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摆出羞耻的姿势 校花 我38岁离婚后跟儿子睡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9日 17:31     阅读量:540  

他拨回去,听到最后的声音。

“喂?”

没人说话。

“凌叔诚?”

他喊了他的名字,但仍然没有回应。正准备挂电话,头终于有了动静。

电话那头,有人问:“这个停车场有监控吗?”

谁回答:“有没有都无所谓。看着它,找到看不清脸的角落。别杀人就好。”

“我记得南门附近有个派出所。看到有人来了,我赶紧跑。别等警察跑了。”

辛西娅面色一凛。

下一刻,有人哈哈大笑,缓缓说道:“你竟敢和我抢女人?”

一脚下去,他终于听到了凌叔诚的声音。

痛苦,隐忍,夹杂着颤抖和愤怒,凌叔诚吼了一声:“去你妈的!”

辛西娅突然握紧手机,想跑到中飞源的南门。

前阵子,凌叔成看上了隔壁技校的一个女生,整天像只发情的小公狗,不停地转人。

一开始辛西娅并没有太在意。再说说技校。先说对象和程度。那是古代人吗?这年头,不讲究绝配。

后来听说那姑娘是出来混的小姐姐。

他提醒凌叔诚:“别的都无所谓。如果她的关系比较复杂,你要注意,不要走别人的路。”

凌叔成家里做生意,父亲身家上亿。

有多少人像看热蛋糕一样看着他。

然后凌叔诚郁闷了一会,说有个男的跟那个女生走得很近,他看着就是行为不端的社会。

“以他的德行,不知道她看上他什么了?”

陈看两眼,不紧不慢,“她不是混社会的吗?这叫志同道合。你怎么看戴有色眼镜的人?”

凌书成一脸不服,辛西娅也没多想。

没想到今天会出事。

普通人走了十分钟,他像冲刺一样跑着,很快就到了停车场门口。

正在冲进去的时候,手臂突然被抓住了。

“别进去!”

他喘着气,猛地回头,看见了卢志毅和她脸上的淡淡红。

“放开!”此刻他没有时间和她说话,猛地回过头来。

没有意识到女孩的力量,他一直很努力,但没有挣脱。

“没时间跟你八卦了,有急事,你赶紧放手!”他几乎咆哮完了,然后冲进去。

陆志毅不但不肯放手,还在他面前颠倒了自己,挡住了去路。“里面有九个人,拿着刀和钢管。寡不敌众,进去就死。”

她皱了皱眉头,很快开口了。

“就算里面有九十个人,我也不会放过他。”辛西娅看着她,一字一句。

说完,把她推到一边。

陆志毅干脆紧紧抓住外套上的帽子,差点掐死他。

“我报警了。警察局在南门。五分钟之内,警察很快就能来!”

“我让你放手!”他把帽子撕了回去,眼睛像刀刃一样锐利。

冲动,热血,做事可是脑子。

卢志毅看着他,突然做出了判断。这个人太鲁莽了,他知道自己是个英雄。

江湖人打起来了,皮肉伤是最好的结局。

想自己进去救人?

他天真得可笑。

看着他转身冲进去,她终于喊道:“辛西娅,如果你进去伤了自己,这辈子你想当飞行员吗?”

很简单的提问,成功让陈胜止步。

但是他没有回头。

“别进来,就在外面等警察。”说完,他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地下停车场阴暗潮湿,头顶上的灯明显熄灭。

卢志毅站在原地,看着地上一缕摇曳的影子,愣了一下,从一边捡起一块碎砖,咬紧牙关,跟了进去。

一切都乱了套。

黑暗的角落里,一盏白炽灯忽闪忽闪的,因为年代久远,沾了灰,即使亮了也很昏暗。

凌叔诚就像一头困兽,中间围着人。

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左眼上方出血。他一眼就觉得眼睛受伤了,很震惊。

那些人只不过是充当了挡人的栅栏。每当凌叔诚试图推开他们逃跑时,都被踢了回去。

真正动手的,是中间那个穿深绿色衣服的人。

年龄差不多,心狠手辣的反义词。

他拿了半根钢管,按着凌叔诚的下巴挑了一会儿,纯粹是羞辱;然后当他试图挣脱时,他狠狠地打了他一下。

凌叔诚寡不敌众,又没有武器自卫,因此吃了亏。

辛西娅说着,全身的血冲到额头,推开边上的人,侧身翻了上去。

那人拿着一根钢管,砸在凌叔成身上。他突然被抓住,试图拔出来,但被辛西娅抓住了。

拳头上青筋暴起,冰凉的管子纹丝不动。

“你他妈是哪个葱?”钢管男着急了。“信不信,跟你打?”

