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唔小东西你里面真紧 叶天荣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6日 20:16     阅读量:1403  

“你父亲!以前不是这样。他只是太内疚太自责,所以走火入魔了。环儿,别怪你爹。”

白茹萱原本的愤怒又平息了,言语中有留恋,有失望,有祈祷。

端木焕扯了扯嘴角,看着玻璃镜中自己滑稽的样子,又垂下眼睛遮住弥漫的悲伤。

原来的父亲是最诚实善良的,爱妻爱母,照顾自己。但是宫里变了,他们的爷爷和姑姑都葬身火海,他们的父亲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没出来。

父亲走出房间,决定公开效忠春叔,却开始私底下收拢姑姑的老参谋。准备推翻春叔,为姑姑报仇。

如今的父亲,虽然看起来是温柔大方的国王,但私底下却变了气质,暴躁易怒,仿佛是两个人。

“母妃,儿子不要怪我父亲。你先休息,你儿子先走。”

白茹萱把儿子送出房间,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全身却笼罩在愁云惨雾中,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来。

云静初对乐府和平宫一无所知。

第二天一早和外婆打完招呼,六姐妹来到专门为她们设计的客厅看书。

原来云初静才四岁,还没到读书的时候。但叶执意要送她过去,想早点教,她觉得考女科可以更有把握。

周嬷嬷以前在宫里伺候老太太。老太太去世后,她祈求上帝保佑。但是她没有亲侄子,也不想结婚。就在云家四处打听的时候,她来到云家教嬷嬷。

贾云家的太太们来到客厅时,周嬷嬷已经在这儿等着了,默默地观察着几位太太。

“我见过周姐姐。”

云楚珍带头,几个人给周嬷嬷送了礼物,周嬷嬷也给了她礼物。

云网初也看了看周嬷嬷,见她长相普通,并不出众,但她的腰肢笔直却不尖。站在那里有一种随时随地都可以忽略的气质。

“女士们,先生们,我姓周,以后我将做你们的教母,专门教你们礼仪。”

周嬷嬷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其中的一些初云。

最大的云初珍听得很仔细,云初玲兴高采烈,云初莲心不在焉,云初宝没什么印象,云初静最小,她打着哈欠靠在护士的怀里。

“以后我每天双早教女眷礼仪,丫鬟女眷在花厅外等候。”

周嬷嬷话还没说完,云楚宝就不高兴了,打断道:“姐姐没人伺候怎么办?”

“九小姐年纪太小,学不了礼仪。如果你想学习,你必须遵守我的规则。”

周嬷嬷的话让云楚宝的脸变得通红,忍不住叫道:“你好大胆,不过你是奴婢,你敢说出你的规矩!”

“八小姐真可怜!我是大夫人请来的教母,不是云家的奴婢。如果要教礼仪,自然要讲讲我的规矩。大夫人授权我统治统治者。如果有刁民,我可以接受惩罚,也可以要求另一种智慧。”

“你,你竟敢这样!我要告诉我妈,让她把你赶出去!”

云楚宝没想到周嬷嬷这么凶,手里还拿着尺子。她哭着跑出了客厅,云楚晶跟在后面跑了出去。

周嬷嬷神色自若,转向神色各异的云静初道:“你们都是名媛,走路、坐着、躺着的礼节,从小就有。如果你还在姑苏,那是最好的之一。不过,这里是都城,不是姑苏。”

“你父亲为什么又开始工作了?还是为了皇上?”

白茹萱看着儿子脸上的伤,心痛之余心里难免怨恨。

段慕欢低头道:“是,父皇。那我就先走了。”

“嗯,记住,你不能沉溺于女性的色彩。如果你挡路,就杀了它!”

段慕欢绷紧了心,尽可能慢地说:“我父亲误会了。云小姐才七岁。我只是故意对完颜政发脾气。”

白屏若萱公主看到儿子脸上的巴掌印,脸色变得苍白,摸索着从梳妆台下拿出一瓶药膏。

“妈妈,让你儿子自己来。”

端木焕吃了药膏,熟悉了自我药疗。

段木佩才恢复了平时的儒雅。他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希望你知道!端木渊的野心伤害了御姐。你必须为你的帝国阿姨报仇!她是贵妃!是对的姑娘!”

端木焕想说他姑姑已经去世了,那又怎么样?但是,他知道父亲的执念,没有花太多时间说话。

“是的,父亲。”

“七岁?那不一定要去掉,不过以后要是有宗郑声的小贼喜欢的人,你可以抢。”

端木焕神父也没放在心上,退出了密室,其实是平公主的卧室。

“那我自己去江南?”

