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十四文学网 儿子比老公厉害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6日 20:22     阅读量:3365  

不要?

宗是恋童癖?

云初静突然觉得不好。很少有人喜欢自己。他是个恋童癖。下次见面,要离他远点。变态什么的恶心。

被云初靖视为恋童癖的宗郑声对此一无所知。他最近忙于龙舟比赛。龙舟赛结束后,他要去山海关,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

而宗政生把好东西送到云春et,他们每个房间都来看,包括三个已婚的女士,都回来看,在北京传播。

听说琉仙郡主把房子砸了,宫里的美丽公主和淑妃惩罚了很多宫人,包括的晏薇,也对云楚静有了新的认识。偷偷说三道四,说三道四,争论无数。

时间很快就到了端午节。早上和云太太打了招呼后,冯和林带着妹妹们来到渭河河畔的江家。

至于叶的,因为坚持云初的月光石头,被云老太太禁足了。

云楚宝和云楚晶也被她牵连,云母因为年纪太小,留在家里。

渭河两岸人山人海,贾云早早在何复大厦订了房间,让女士们有个位置站着。

每年的这个时候,没有钱去预定何复大厦的豪华客房。要不是云家出了老柜子,这个角落都订不下。

云初岭、云初莲、云初景挤在窗前,看着宽阔的渭河,九艘龙舟准备出发。

云楚真也想挤过去看看,但她快订婚了,妈妈在她面前,还是要矜持。

在这些龙舟中,有御林军、都城营、五座城市、军队和贵族的皇家队伍。

听说宗政生带领的贵族队去年拿了第一,但是今年宗政生作为五城兵马司的统帅,自然是率领五城兵马司的龙舟队。

“齐姐姐,你看那黑色的,是五城的龙舟,太子在船上!”

云楚凌大叫着说,云不由得眯着眼睛俯视,这么远,所有的绿豆都这么大,谁能看得清楚?

“五姐,今年贵族队的队长是谁?王萍师子?”

云楚灵摇摇头说:“王萍师子为什么要去赛龙舟?他是公务员,又不是军区司令?”

“王萍师子不努力?”

云楚晶有点怀疑。端木焕虽然看起来不壮,但能和表妹微服私访姑苏的人,就完全不会武功了?

云楚灵心下爆红,捻着手绢解释道:“王萍师子虽不会武功,却才华横溢,学识渊博!如果考不上科举,那你已经考上进士了,说不定明年就能成为状元了!”

看龙舟比赛更重要,即使云初灵的崇拜是沉默的。

这时,横跨渭河上游的黄缎被打开了,露出了龙舟比赛结束时搭建起来的一个高高的平台。

看着上面无数的数字,楚云问道:“那边的是皇帝吗?”

主要看那重重包围的架势,云网估计当初唯一的可能就是皇上驾临。

云网对这初拔的一切一无所知,连她的内心也泛起丝丝涟漪。

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好,给钱,给东西这么用心。这让后人感受到了被暗恋的美好。

他带着无知的表情离开了绳子,骄傲地说:“那是夏颖纱。上次不是带了一匹白马给师子少爷包扎伤口,剩下的都是二小姐留下的吗?听春兰说这是一百金一马的夏颖纱。”

傅涯挠了挠头,道:“这么贵?我也不懂布。既然二小姐答应了,应该也不错。但是月光石头是什么?”

“你真傻!上次,李飞和舒菲,不是都想要一套内务部的领导人物吗?官司打到皇帝身上,正好太子也在,皇帝干脆把太子的套给了。”

丢下绳子掩饰自己的骄傲,他开心地笑了:“对!上次琉仙郡主在叶太子面前故意转动脚踝,试图落入叶太子怀里,叶太子差点把她推进荷塘。后来听慈禧太后说,要赏刘闲郡主索要已久的珠帘,师子只是想来。”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可以哦!会很受女生欢迎的。”

v矢拍拍左,现在觉得他选的真好。

刚刚去渭河熟悉了划龙舟的区域,领着五城军师回来的宗,喘了几口气才想起昨晚的命令。

他随意地点点头,表示知道,没在意,回房洗澡换衣服。

傅涯俯下身,眨眨眼睛,低声道:“你送了什么?七小姐能满意吗?”

感觉自己太聪明了,不懂女人的喜好。其他女人懂吗?既然是别的女人想要的,那就应该是好的。

傅雅也想起来了,和他击掌。“我记得套头衫的脸,我记得珍珠窗帘!难道是上一个仙女公主想要的宝宝?”

“夏颖纱?是仓库顶上的彩布?”

v矢只记得阁楼里堆着一些布,却不知道名字。

越国政府。

“回世子、归来,齐小姐大礼,都是属下完成的。”

v矢看着有点怀疑地远离,看着不可能,不相信,不接受,否定三联。

“你送了什么?”