陈胜把胳膊肘推向他,正好在他的胸口中间。

闷哼一声,钢管也脱了,被陈胜拿走了。

“洋葱?”辛西娅盯着他冷冷地问:“除了你穿得像大葱一样,还有什么洋葱?”

又瞟了一眼其他八个人,我突然像恍然大悟一样笑了。“哦,还有八个。”

慢慢的急着知道路的意思,错过了听到开场白,揪着头皮紧张起来,笑容油然而生。

这种一人守卫万人不可逼的架势,以及一敌九的咄咄逼人的样子,想必辛西娅也不全是鲁莽的,而且大多数人肯定会赢。

原来她想多了。

就算辛西娅身体素质好,素质强,毕竟是正经大学生。他年轻时长大,参加过任何战斗。

九个人一起冲上来,他只挨了一顿揍。

要保护凌叔诚,抵抗“钢管军”。要想赢,除非他是观世音菩萨。

跳动着,舞动着钢管还击,动作虽帅,却有无数棍棒落在身上。

他拖着凌叔诚逃跑,绿佬却从腰间拿出一把不长也不短的水果刀,眨眼间冲了上来。

“小心!”

路知非下意识地惊叫一声,拿起板砖跳了起来,一脚踹开钢管男,然后一砖头砸在了下一个家伙的头上。

辛西娅逃了出来,踢了左边跳的人一脚,但并不欣赏她。

他转头冲她喊:“我不是叫你待在外面不要进来吗?”

“我不进来,你跟他一样瘫痪在这里!”卢志毅抓住凌叔诚的右臂,陈胜站在一边,快步跑了出去。

中国航空学院的学生别的都不会,身体素质就是杠杆。

即使两个人拖着贫血的凌叔成,他们还是走得很快。

但是身体素质好,不代表他们是超人。那些人来势汹汹,拿着棍子到处乱跑。

陆知道后,把凌叔成推到辛西娅的背上。“你把他带走,我来垫!”

她迅速从辛西娅手里接过钢管,用另一只手用力推在辛西娅的胳膊上。

向右跑。

她的力量是惊人的,辛西娅忍不住向前扑了几步,迅速稳定了她背上的人,回过头来。

陆志毅站在那群人面前,姿势灵活,动作矫健。

每一棍子都落在人的背上和腿上,这不是关键,但却让人吃得痛。

跑了,却叫一个女孩去挡一群恶鬼,这件事,辛西娅做不到。

但是凌叔诚受伤了,腿也软了,但不知道伤到没有筋骨。如果他一味的回头逞能,他只会在这里和背上的伤口一起解释自己。

一瞬间,内心的天人交战。

当鲁直打算打倒另一个壮汉时,他没有回头,冲他大喊:“你想死在这里吗?”出去求救!"

就像后脑勺长了眼睛,明知道他不会去。

陈胜亚咬了一口,背着凌叔诚向外跑去,跑到路中间,把人扔到地上。

拉了一个路人,“帮我看好他!”

转身冲进去。

一片狼藉,两三个年轻人被打在地上,唉,连起来都不行。

陆志毅当时还在和人打架,但是她只有两只手,还被人打了一顿,受了不少伤。

辛西娅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钢管男的水果刀扎进了她的胳膊。

卢志毅一脚把他踢开,他却拿不住手里的钢管。砰的一声,管子掉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他的心一还在风中,就冲上去扶住路知意,把她拉到身后。

与此同时,一群穿着警服的儿童警察冲进车库门口,大喊:“站住!不许动!”

手中拿着指挥棒,威严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给我蹲着!”

一群乌合之众,只看到警察出来了,躺在地上,还站着,都丢了武器。

辛西娅也扔掉了钢管,但没有及时停下来。他还踩到了地上的钢管人。

.右胳膊。

那家伙疼得尖叫起来。

卢志毅捂住了伤口,疼得冷汗涔涔。

在我的脑海里,我下意识地想到了他,他故意踩了一个人的胳膊,为她报仇。

辛西娅急忙回头问她:“你好吗——?”

当她的声音没有落下时,她看到自己闭着眼睛,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他惊呆了,眼睛也快了,就帮了她一把。

卢志毅就这样倒在他怀里。

一瞬间,陈胜的心跳几乎停止了。

无数的声音从我脑海中蹦了出来。

你的胳膊不是刚挨了一刀吗?

还有其他受伤的吗?

伤了钥匙?