“好吧,不过过完端午就走,不然到时候你会突然消失,怕引起别人怀疑。”

“你失去理智了?抢着做表哥?你知道你的姓吗?你肩上扛的是什么!”

段慕欢垂下眼睛,遮住了眼中的疲惫,答道:“回到我父亲身边,我知道我是端木玉的,我要夺回江山,为姑姑的名字报仇,把端木玉的尸体砸成一万块。”

“凤儿公主被白玉带走了?”

对于只有一岁的公主表妹,段慕欢只记得玉雪很可爱,其他人都不记得了。

段木佩点点头:“虽然别人也带了一个姑娘,但国王事后去查了,绝对没有凤凰。”

段慕欢看到父亲的时候失落了很多愤怒,然后缓缓说道,“昨天晚上我收到消息,江南出现了一个女飞贼,武功很高,劫富济贫,可以穿白的。”

段木佩眼睛一亮,在密室里来回走了两次。他惊喜的低声道:“一定是白玉!她是黄姐姐身边功夫最好的人。那一年,端木渊血洗八门,赤玉、橙玉、黄玉、青玉、青玉、紫玉等贴身女官,皆死于各城之门。只在南安门下,只找到了魏山的尸体,却不见了白宇。"

哈利波特,灵魂战车2下载

王萍端木佩举手扇了端木焕一记耳光。

端木焕白净淡雅的脸被打到了一边,左手脸上迅速出现五个手指红印,一缕鲜血从嘴里溢出。

端木焕慢慢转过脸,轻轻抬起手擦去嘴角的血迹,眉心依旧平静。看来被打是家常便饭。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到了后半生,懂得这8个字的人,默默无闻,却越活越快乐

到了后半生,懂得这8个字的人,默默无闻,却越活越快乐 到了后半生,懂得这8个字的人,默默无闻,却越活越快乐 在生活中,许多人总是觉得他们必须炫耀自己的外表,面对事物,并且要有技巧才能生活得很好。这种说法实际上有点片面,因为这种圆滑的人可能相处得很好,但他们可能不快乐。 因为为了生计和未来,他们可能会违背自己的初衷。他们喜欢或不喜欢的人都会微笑,互相讨好。事实上,他们活得很累。 然后,在你生命的后半段,你不妨脱掉这些伪装,改变你的生活方式。 因为在这个年龄,你的大部分孩子已经在家或开始独自工作,你会慢慢辞掉工作,在家无所事事。此时,你的负担已经轻多了,为什么不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呢? 在人的后半辈子,应该明白这八个字:落花无声,人如菊花般苍白。 这八个字来源于司空…

迎接2020年说说 李兰迪哭了

“没问题。”佩佩闭着眼睛,他没有说假话,但也有点惊讶,只见徐念的心里竟然没有波澜。 杨耀灵点点头。她相信佩佩。好像这篇文章是他翻的。 高姨知道今天那个已婚女人会让他不爽,妆也没换,就推到隔壁门口走了过来。 杨耀灵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心情没有太大变化。他平静地直接问他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提醒你暂时不要感情炒作,免得我们的剧被牵连。”高义生气地走过来,显然充满了要说的话。你可以看到杨耀灵平静无波的眼睛。毕竟他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 “谢谢提醒。” 高义松开拳头,转身走开。他现在心里骂自己傻逼。为什么他还迷恋一个已婚女人? ** 杨耀灵在正式休假前,与joken在亚太地区签署了一份新的夏季产品合同。她安心回家抚养她的孩子。 苏林对此的态度是妻子高于一切。 今天…

口述性经历 –

装睡让滑进去,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装睡让滑进去,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装睡让滑进去,宝贝再做一次就好了   情感文章   2020-05-10              “这只是公平交易。我也想要些东西。”周浩笑着说道。“呵呵,郝云的弟弟很直白。”魂狼祖先哈哈大笑。 一般来说,生命之源很难形成,即使有祖先的神,他们中的大多数也负…

坐着进的姿势 幼承庭训

但是没有人想改变这一切。片刻之后,他们终于走出了刚才那两个家伙。他们说药已经吃完了,伤口已经清理好了。现在你可以进去了。 这时秦九松了一口气。她推门进去了。起初,她闻到了一股芳香的药味。 这种药不臭,不呛鼻子。 她轻轻地来到邵清华身边,发现他此刻正躺在沙发上。 “你没事吧?”秦九也不由自主地放低了声音。“他们为什么还用兴换你?” 邵清华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弱到不行了。当时在法庭上,他还能忍住不让自己流露出一丝一毫的不对劲。 但是现在回家了,吃了药,浑身酸痛。就像我臀部的那些伤口。都是灼痛,他不能忽视。 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过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姑娘给我找东西了吗?” 秦九此时没有想起来,也没有向他解释他此行的目的。 “我想问你一件事,你老老实实回答我。”其实他…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宝贝这么湿想要吗

