一眼。

赵咬紧下唇,站着不动。

杨栗推了推她,但她仍然没有动。

卢志毅没说话,扭过头,跟着辛西娅走出操场,停在台阶上。

辛西娅转过身来看着她。“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吧。”

陆志毅:“?”

想了想,她说:“刚才我又说了一遍。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她没有做,所以道歉不够真诚。

“我是说,陈你有什么不满?都在这里,免得我一不留神又被伏击。可乐杀不了我,万一有人丢了油箱什么的。

很有想象力。

陆志毅:“我没那么无聊。”

“真的?”

气氛一度停滞。

我面前的男孩很高,双手插在毛衣口袋里,漫不经心地站在那里,看着她的眼神很不友好。

他不是一个能隐藏自己情绪的人。换句话说,他看起来很傲慢,从不打算隐藏自己的想法。陆志毅几乎可以很轻松的理解他的想法,他所有的想法都清晰的写在脸上。

他看着她高原上的红色,非常轻蔑。

他鄙夷地扫了她短短的头发。

每一个字都表现出不耐烦的迹象,似乎和她说话是在浪费时间。

停了一会儿,她说:“是的。我对胸部肌肉比我发达的小白脸不感兴趣,所以你放心,除非我想不出来,否则我绝不会和你相交,绝不会引起你的注意,不管是可乐还是气瓶。”

习惯优越感的人,总以为大家都在不遗余力的围着他转。

她最后一次为赵道歉。“对不起,今天的事件是意外。请不要放在心上。”

"……"

“我还有军训,先走一步。”卢志毅转身走了。

辛西娅从未见过如此猖狂的人。

打了人可以道歉不真诚,反过来骂他。

因为她的小白脸,他昨晚被宿舍三只动物嘲讽,失去了自尊,今天居然又来了?

台阶上,一个身材高挑、体态挺直、身穿军绿色制服的女孩走了过来。

身后突然传来他的声音,“路知道是什么意思。”

简单,字字珠玑。

当陆志毅在他脚边停下来回头看的时候,还没来得及看清他,就看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她下意识地低下头,跌跌撞撞地走上台阶,但它仍然猛地撞到了她的腰部。

那瓶可乐已经第二次被当炸弹用了。它在地上滚了几圈,停在了她的手上。

打击力度不大,主要是惊吓。

她吓了一跳,于是站起来回头看。

那个精确度极高的男孩站在台阶下,满脸笑容地看着她。他毫不迟疑地说了三个字:“甚至。”

然后他转身离开,右手懒洋洋地举向空中,说了声再见。

陆志毅:“…”

这个人?

她怒吼:“你他妈天真吗?”

辛西娅头也不回,呼风唤雨。

所以当杨栗从他身边跑过时,他突然大声说:“陆志毅在哪里?”

不管刮风下雨,天热天冷,那个家伙打不过雷,一直跑在队伍的最前面,今天却突然不见了。要说她是因为天气冷才熬夜的,他不信。

在杨栗脚边吃完饭后,他转过身来,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我去给学生补课了。骑车回来,说路有点堵,来晚了。”

辛西娅“哦”了一声,没说话。

杨栗好奇地看着他的眼睛,跟着人群跑了。

果然,几分钟后,操场门口出现了一个人影,步伐极快。

陈远远地就认出了她,高高的个子,短短的头发,像一棵挺拔的白杨树。

她走到他面前,喘息着。“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你做了什么?”他明知故问。

“我退学了,回来的路有点堵。”

意外的回答。

他清闲的说了句:“大一新生多,体能要跟上。不要光顾着补课赚钱,把生意抛在脑后。”

卢志毅突然抬头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下巴对着奔跑的队伍,他看起来“我什么都不知道”。

没想到交换了句:“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

"……"

他无言以对。他看了看她的眼睛,发现她的下巴上有一个黑色的印记。她正要说话,却从包里拿出一个信封,拿出五张钞票递给他。

“那天我没带够钱,谢谢你的帮助。”她说话的时候没有看他,就低着头盯着手里的钱。

辛西娅没有回答,但她的目光落在她洗过的白色帆布鞋上。她心道快冬天了,穿这双鞋不冷。

我随口说:“不用还。”

她给了一顿饭,重复道:“不还了?”

“钱不多,你自己拿吧。”

其实一个人的出身和家境往往可以用三言两语概括。

在城市长大的孩子,衣着光鲜,她却是山里的孩子,错过了一大堆名牌护肤品。

”她搔着头说.春娟婴儿霜。”

正在晾衣服的吕一手里拿着一顿饭,正在整理箱子的杨栗看上去也很懒散。

然后宿舍的人都笑了。

赵和没有说话。

前者看着自己的角马,觉得顺眼多了。

后者忙着挂满整个衣柜的衣服,穿着精致优雅的丝绸睡衣。

书架上没有书,但是摆了一堆瓶瓶罐罐,都是熟悉的英文标签。价格绝对不会低于杨栗。

扭过头,看了看他桌上的三瓶瞪羚,不吭声了。

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向知道意思的那一瞥。

杨栗:“巨婴,你这么大了还在用婴儿霜?”