……

从小到大,辛西娅霸道,无法无天,但都是小家子气。

如果你晚上不学习,你可以取得好成绩。

花很多钱,家里有钱也没关系。

中小学里,帮派有备无患,但最多就是横行霸道,不会打架。

但今天,他参与的是一场真正的斗殴。他亲眼看到卢志毅被刺,眼前一黑就倒了。

他绝望地抱着她,惊慌地抓着她的胳膊。

伤口很深,上衣和毛衣被一刀割破,血还在拼命地往外滴。

他的手很快变得更红了。

辛西娅紧贴着她的身体,知道出事的是她,但他慌得像根救命稻草。

“路懂什么意思!”

“路懂什么意思?”

“你醒醒!”

但她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警察正跑向现场。他蹲在地上抱住她,双手温热,脑子却一片空白。

直到下一刻,怀里的男人安静的扭着腰。

当他震惊的时候,他看到她眯着眼睛。

警察跑到那两个人面前,辛西娅看着那个“死而复生”的人,听见她用很低的声音说:“你能不能轻一点?”

“你——”,眼神呆滞。

下一刻,在警察赶到之前,卢志毅迅速翻了个嘴。“如果不想记,可以配合表演。”

说完,她又闭上了眼睛,仍然躺在他的怀里。

就像一具尸体,不眨眼。

辛西娅:“…”

当然可以。

厉害。

急中生智。

天知道他刚才是怎么吓得透不过气来的,但为了聚众斗殴,她想都没想。

能抗此事,可大可小。如果有记过,以后很可能会失去飞行资格。这一点,辛西娅也明白。

然后,当警察在他的带领下蹲下来询问卢志毅的情况时,他也做了一件事。

一只手牵着路,一只手牵着警察的手。

抬头,眼里含着泪。

“警官,你救救我女朋友,她要当飞行员,她什么都不会!”

因为警察对这个真诚又悲痛的年轻人太过关注,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已经昏迷在他怀里的“女朋友”在她张嘴的时候差点笑出来。

路知意憋了又憋,好不容易稳定了笑容。

这演技。

也有可能。

他在挂单杠的时候,手机急促地响了两声,还没等他跳下来,声音就戛然而止。

他松手,站稳,掏出手机。

刚刚打完电话,我就看到一个黑影在我面前跑来跑去,像风一样向停车场门口跑去。

她下意识地抬起头。

这个人穿着灰色的棒球制服,脚下穿着熟悉的慢跑鞋.穿得和今天早上一模一样。他跑步时总是穿这件衣服,除了外套颜色从灰色到白色再到黑色。他风骚的时候,鞋子醒目的大红色。如果他想低调,那就是纯白。

“别进去!”

辛西娅在操场上收到了短信。

星期天下午,他在家和父母一起吃早饭和晚饭,到了学校,他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跑步迟到。直接去宿舍操场等就好了。

它显示了力量的重量。

那个人笑了,他的声音在这个巨大的房间里来回回荡。

“你竟敢和我抢女人?”

有钱人大概总喜欢这样玩。同样的款式必须是红、橙、黄、绿、蓝、紫。

她想都没想就冲了出去,一下子就抓住了他。

她迅速按下三个键,拨号,“喂,蓉城警察局吗?我要报警。”

……

卢志毅闪身进来。入口处有一辆黑色卡宴。她躲在汽车后面,透过窗户看着另一端。

为首的人把凌叔诚放在柱子上,骂骂咧咧地扇耳光,声音隔着十几米就能清晰地听到。

以下场景无需描述。

卢志毅心里一颤。他沿着墙快步走出停车场,闪身到街上的榕树后面,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手机。

屏幕被冷空气冻得像冰一样。

接着是另一只脚,在小腹中间。

凌叔诚突然跪在地上,手机重重摔了下去。他捂住腹部,大声喊道。

第十四章

一群人推推搡搡地进了停车场。

阿尔戈的冬天又冷又湿,地下一层就更不用说了,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层水雾。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两根一起h sn

转眼一岁的伤感                           题记~写在结婚36周年纪念日 献给没有完全恢复记忆的老伴 我该用怎样的方式 才能唤醒你的全部意识 两千多个白昼日复一日 用真情来唤醒你 呼唤你在桃花盛开的春季 呼唤你在午夜微风的夏季 呼唤你在夕阳枫红的秋季 呼唤你在雪舞银色的冬季 这个历程是何等艰难 可却是我不变的信念 每当月亮转动他齿轮般的梦 期盼你如从前清醒的梦在心中升腾 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幔洒满房间…