左弦被严复狐疑的眼神激怒了,盯着她的眼睛。我挑了两个纱,一个月光石头,一个珠帘,齐姑娘放不下。"。那云老太太和大太太也被我惊呆了。”

“我工作,你能不放心吗?我精心挑选了三种礼物,齐小姐很满意。”

离开线,想到云初静的惊喜。他们很骄傲,觉得昨晚没在仓库里呆半个晚上。

云楚晶把玩着所谓的月光石头,其实是镶有DIA珠宝的黄金,平均只抛光一次。只不过造型是西式的,大周独一无二,穿着真的不太好炫耀。

我不禁在心里抱怨:宗应该送些实用的东西,比如玉、红宝石、紫水晶之类的。珍珠窗帘好招摇,只有夏颖纱还不错,橙色和粉色更漂亮。

但云初靖不知道的是,宗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他只是离开了自己做决定。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好爽,快点,太爽了,受不了了-

潇湘溪苑姜条塞进去,邪恶的女体育老师              潇湘溪苑姜条塞进去,邪恶的女体育老师       潇湘溪苑姜条塞进去,邪恶的女体育老师   情感文章   2020-04-30              玉棺广阔无边,自成一个世界。丹尼尔,一群意识,向内行进了大约10公里,最终看到了一个云带。 “大哥,这玉棺可能真的是个大星宇。我看到了像地球大气层一…

白丽贞全文阅读

[淫荡的妲己][完] 话说帝辛三十余岁嗣位,当时商朝开国已经六百年了,国力雄厚。物阜民丰,帝辛血气方刚,孔武有力,能手格猛兽,神勇冠绝一时,又能言善辩,还兼通音律,性好美色,更刚愎自用,于是凭丰沛的国力与自己过剩的精力,大举向东南方发展,征服了土地肥沃的人方部族(今日的淮河流域),从而拓地无算,国威远播。 现如今,数十载已过,一代帝王帝辛已是垂暮之年。六十岁的帝辛已有好几年阳物不举,遥想当年,他一人连御五女不射,宫中众女无一人争宠,后宫清静,政事自然被帝辛处理得井井有条。 帝辛已有半年没有早朝,政事日渐羸弱,天下也开始动荡不安,众大臣也只能摇头叹息。 又一日早朝,帝辛任然没有来,大将黄飞虎道:“大王已有半年没有早朝,长此以往,该如何是好,西伯侯大人,您有什么…

喜欢天真浪漫的人,让你越活越年轻

喜欢天真浪漫的人,让你越活越年轻 喜欢天真浪漫的人,让你越活越年轻 喜欢天真浪漫的人,让你越活越年轻 《重返十七岁》里有这样几句歌词:“如果能重返十七岁,那些眼泪你敢不敢浪费,直到经过人生历练的点缀,才懂得纯真可贵......” 一个人越长大,越觉得天真浪漫很可贵。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变成了沉默寡言的人,每天都活得很累。 看到镜子里,有一根根白发,还有深深浅浅的皱纹,让人好揪心。 “我真的老了,不服老不行啊”,当你发出这样的感慨的时候,就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天真浪漫的人,是不是觉得一下子就回到了年轻时光。 那时候,遇到喜欢的人,都不敢说话,一开口就脸红。 有人喜欢自己,明明是知道的,但不敢靠近,只是把这样的美好,埋藏在心底。 …

艾青诗歌 快停下我是你老师的啊

秦九看着晁然。“我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九对这些消息一无所知。 这些天来,她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对于异物,他根本不放在心上。有些事情他甚至想知道,但他无法理解,所以他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更加不清楚。 如果刚才进来的那个人是她的哥哥,秦晓宇今天打什么主意? 晁然皱着眉头,过了一会儿回答说:“我得到消息,他现在回来了,但是……” 他的声音停止了,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跟着打开窗户往外看,但我仍然只能看到对面的窗户关上了。 “他回来了吗?” 晁然沉思了很久,但此时他无法得到答案。 只是如果秦珏回京的消息传出,连朝阳都不知道秦晓宇是从哪里来的,而且今天还安排了这一个。她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越想越迷惑,晁然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听着外面的动静。 秦晓宇和里面的人似乎已经…