陆志毅脸不红,不呼吸。“挺好的。从小就用。又便宜又好用……”

陆志毅对他们说的品牌并不熟悉。最多是在广告里听到的,现在回头看自己的“护肤品”。

“啊?我?”

吕一在一旁整理衣柜,夸张地扫了眼,“你也用棕色的小瓶子?不知道是网上太神奇了,还是不适合我。反正我用了半瓶也没用。我也长了很多脂肪颗粒。”

赵的视线又落在身上。

.真的吗?

吃完饭,她怀疑自己眼花了。

我的视线无法离开小罐子,最后忍不住问:“知道你的意思,你用什么护肤品?”

陆志毅的行李少得可怜。衣柜里挂着十几件衣服,书桌上放着几本书。

赵在她的桌面上找了半天,才看到角落里那个不起眼的白色圆坛子。

购买比例低于60%的,可以立即完成或者24小时正常阅读。当盒子打开时,安娜贝尔斯普林的眼睛是直的。“我的天,仙水?”

随着杨栗翻动瓶子和罐子的动作,她几乎发抖。——眼霜是雅诗兰黛的,护手霜是兰蔻的,防晒是资生堂的,仙水是整套中最大的一瓶.

赵又看了看护肤品和,肃然起敬。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摸男朋友下面越摸越硬 班里的男生都轮流玩我

靖宇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潘琪是个恋家的人。另外他家离学校很近,放假基本每周都回家。而且他不在宿舍,可以为这两个人创造一个非常好的二人世界。 希望两者的关系能进展更快。 “顾知行,你真好,”郤诜眨了眨眼睛,看着顾知行。然后他一脸尴尬。他甚至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哈哈.我是说你父母这个周末不在家?” 被郤诜夸,被郤诜夸,顾知行觉得头晕,满脑子都是郤诜夸他好,连郤诜最后一句都没听清楚。 他反应很慢,说:“嗯,他们工作忙,我回去也见不到人。” “去食堂吃。” 吃完饭回到卧室,潘琪简单收拾了一下就离开了卧室,余婧紧随其后。 郤诜拿起他的浴袋说:“我先洗个澡。你会去吗?”回来带我吃鸡?" 当顾听到“洗澡”这个词时,他会想起沈锡光赤裸白皙的身体和两个迷人的圆点.喉结滚…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济南放开落户限制

“阿姨,不一定是这样。等佩佩好了,我们就去医院检查。”杨耀玲理解她作为母亲的感受,但她也不能接受。此外,需要进行全面的检查来确认诊断。 “有多少种可能性?”苏林站在旁边,问医生。 “百分之八十,一般来说,双向情感障碍的发作更为紧急,病程更短,而且反复发作更为频繁。我们目前首先受药物控制,我们必须去医院进行全面检查。” “请。”苏林和医生握了手,把托尼和他们送到楼下。 杨耀玲担心佩佩的母亲和儿子,坚持要在这里照顾他们。她让苏林先回家,但他又担心杨耀玲的伤,所以他拒绝了。 “江亭湖离这里不远。如果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给你。” “那太晚了。”苏林不想做任何她后悔的事情。 “凌,谢谢你,你可以先回家了。佩佩睡着了,不应该再发生。”何宜华非常感谢他们的帮助,但她没有力…

抓灰系列20篇 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

看到墨韵在饭桌前一脸平静,梦蝶把她面前的一盘菜推给师傅,加了12分,小心翼翼的说:“师傅,哥哥的病已经不严重了,你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我觉得你一直很平静,完全不开心呢!” 墨韵看着梦迪叹了口气,“小玻璃这次生病了,她对老师无能为力。多亏了你的老师,否则小玻璃早就。我替老师难受,连徒弟都保护不了,唉。” “主人,我怎么能怪你呢?我只能怪大蛇。蛇毒在师兄中。不然我们去蛇龙山,把大蛇灭了。你怎么看,师父?”李牧这次病了,梦迪很久没出来了,几乎窒息而死。 “大蛇是你师祖的宠物。它不能被摧毁。” 梦蝶听师父说大蛇是师祖的宠物,瞪了一眼。她实在不知道石祖有这个爱好,就弄了一条大蛇当宠物。 看到梦蝶神色震惊,墨韵解释道:“我还以为那条大蛇是鹰鹰追来的,你师祖菩萨救了那条大…

总裁整夜没拔出来 强奸故事

杨幺铃又被他们的兴趣所驱使,站起来和初晓跳舞,试图摆脱所有那些不愉快的情绪。 佩佩看着这场疯狂的舞蹈,开心地笑了。 杨耀玲年纪大了一点,体力不如他们年轻人。跳了几首歌后,他必须休息一下。佩佩坐在沙发上,递给她一杯矿泉水。 “我几天前见过罗汉果。他想指导第一部电影,想邀请你当男主角。”杨遥玲喝了一口水,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真的吗?罗刀认为我可以成为男人吗?”佩佩已经欣赏罗汉果的艺术天赋。再次与他合作自然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但这出戏讲的是同志之间的感情,还有几个性爱场面。所以我想征求你的意见。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就推它。” “说实话,凌姐姐,我真的很想演这种角色,只是为了普及一下,我们不是怪物。” 佩佩低下头,揉了揉手,然后说:“到时候会和导演讨论床上戏。主要…