看你都湿透了漫画 结婚发现老公太大了

为什么你们夫妇要带着孩子远离北京?我过得不好,也躲不开你们夫妻。何况,袁还是一个宝一样微不足道的混蛋! 当然,王绝对不会承认,她看着宗顺从袁很不舒服。 乐府五兄弟中有三个现已结婚,两人都在相亲。他们为什么要自己铺一堆泥? 暂时不能动云初网,恶心袁也是好的。 不久,让梅让人把正在收拾东西的叫过来,说她有事要商量。 袁自从搬下来就一直提心吊胆,生怕生个幺蛾子。听到梅紫要传话,总觉得心里十五桶,七上八下。 “我见过我妈。” “嗯,坐吧。” 梅笑吟吟的坐在那里,王太公又添了茶水,这让袁的心沉了下去。 王率先开口,微笑着向她道贺:“恭喜嫂子,郴州地大物博,民风浓郁,大哥却发现了肥荒。” 之后,王玉芳假装放弃:“可惜大哥已经是郴州知府了,至少三年没见大哥和大榭了。” 袁…

魔道祖师117章完整肉 沈腾备战央视春晚

严复敢说:“事实上,我可以借助生命上门求婚。昨晚,云起小姐和师子法师共度良宵。” “闭嘴!滚出去!谁会向你求婚?我怕她来了!出去!” 底层矢也不敢再说话,而我明显挣脱了,所以他不想当炮灰。 傅涯溜出无尘室,见弦从梁上飘下来,低声道:“我爷爷怎么样了?你受得了吗?” “让常公公尽快安排两个颜夕女仆。我怕这火气很大。” 伏矢刚说完,就听到一声巨响,估计浴桶完蛋了。 但是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进去接。谁敢去碰碰运气,只能生气。 相比浩阳院的情况,金福楼端木焕和秦邦业的聚会自然多了。 “属下还没谢过小王子呢。这一次,我敬你云表姐一杯。” 秦邦业举起酒杯,与端木焕轻轻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段慕欢放下酒杯,自嘲。“我什么也没帮上。有什么好尊重的?”现在想来,当你的…

韩国电影h-第643集在线观看

韩国电影h%K L/ /6 :b "7 马十分恼怒,一心想要报复,便去请猎人帮忙。 )9 O( *3 ^K \4 I K< }6 {p |0 @8 N! `3 -e ?6 当现实无可挽回的时候,只能在语言中实现憧憬,但无论你的话在语言逻辑上如何天衣无缝,现实总是用超越逻辑的方式证明你看它有多残酷。 "c K: /4 .8 \1 )U W( *8 ^z %1 'A C; ]5 [2 _7 当你接触过形形色色的人,见过的世面越来越多,你会意识到,很多用奢侈品的人没有在炫耀; 开豪车住豪宅的人也没有在炫富,秀恩爱晒娃和炫升职也只是分享喜悦而已。 #7 H@ !3 `5 -9 12、成功是什么?就是走过了所有通向失败的路,只剩下一条路,那就是成功的路。 ?u Q> …

2012年浙江高考作文题目 男朋友摸得我流水有点黏黏

人群哄堂大笑。 陆志毅:”.谁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你?” 陈笑了笑,再也没有走回队伍的前面。他的声音干净而轻快。 “——开始!” 陆志毅跟着大部队,心里吼过一万只草泥马。 他是认真的,清楚的,肯定的! 是个幼稚无聊的自大狂! 跑完1000米后,辛西娅开始带大家练习引体向上。 这是中国航空学院选拔中的选拔项目,有些同学不行,他就做了示范。 一百双眼睛看着他,而他站在单杠下,轻松一跃,双手抓住。 “手臂自然下垂,双手之间的距离略宽于肩部。” 然后,他开始拉起他的身体。 “用背阔肌的力量把身体拉起来。当下巴超过单杠时,暂停一秒钟,使背阔肌完全收缩。” 说完,他开始婉拒。 “逐渐放松背阔肌,慢慢往下走,直到手臂完全下垂,然后重复下一组。” 小男孩跳上单杠,慵懒的表情…

快穿吃肉一女多男 总裁整夜没拔出来

如此慷慨,克林误以为这是答应让张蝶舞去工厂。看到林极进来,张蝶舞也很高兴地看了一眼老同事,然后等到大家都看向了王厂长,而王厂长自付了。 张蝶舞更开心,更热情。这是多少块奶皮卖的。那真的很贵。大部分人都不买。而厂长王估计他还在等着张蝶舞给找钱。 结果张蝶舞继续要钱。这一幕有点混乱和尴尬。一是想换钱,二是钱不够。毕竟那是两块钱。这就是张蝶舞想要的。 而厂长王则认为,外面的餐厅这顿饭花不了几块钱。我吃的就这些,主要是喝的,水做的。然后给两块钱又旧又贵。 “对不起,王厂长是六块八毛六。这个价格很公平。不信可以直接找我们支部书记看看是不是这个价格。”张蝶舞说一点都不客气。 如果给了他们出去拿东西的热情,如果收不到钱,就会有臭脸。而王厂长这下也是变了脸色,完全觉得比上次…

