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激情故事 高h耽美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9日 17:31     阅读量:542  

天气变冷了,所以今晚四个人约了吃火锅。

辛西娅很快回复了消息,正要按下发送按钮,这时他听到主持人的广播在他耳边响起,指尖一顿。

下一刻,他删除了原话,重新打字。

“很快,再等十分钟。”

他收起电话,转过身,透过铁丝网看向操场。

天快黑了,夕阳即将消失在远方。

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接下来的十分钟,台上表演了三个节目,包括朗诵诗歌、小品和音乐学院的合唱。

他耐心等待,终于听到主持人宣布并宣读了陆志毅的名字。

令人惊讶的是,她想跳舞。

辛西娅眉毛一扬,那家伙会跳舞?

难以想象。

他没有反抗,走近铁丝网两步。

冬天天黑得太快了。短短十分钟,夕阳已经落幕。

搭建了几天的舞台才不负众望,耀眼的灯光,五颜六色的灯光,交织成一张耀眼的网,铺天盖地下来,五颜六色的年轻面孔。

宣布结束时,灯突然熄灭了。

干冰的效果立竿见影,白雾很快布满了整个桌子。

隐隐约约,中间站着一个人影,一动不动,我看不见。

观众默默地等待着。

短暂的沉默后,啪,一盏聚光灯亮了起来,刺眼的白光不偏不倚地打在了那人身上。

然后,又是一声巨响,第二盏聚光灯亮了。

在一长串没完没了的声音中,灯光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所有的光束从天而降,都落在第一道白光上,叠在一起,把烟雾中的人遮住了。

观众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但巨大的音乐轰然响起,压制了所有无关紧要的噪音。

等到你宣布

我们还没有失去所有的优雅

没有指示不要动

至今,你我的荣耀还在

那个身影从烟雾中走出来,静静地垂着头。

猎狗会被拴住

看看你的伟大,然后发出召唤

恶狗在心中,准备行动

在她下命令之前,要仰视你的神

她突然从刺眼的白光中抬起头来,黑色的棒球帽遮住了她的脸。

举手投足,犀利果断。

每一个动作都点燃一团不朽的火焰。

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毛衣,上面没有图案,但是镶嵌着无数的亮片。聚光灯下,鱼鳞一般,星星闪烁。

纯黑牛仔裤勾勒出笔直修长的双腿。

她没有脸,没有表情。

她只有一支舞。

叫所有的女士出来

他们穿着华丽的衣服

赶走所有的女士

都很优雅耀眼

围着我们说的谎言跳舞

还围着大眼睛跳舞,啊

即使是昏迷的人,他们也不会跳舞和说话

围绕着谎言,

在大家面前跳舞

不要注意你周围困倦的人

……

舞台上的人们在燃烧火焰,扔出一把火种,观众为之疯狂。

她把这支舞变成了战歌,毫无魅力。但在咆哮的音乐中,她是唯一的星光,无论性别都有纯粹的美。

当音乐突然停止时,她摘下棒球帽,把它扔出了舞台。

台下,一只手在半空中争先恐后,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声。

陆志毅站在最高点,面容清朗,短发整齐。健康的肤色,不含任何粉末。眉毛很清晰,就像山顶上的一缕晨光。

如歌所唱,并不优雅,也不耀眼。

她笑了笑,鞠了一躬,走了下来。

我对这个舞台没有留恋。

她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舞,无视周围昏昏欲睡的人。

你可以感受到半个操场上人群的沸腾。

陈胜站在铁丝网后面,双手懒洋洋地插在裤兜里,在那里站了好一会儿。

手掌里的手机一次又一次的震动。十分钟过去了,饥肠辘辘的室友已经濒临死亡。

终于,他终于挪动了脚步,转身离开,拿出手机往下看。

韩红从“变成一具尸体”到“变成一具尸体”。

凌叔诚让他回宿舍的路上买点纸钱。

他回答:“我来。”

然后我把手机放进包里,加快了脚步。

走着走着,没有忍住,嘴角突然弯了。

.或者最终解雇她。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

他还在做第一年的跑步练习,她还沉默寡言,跑在最前面。

虽然辛西娅的嘴很贱,但是卢志毅知道,只要她不搭理,这个人是翻不了什么浪的。

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她第一个跑到了终点线。“跑完步,她就走了。”

他站在跑道边,像个瞎子,在空中摸索。“卢知道你的意思,你在哪里?”黑不像秋煤,晚上看不见手指。"

一个雾蒙蒙的早晨,他对第一排瑟瑟发抖的胖子说:“怕冷?缠成一团,来跑还是来打相扑?”