杂乱合集第一部 放荡人妇系列

他一副老怀大慰的样子,秦九有点心烦意乱。 她不知道她是不是想和秦珏谈谈乔的事。 秦九犹豫了一整夜,第二天,他的眼睛又白又黑,但他仍然没有想到这一点。 秦珏看不出她犹豫的样子,无奈地说:“你装深沉不合适。如果有什么,让我们开心。也许我哥哥可以给你一些建议。” “那么.那么我可以说。”犹豫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哥哥,你知道乔又要找的麻烦了吗?” 我以为秦珏会教训她,但我不想。他只是冷冷地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冲我来。” 秦九吃了一惊,我以为他人脉很广,但又问了一遍后,秦珏拒绝再说一遍。 这话一出,秦珏的脸就黑了,冷冷地哼了一声:“你以为我丑吗?” “辜莞允。”秦九很快否认:“老比我好,是心疼。” 屋外下着雪,他一进房间,就浑身冰凉,脸色看起来很好。 秦九见了…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快点

所以,不要安慰自己,人有钱不一定幸福。 富人的幸福是穷人想象不到的。 起初听赵描述宋安庆的病情时,其实觉得这个宋安庆的心理可能确实有些问题,但应该还没严重到可以称之为“病”的程度,但还是需要好好疏导的。 但是现在看到宋安庆笑得像朵花,我好像一点心理问题都没有。 当然,虽然柏杨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可能知道有些人看起来不开心,这意味着他们心理健康。 这个国家的人不喜欢把心理健康当回事,但其实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一样重要。 不健康的心理会导致很多问题。有些平时看起来很老实的人,一生气就能砍死人。正是因为老实人通常把愤怒压在心里,没有疏导,所以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憋在心里。一旦有导火索,就会爆发。 捏了捏自己的烟头,向赵打招呼。 “赵哥,新年好!” 赵没有废话,拉着宋…

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小说。

         本人刚毕业没多久,闲来在家无事,一日接到大学宿舍朋友阿毛的电话,让我去他家住几日,反正离得不远,开车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于是第二天上午我便去了他家。 在这里介绍一下阿毛,大学时交了个女友,毕业后非法同居了就,上学时他跟我关系非同一般。他的女友叫小斤,估计有1米65左右,长发,长得比较可爱,属于萌妹子一类,胸感觉有36c,总之手感特别爽。 白天我们去各处玩了一天,晚上回到阿毛家,他家有两个卧室,中间隔着客厅。回去后阿毛说:“洗个澡吧,有热水了。”我说:“让你女友先洗吧,她洗完我再洗。”阿毛开玩笑的说:“一起洗也行。”我哈哈一笑:“我倒是想一起洗呢!”他也一笑。 然后小斤换好衣服出来打算洗澡,穿的白色连衣短裙,显得胸部很大,我看了一眼,咽了口口水…

-第112集在线观看

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老祖宗10句话,养人,安心 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老祖宗10句话,养人,安心 金钱如粪土,正义价值一千美元。 试着理解它的含义并应用它。 但是留下好印象更容易。 那么即使财富和荣誉也不会长久。 很难理解一个人的内心和思想。 只要说三点。 相反,它顺利地得到了好的结果。 当事情不好的时候,不要去找亲戚和朋友。 从表面上看,这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这是一个虚假的谎言。 即使有许多困难,我们仍然可以争取成功。                   [T U_ )1 (X *7 >0 E…

女主掉进了咒泉乡的小说-第721集在线观看

女主掉进了咒泉乡的小说0 ^c X% $5 #X @5         9 R< }8 {o |0 生活并不总是如人所愿,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刚刚好。 )7 Z( *3 ^1 %6 'i E; ]9 [c _1         不同的活法,不同的幸福体验。$T C; ]2 [3 _8 你的双眼已被蒙蔽,千万年之前。 )x G( *3 ^G %4 我本善良,但是对于自私自利的人,就没有必要对他善良。 $T I# @5 !W `1 做人如海,与人为善;事事都有缺憾,人人都有不足。 {W D| "0 :3 …

啊不好大好舒好深将军-

小说出轨的妻子张雅丹,兄妹初体验              小说出轨的妻子张雅丹,兄妹初体验       小说出轨的妻子张雅丹,兄妹初体验   情感文章   2020-05-11              "几点还在工作,早点休息,明天在家休息一天。"他的妻子受伤了,所以他感到很难过,决定让林晓晓一个人照看公司一天。苏烟也愿意请一天假,这样他就可以多花些时间和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