啊英语老师的胸好软 宝贝我的大吗

她应该把相亲对象带回来! 宋安庆深深吸了口气,拿出手机给瞎子打电话。 原来尼玛关机了! 她越觉得那个盲人在欺骗她。 “你好,一共2800元。你想用信用卡还是现金支付?”低沉的声音传来,宋安庆吓了一跳。 后来我才想起服务员来了。服务员的声音真的很好听,听起来有点耳熟。 宋安庆抬头看了看服务员,正要接过服务员手里的账单,却不经意的看了看服务员。 为什么越看越觉得不仅声音很熟悉,这些眼睛的面部轮廓也是那么熟悉?特别喜欢. “赵文哲?”宋安庆下意识地嘟哝着那个人的名字。 服务员笑了笑,脸上出现了一个浅浅的酒窝。“宋小姐,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他的笑容恰到好处,不陌生也不太熟悉,脸上也不再是二十出头时的稚嫩。他似乎是一个很成熟的男人,成熟到可以用这样一种很有礼貌的…

朝美穂香 11月9日是什么节日

穆格拉斯看到狼残肢断臂满地,鲜血淋漓,恶心想吐。 梦迪在想这件事。她剥了一只狼的皮,烤着吃。看到哥哥吐槽,她有点不舒服,没胃口。 慕璃吐了半天才扶着一棵大树站起来。 看到哥哥停止呕吐,梦蝶问:“木头,你还吃狼肉吗?” 李牧是对的。听到妹妹提到狼肉,她就反胃,又蹲下来吐。 看到哥哥又呕吐了,梦蝶撇着嘴说:“看来我们不能吃这狼肉了。” 李牧呕吐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她又抱着大树站起来,看着明媚的日子,对梦蝶说:“姐姐,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 “好吧!看来狼肉又废了。” 这两个人牵着驴离开了森林。想起刚才血淋淋的一幕,看着妹妹问:“妹妹,你以前在战场上跟随过夏将军吗?” “我没上过战场,我爸不让我去。” “我没去过。看你的架势,是老战场了。” “我真的没去过战场。…

结婚发现老公太大了 激情性爱故事

她坐在房间的书桌前,打开了手机。当她点进去的时候,她看到组里有赵文哲艾特。她把婚礼的事告诉了班上的同学。 邀请发言简单明了,是这样的:【女士们,先生们,晚上好。我和宋安庆小姐的婚礼明天举行。希望大家都能参加。如果他们参加,明天早上会有人负责运输。】 宋安庆只是看了新闻,没出来说话。 她和赵平时属于能潜人的那一类人,当然他们也不看班里的新闻组。 这时,赵突然说他要结婚了,并邀请大家参加。当然,每个人都不会很惊讶。赵在前一次聚会上也提到了婚姻。 只不过是群里的同学不相信赵邀请大家参加婚礼庆祝什么的,所以有些人死抱着“捡”字不放。 一个叫【呵呵呵】的同学问:【换句话说,赵,你说的是什么交通工具?不要装公交说是接机,你也不知道这个酒店在哪。】 消息一出,赵立即贴出酒…

伦乱小说 热情的邻居2019

片刻之后,秦九放下了窗帘。 甚至不管外面有多忙,她现在也是个见不得人的人,外面的热闹与她无关。 最好是眼不见,心不烦,心不烦。 现在,秦九意识到他已经离开了人世。 当她被斩首时,皇帝看着。这不是他的本意。 既然秦九已经死了,就没有给他定罪的可能。 就算这场雪最后能尘埃落定,最多也不过是秦夫人端着一杯薄薄的酒,去她坟前敬她一杯罢了! 她再也不可能在世人的眼中坦然地生活了。 它突然而悲伤地结束了。 晁然看到她这个样子时叹了口气,但她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他知道秦九一直是一个总是微笑的人。有伟大的事情永远不会被考虑,永远带着笑脸。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如此安静。 太安静了,她看起来不像自己。 很快就来到了郊区。 当我再次看到这些绘画作坊时,秦九感到有一瞬间的恍惚。 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