下一句:“看看你身后的女人,向别人学习。脸皮厚的人不需要穿棉袄,自带防寒服。”

在一个雨天,她戴着一顶帽子从他身边跑过。

他对她说:“雨多了是好事。也许它会弹起,一些扁平的部分会从地面升起。”

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她躺在地上做俯卧撑,一顶帽子突然扣在额头上。

陈胜站在她面前,一个窄小的影子笼罩着她,他低头笑着对她说:“凉了?你黑,吸热,戴帽子正好。”

她站起来,脱下帽子。

绿色。

辛西娅就像一个幼稚的纨绔子弟,不伤害她总是不舒服。

陆志毅一般不搭理。他不耐烦的时候就骂她。男人帮不了她。他只能绞尽脑汁想一些伤人的话,第二天就继续往她身上跑。

他跑来跑去,她走开了,留下一根中指就足以惹怒他。

杨栗起初感到震惊,然后愤愤不平,后来习惯了。如果辛西娅不嘲讽一两句话的认识方式,她会不舒服。

室友们的聊天话题已经从美容品牌逐渐升级到每天晚上睡觉前问:“今天,辛西娅羞辱鲁直了吗?”

答:“是的。”

杨栗生动的描述将有助于她的室友安然入睡。

卢志毅起初很无语,但后来她听了杨栗的话,笑了。

赵全荃问她:“嘿,辛西娅对你有兴趣吗?”

陆志毅:“如果你想和他一样有趣,那他真的很有趣。”

赵全荃:“那你呢?真不敢相信你让他这样对你。他那样很帅。你对他没兴趣吗?”

鲁直面无表情地说:“我的脸看起来像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杨栗拍拍他的大腿。“有进步,连斯德哥尔摩综合症都知道。哎,好像已经渐渐脱离高原少女的气质了!”

"……"

但别告诉我,盆地日照少,气候宜人湿润。来到蓉城三个多月,陆知道自己照镜子真的变白了。

虽然只有一点。

而且,两组高原人的脸颊都是红色的,颜色都很淡。

圣诞节与星期六重合。

鲁直想了想,从最近几个月攒的家教费中拿出一点钱,给孩子们买了一份圣诞礼物。

虽然他还是不好好学习,总是和她对着干,但是他已经通过了——的周、月考,除了他不像往常那样写作文,大题也不考整整30分,真是大方不小气。

两个小时的补习时间转瞬即逝,于是陆志毅收起笔和纸,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盒子放在面前。

陈军伟给了一顿饭,他的目光落在礼品盒上。“这是?”

“礼物。是对你进步的奖励,虽然还有提升的空间,但是——圣诞快乐。”

孩子也不含糊,就在她面前打开了盒子。

.一盒熊形状的巧克力。

他突然笑了笑,扬起了眉毛。“陆小姐,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

“不是吗?”她盯着他笑了。

“我只比你小两岁。”他眯起眼睛。

卢志毅咯咯笑道。“有时候,头脑不是用年龄来计算的。”

她看着他,眼神真的把他当成一个不会长大的孩子。

陈军伟收起笑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不是孩子。”

"……"

“喂,你听到了吗?”他盯着她,确定。

卢志毅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

“你不是小孩子了。”

她的好建议乍一看是敷衍了事。

陈军伟突然生气了。一个小个子年轻人讨厌当孩子,把巧克力塞进她怀里,表现得很暴力。

“谁想要你的巧克力?哈,幼稚成这样,不知道谁是心智不成熟!”