秦夫人打断了她。“不用说,你过了很久才回来。他怎么能这样对你?” 秦夫人似乎有点生气。她对纠缠不休的女仆说:“你还在干什么?你还不快点?” 你的女仆应该是,然后她就下台了。 秦九不得不咽下他要说的话。 这个家庭的关系简直太奇怪了。 我不喜欢姐姐的哥哥,不喜欢总是离家出走的姐姐,不喜欢溺爱女儿和儿子算账的妈妈.秦九自己都晕了。 她摇摇头,有些原因不清楚。 但是,有一个爱自己的妈妈,总比有一个不爱自己的妈妈好。秦夫人越是看重这个身体,就越不会发现她的异常。 她也可以借此机会在福琴过得更好,不用整天担心被发现。 在秦夫人眼里,“秦九”比什么都重要。她做什么都是对的,不用深究错误的地方。 她似乎.从一个人身上偷东西,然后变成一个小偷。这是母亲对女儿的爱。 秦九说不出…

按摩男给我下面自述-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两个美妇用嘴服侍(超品小神农)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两个美妇用嘴服侍(超品小神农)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两个美妇用嘴服侍(超品小神农)   情感文章   2020-05-11              周浩想了一下,坐在床上,准备吸收,但是只有三秒钟的时间,他就停了下来,他的身体即使有奇怪的光进入体内,也无法进入…

电动棒不许掉出来-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情感文章   2020-04-04              你所在的地方就是天堂。 ㈠: 你在哪里,天堂在哪里 黄昏时,夕阳染红了河水,赤红的河水闪烁着微光,摇晃着河水的身影。扶着桥栏杆,偶尔有寒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在这个寒冷的春天,我不觉得冷。我…

舔的我飞起来了 –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男友抱我到他房间   情感文章   2020-03-19                夜沫樱看到了白虎,忍不住吞了口水,有点紧张,移到了南孙山野身边,“那个,它不会饿,想吃我们吗?”南希咯咯笑道,“你不是说它不吃人肉吗?”“呃.它…

按摩棒一天不准拿出来 王爷的通房丫鬟h

唐史听了他的语气,但听出有点嫉妒,于是轻声一笑。啪的一声关上车门,竟走上佩佩的车,在他身边坐下。 默默地看完这一幕后,初晓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这两个人演的是偶像剧吗? 苏媛的妈妈注意到了唐史,她正开车去回族聚居区。看着这个年轻人,她还不错。那天晚上,她旁敲侧击,问杨耀玲是不是单身。 杨遥铃一听明白了她的意图,笑脸回道“阿姨,他是单身。别担心,我知道你的意思。我过会儿会安排好的。 苏媛和她的好姐妹在一起很久了,现在和杨耀玲在一起睡觉。刚洗完,躺在床上的苏媛掀开被子,勾了勾手指。“爱你,你今天有福了,我应该好好爱你!” 戴着面具的杨耀灵用枕头打了她一下,却含糊地说:“陛下,臣妾身体不舒服,不能好好伺候您。”。 “没关系,摸着摸着就好了。” “…

厨房切底征服 水泥工老头把校花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孩软糯的样子让宗觉得可爱。 然后,福雅惊呆了,他跪下来,亲手把湘云的金钱包绑在楚云的网带上。 云初网低头,就见宗政生一头墨发,整齐地挽着紫金冠,白玉簪,温润通透。 她好奇,伸手去摸。结果,宗只是抬头摸了摸他张俊的脸。 是的,皮肤光滑,干燥,不油腻。 云初,我洗了手擦了油,才后知后觉突兀。抬眼看宗政生脸一沉,人慌了,心一横。 想想后来的侄女们每次遇到麻烦的杀手锏,总能挽回局面,还不如借一用。 她只是用这个小小的身体反抗,搂住宗的脖子,然后忍住羞愧。她吻了吻他的脸颊,轻轻地感谢了他。 “谢谢师子。” 宗政生被冻得浑身都是,这个小姑娘竟然敢贬低他! 他想生气,但看着小女孩,羞涩而怯懦地笑着。应该是因为从小在农村长大,不懂规矩,而不是因为故意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