污污小短文故事 夹好上课别流出来了什么意思

此外,克林的筷子没有一根是包在布袋里的。完全独立的一对和一对。用小绳子绑着,布袋是普通的麻布袋。 可以说任何人家里都不缺粗布。然而,从来没有人想过用这些劣质的粗布零碎地做其他事情。 连老支书家都没那么好。不管屋里的森林有多痛,就算蔡月儿递了条新毛巾到嘴边,她也摇摇头说不要咬。 蔡月儿知道生孩子特别痛苦,尤其是克林是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身体和骨骼本身都很小,整个人都把它看做肚子。轻松生孩子真的很难。 然而,森林知道这个孩子很难生,但他们必须咬牙生下来。毕竟这是自己的孩子。前世和自己,今生,也就是说什么也要她跟着自己。 只有跟着自己,那你就不会觉得还难过。至少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步是走与前生不同的路。接下来,林更有勇气改变。 事实上,长期以来,克林并不自信。我经常在…

快穿吃肉一女多男 总裁整夜没拔出来

如此慷慨,克林误以为这是答应让张蝶舞去工厂。看到林极进来,张蝶舞也很高兴地看了一眼老同事,然后等到大家都看向了王厂长,而王厂长自付了。 张蝶舞更开心,更热情。这是多少块奶皮卖的。那真的很贵。大部分人都不买。而厂长王估计他还在等着张蝶舞给找钱。 结果张蝶舞继续要钱。这一幕有点混乱和尴尬。一是想换钱,二是钱不够。毕竟那是两块钱。这就是张蝶舞想要的。 而厂长王则认为,外面的餐厅这顿饭花不了几块钱。我吃的就这些,主要是喝的,水做的。然后给两块钱又旧又贵。 “对不起,王厂长是六块八毛六。这个价格很公平。不信可以直接找我们支部书记看看是不是这个价格。”张蝶舞说一点都不客气。 如果给了他们出去拿东西的热情,如果收不到钱,就会有臭脸。而王厂长这下也是变了脸色,完全觉得比上次…

无翼乌漫画漫画大钅 天空城儿童创作社区

过去,当秦九还活着的时候,这里很安静,但是整天都有笑声。不是定北侯追着她威胁要打她的声音,而是秦九认错求饶的声音。 一天到晚,吵吵闹闹的,一时静不下来。 六刀带着他们穿过挂花门,然后他们进去了,这是内院。 秦九看着越来越熟悉的风景,他开始不情愿地悲伤,他要哭了。 她在稳定下来之前吸了吸鼻子。 六把小刀把它们藏在葡萄架下。现在藤蔓茂盛,长出的叶子遮住了阳光,挡住了烈日。现在葡萄还没有成熟,只有透过树叶的缝隙才能看到分成小块的阳光。 她种了这颗葡萄。 秦九嘴角带着微笑,整个人在全身的忍耐力都变得柔和了。 当时我爷爷跟她抱怨说,这个首都的酒虽然好,但是喝不出边疆的味道。 酒葡萄夜光杯,催你马上喝琵琶。 他哭了一天,叹了一天气,就去了胡人进进出出的菜市场,辛辛苦苦把…

在车上和可杰

[山之缘](01)作者:zpfcom 字数:5691    第一章女幽灵?狐狸精?   我要死了,死定了!难道今天就是我的死期吗?虽然这样的死法也挺不错, 但是为什么这种事情会找到我的头上?   就在美女幽灵再次缓缓向我靠近的时候,忽然一道红光从我身后闪过,一个 身着红衣的俏丽身影挡在了我与女幽灵之间。    看着红衣女孩的背影,我不禁惊道:「杨灵?!你……怎么在这?」   ……   这个叫杨灵的女孩,是我下午才刚刚认识的女孩。    我叫卢森,20岁,是一个二流大学的大二学生。家境平平,样貌一般,属 于那种丢人群里瞬间便可以被忽视的类型。没错,我可以归类为一个不折不扣的 屌丝。    大学的时光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无非就是逃课,包夜,打游戏。虽然也憧 憬着…

高h辣文合集 现代爱情诗歌大全

走路的时候,很难避免皮肤互相接触,感觉发热。云初,她脸红了,喃喃:“我渴了。” 宗本想直接用嘴堵上,但又怕吓着云淑静,她轻轻把她放在床上,转身去拿圆桌上的茶壶倒水。 先喝一口已经晚了,然后从中间端到云的开始会头晕。 云初,我没有细看。我发现茶壶里不是水,而是酒。陈娇说:“我想喝水,你给我喝,你想喝醉吗?” 这酒是桃花酒,很好上。宗郑声着迷地看着楚云干净、白皙、细腻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捕捉着片片粉红色。 确实酒不醉,花不迷人。 宗郑声语无伦次地求饶。“阿楚,我不想喝醉,我喝酒,我不能喝酒吗?” 宗政生几步接过酒壶,转身直接向壶嘴喝去。偶尔洒出来的饮料溅到他脸上,然后滚落到猥琐的衣服里,让云朵忍不住吞了几口水,真正的名人都是风流的! 宗正义一口气喝完,看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