动作太粗暴,包装精美的礼品盒突然皱了。

丝带掉在地上,无处可去,楚楚可怜。

卢志毅愣了一下,弯腰捡起丝带。“算了吧。”

她平静地把礼品盒放进书包,拉上拉链,转身走了。

在客厅里,陈军伟的妈妈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看着墙上的挂钟。“啊,是时候了?天冷了,我给你送去,陆先生。”

卢志毅挥挥手。“不,不,我会骑回去的。”

“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能骑回去呢?不,我开车送你。”

“庄姐姐,我真的不需要。”

——她想叫阿姨,庄舒悦不想叫老,只好叫姐姐。

卢志毅弯腰系好鞋带,起身笑笑,“我本来打算每天锻炼身体,这是学校的任务。骑自行车也是一种体育锻炼,刚刚好。”

庄不得不放弃。“嗯,路上小心。”

她点点头。“再见,庄姐姐。”

推门离开。

房间里的男孩听到关门声,好像被针扎了一下,突然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想追出去,但终究还是走到门口停了下来。我回到窗前,拉开窗帘。

那个瘦小的身影骑在门外的自行车上,很快就消失在视线中。

他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都是她的错。你知道没人愿意被当小孩子,你就要去和他作对!

校外小吃街晚上总是很热闹,不管冬冷夏热。

卢志毅把车停在路边,去了卖砂锅米粉的小摊,找了个地方坐下。“老板,一碗牛肉米粉。”

天气冷了之后,她下课后就爱上了这顿晚餐。

一碗米粉,热气腾腾,冒着泡在——冬夜上菜的最佳选择。

骑完自行车,手指都冻僵了,热的搓不动,甚至身上还有一层薄薄的汗。

她生硬地从筷子筒里拿出双木筷子,在茶里熨好,然后用卫生纸擦干净。她注意到一群人像风一样经过。

好斗。

抬头一看,一群同龄的人,穿着一身乱七八糟的衣服,抓住一个男生,粗暴地向步行街的尽头推去。

街角是一个地下停车场,黑漆漆的,空荡荡的。

她一转头,就瞥见了那个被拘留的男孩。

要帅,要高,最重要的是要熟悉。

他叫什么来着?

.好像是什么凌。辛西娅的室友。有几次,我一边跑步锻炼一边懒懒地站在一旁,等着锻炼结束后辛西娅和我一起去。

那群人,在寒冷的天气里穿着摩托服,牛仔裤上有无数个洞,有的人脖子后面有纹身,露出牙齿。

路知意,站了起来,想了想,放下筷子跟了上去。

老板在后面叫她:“喂,姑娘,你不是要你的米粉吗?”

她连忙留了句:“是的。煮熟后放在那里。我会回来的。”

“天冷了不好吃!”

她忘记了答案,很快就赶上了。

灵枢创办马耿介:“快递快递,大学生宿舍是什么?”

张玉芝:“等我的朋友吃饭。”

背景很吵,工作人员走过,地上乱七八糟的电线。

鲁知道他的意思,不关心人。辛西娅不会留下来。她想问“你在演什么节目?”她可以被看见一会儿,但她不能问。

他们不是好朋友,所以问一下,她觉得他不是在搭讪。

刚出操场,一群新闻就到了。

凌叔诚在宿舍组问他:“还没完?你什么时候回来?”

韩红这时发出了磕头的表情,“哥,这顿饭,我中午没吃。如果不回来,你的好室友很快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他不耐烦地用直领带拉领带,松开了一个扣子。

就像一颗耀眼的星星从昏暗的天空中落下,直直地落在我们面前。

她摸了摸那双眼睛,那双笑着开玩笑的眼睛,却看不到那双恶毒的眼睛,于是她一时语塞。

开玩笑,他会和她说话吗?

辛西娅瞥了她一眼,道安一阵凄凄,扭头就走。

赵的脸通红,声音像蚊子叫。“哪里,哪里……”

陆志毅:“…”

卢志毅回头的那一瞬间本来是要回嘴的,但当他的目光刚落时,就看到他穿着纯白的飞行服。

拿着墨镜,背很大,和平时不一样。

那人真诚地对赵全荃说:“谢谢你。”

赵还没反应过来。".啊?”

他又笑了笑,指了指路。“我们高原姑娘基础就这么差,也是苦美容师。”

辛西娅说:“什么,高原少女要上台表演?”

路逢意,白了他一眼,懒得多说。

第十三章

果然,辛西娅从前台下来,一拉起窗帘就看到了她。

走了几步后,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似笑非笑。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宝贝我们车振 中短篇多肉集

苏林很不情愿地坐在看守所的审讯室里,对面的女孩有点害羞,不敢抬头看他。他也很尴尬,根本找不到话题。三分钟后,他们一句话也没说。 “我听说你最近心情不好。”苏林率先打破了沉默。毕竟,他想完成任务,早点和那个女人算账。 小燕胆怯地抬头看着他。因为紧张,她的驴唇不对马嘴:“苏总,我.我不后悔。我不后悔杀了那个人……”我不后悔爱了你三年,即使你没有正式看过我几次。 “那你得敢于承担后果。但是不要害怕,我和杨总会尽力帮助你,争取少干几年。尽快重返回归社会。”苏林看起来很酷,看着小燕静静的说话,却给了对方很大的勇气。 “谢谢你。苏局长。还有,帮帮我.谢谢你,凌姐姐。我真诚地希望你会幸福。”苏林可以过来和她面对面说几句话。小燕已经很满意了。听着他的声音,她觉得一切都不公平…

污文肉小黄文-

庄月明楼俯视图,天价小娇妻总裁33天索情              庄月明楼俯视图,天价小娇妻总裁33天索情       庄月明楼俯视图,天价小娇妻总裁33天索情   情感文章   2020-06-11              洛菲道格从座位上站起来,向程潇微微点头,示意发言。 “文老师是个善良的人。他善良友爱。有这样一位领导人可能是全人类的幸运。” 下一个是“…

520表白情话说说大全 宁古塔是现今什么地方

故事发生在去世10月的某天上午,邵栋与陈老板正在洽谈业务,忽然进来一位十分漂亮的小姐,将手中的档姿态优雅地交给了陈老板。邵栋不禁眼前一亮,好一位绝色美女!陈老板见状笑道:「邵老板,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小姐是我的秘书,名字叫郑惠欣。气质不错吧?」 邵栋目光炯炯地地盯住惠欣小姐,细细品味她浑身焕发出来的女性魅力,真是令人神旷心怡。邵栋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今晚能够认识郑小姐,深感荣幸。我们交个朋友吧!」她摄人心魄地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同意了。临别前,邵栋问她要了名片,以便今后联系。忙了一天,邵栋晚上想轻松一下,便约惠欣小姐到国际大厦共进晚餐。在柔和的灯光下,他俩一边饮酒一边聊天。「邵先生,您的公司生意不错吧?」 「还算强差人意,不过比起别的大公司来可就要稍逊…

日韩电影h-第300集在线观看

日韩电影h;F M} '1 `5 -1 ?n Q. -6 |f (0 15 新的一年两件事最要紧:学会放下令自己不悦的事,学会放手令自己卑微的人。 |1 L" :5 `W -6 ?8 Y> 5 8 爱已过,情以去,怎谈回首1 如果你还年轻,却想在平静中度过一生,读完雷锋的语录,就不想了]Z O[ _8 )g (0 :K I/ .4 'p ;4         *J S^ %8 $W #8         最让你寒心的一种人!@0 P! `8 -O ?2 有的时候很懒,懒到去经营一份感情,懒得去走进其他…

三男两女轮流小说。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從來不參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會,只有年終的分配董事會我才會出席。 這天參加完朋友開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終分配會和另一個董事說著話走出會議室,正準備去董事長穆輝的辦公室辦有關的手續,走到門口就見穆輝正在訓斥他的秘書,聽了幾句才知道他的秘書在辦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勸說下穆輝警告她再發生就讓她走人。 這是一個身材修長的年輕女子,看年齡大約二十四、五歲,身高有一米七左右,長得不算精品,但也很漂亮,一頭披肩的長發,一身得體的職業套裙,胸前鼓起兩團高聳的曲線。此時低著頭,不停地認錯,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樣子,我一下動了心,走過去對她說:你叫什麽?對不起,請叫我馬建玲。她擡頭看看我,想必也知道我董事的身份,尊敬的回答。 去沖杯咖啡喝,提提神。說完便隨其他人進了…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陈胜侧头去看她。 她指着路边的长椅。“坐下。” “你打算怎么办?” 她从塑料袋里拿出一瓶药酒,又拿出一袋棉签。“她脸上有伤口,有毒。” 他在发呆的时候,没想到她会去药店买这个,然后笑了。“你这么在乎我?” 卢志毅点点头。“毕竟你是一个脾气很大的幼稚男人,能顺利成长到今天。你还没被打死,就看这张脸了。” "……" 近了,看得更清楚了。 黄色的路灯,光影,也落在他的脸上。 洁白干净,细腻到毛孔都不明显。睫毛颤抖的时候,就像蝴蝶扑翼。 她看着他薄薄的嘴唇,莫名其妙地想到高原上的格桑花,其中一朵是粉红色的,浅浅而轻盈,春天来了,满山都是。 她集中精神,叫他不要动,用药酒擦在他脸上,他嘶嘶地吸了一口凉气。 “你是女的,这么重?” 卢志毅停下脚步,似笑非笑。“那你呢?你…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玩弄放荡人妇系列

“不放!先原谅我,我知道我错了!” 秦九也大声说道。她现在咬着牙,不管秦珏说什么都打算去死。 “你能做点别的吗?除了威胁我,你还能做什么?” 秦珏气的冷笑,他捏了捏折扇,觉得手痒得厉害,想敲她却挣扎着控制住自己。肯定是一直在拍手掌。 秦九低声说:“我不需要任何能力。你不是说我没出息吗?” “我很自觉,可惜不悔改。” 秦珏咬牙切齿道:“天天洗,洗了这么久,皮还是那么厚!” 秦九正想反驳,秦珏自己先笑了。 他莫名其妙地突然笑了。秦九先是一愣,然后低声说道:“哥哥,你笑了,你会原谅我吗?” 秦珏一听,立刻收起了笑容,板着脸,神情严肃,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看到他的脸色变化如此之快,秦九突然低声说道。她走近一点,轻声说:“哥哥,你可以原谅我。让我看看,这么真心认错,浪…

教练的手一直揉我奶头

[女友唯唯的春情舞曲](完)[作者:小鸡汤] 字数:586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书名:女友唯唯的春情舞曲   「唯唯小心点,这里人很多,要捉紧我手。」   「嗯。」   周末日,乘上广深直通车,我和唯唯手牵着手,卿卿我我,两口子脸上一片 热恋中的美满甜蜜。    会与女友到东莞旅行,某程度上是为了安抚我俩日前的小吵架,然而在握着 女友柔软小手的此刻,我却有种新婚蜜月旅行的快乐。别人说得好,旅行目的地 从来不是重要,重要是同行的伴侣。跟唯唯一起,哪管是东莞还是东京,心情一 样很好。    我是高子诚,今年二…

对象在教室把第一次给我了 皇帝在龙椅上被臣子攻

而张蝶舞也觉得自己特别窝囊,这时林可怎么拉他的手,他的心都软了。心软是病,一定要治!因此,张蝶舞觉得她想吃,好好吃,然后好好教训森林。 所以,当张蝶舞突然开门的时候,她就坐在桌边等着吃饭。蔡月儿和薛丽都觉得这娃子怎么了。是邪恶的吗?明明回来的时候,我看起来不正常。 而张蝶舞也觉得这两个人好奇怪。明明不是东西,怎么突然看着他不动,也不说话不吵。再说了,这就是他们俩都不会做饭的节奏? “没吃的?”张蝶舞看着母亲,问道。 “啊?还得吃饭吗?”蔡月儿觉得连孩子都谈不上了。 森林看起来和感觉都很好,所以最好快点做饭。于是,我就悄悄去做饭了,这个态度大了,直接把蔡月儿逼疯了。一个不能问,一个不说话不开门。 蔡月儿只觉得一巴掌甩了出去,一点声音都没有。这种无力感真的让一个…

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 用力啊老师受不了了

她提的问题他基本都不理会,看似客气,其实什么问题都没回答。 她看了他一会儿,把卷子均匀地摊在桌子上,拿起笔一起讲解。 “我冲到火车站,却发现火车已经开走了。这里唯一的to是结果状语,表示结果出乎意料。” “老师,你的发音不错。” “第三个问题是反义问题,是之前还是之后,是之前还是之后,所以这里选B。” “你是哪里人?贵州,西藏,还是内蒙古?” “导致”是导致和引起的意思。第四个问题是吸烟导致他肺部出现问题。该不该用铅来,该不该理解?” “人到底在哪里?这两组高原红挺特别的。” …… 一个多小时了,孩子一直没有停止散漫。 至于鲁直-伊,她没有回答他的任何问题,也没有分心解释试卷,即使他根本没有在听。 后来漂亮的妈妈回来了,孩子也不提问了,她写完了一整套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