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无翼乌漫画漫画大钅 我的大炕乱爱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9日 17:35     阅读量:456  

“放屁你妈!”

“那你为什么替她美言几句?”

窗户没有关紧,夜风吹进来,蓝色的窗帘像波浪一样起伏。

辛西娅不耐烦了,推开陈军伟的脸。“你哪来的这么多问题?”

“I ——”

“总之,记住,不要招惹她,她又穷又严肃,你应该足够优秀,做慈善,让她赚家教费。对谁,不是对谁?她需要这笔钱,就给她。”

陈军伟眨眨眼,“别把她赶走,没问题。但你得先告诉我,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辛西娅沉默了一会儿,从他的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敌人。”

“仇人,你还替她说话?”

".敌人的意思是你必须自己动手解决才有快感,不然谁动她就跟我闹僵了。”

"……"

"……"

开学两个多月,Argo进入冬季。

前阵子满城都是金花,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虽然天气很冷,但天气好多了。

问题生一如既往的不努力学习,但至少不违背卢志毅。

讲座进行到一半,他突然问她:“我问你一件事。”

她抬头看着他。“是什么?”

“你和我哥哥,”孩子看了她一会儿,耸耸肩。“算了,没事的。”

是辛西娅给陈军伟打了几个电话。

第一次,“嘿,陈军伟,你还在追她吗?”

第二次,“陈军伟,我告诉你,如果我发现你在找她的麻烦,你不会逃脱的。”

第三次,“陈军伟——”

他刚开始,陈军伟就自动完整地加上了他的话:“不,不跑,不麻烦,别让我受苦,再见。”

辛西娅:“…”

冬天的第二周是校庆。

年级组提前半个月开始出发,要求大家积极报名,参加校庆晚会的演出。

陆志毅从来都不是维权人士,和她没关系。

但不知报名截止后的第二天晚上,当名单在群里公布的时候,赵突然叫道:“喂,我知道了,你不是说你没报名吗?”

鲁直打算预演第二天的飞行理论。他根本没注意组里的名单。他听到一声叹息,“什么?”

赵一会儿把手机放在她面前。屏幕是一张EXCEL表,第十一张写着陆志毅的名字。

再查一下,表格的标题:校庆晚会入选演员名单。

当这群人大声喊着让大家报名的时候,赵饶有兴趣地想策划一个节目,但是宿舍里没有人回应。

杨栗没有天赋,艺鹭对公开表演不感兴趣,鲁直意味着不炫耀。赵自己也没什么天赋,只好作罢。

陆志毅反复看了看表格,以为有人和自己同名,但是学院的栏目里确实写着“飞行技术学院”,年级学号确实是她的。

她莫名其妙,“我没报名!”

话音刚落,从超市回来的杨栗推门拿了零食,笑着坐在凳子上,指着自己。“你没举报,是一个蜗牛姑娘帮你举报的。”

"……"

事情是这样的。——

几周前,陆志毅下课回到宿舍,发现房间里没人。当赵的电脑开着的时候,节奏明快的音乐在一个房间里流动。

那一天,陆志毅刚刚完成第二个月的家教,拿了一支笔,对她来说是极其丰厚的。

心情好的时候,很容易就放下自己。

她把信封扔在桌子上,随着音乐开始颤抖,一边跳一边脱下外套,转了两圈就把鞋子扔了出去。

鲁知道她会跳舞,但她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

高原教育资源严重短缺。陆羽在一个小镇当小学老师,——名数学老师,语文老师,音乐老师,舞蹈老师。

鲁直的意思是和陆羽跳舞。他从小身体协调能力极好,跳舞很有天赋。

高原上没有其他娱乐活动。闲着没事就在院子里和鲁豫跳舞,从爵士到现代舞,从桑巴到伦巴,包括广场舞。

那天晚上,她正在卧室里跳春秋裤,刚好被推门进来的杨栗看到。

杨栗停顿了一下,眼睛发亮了。“是的,你知道你的意思。这个图还是家庭教练!”

后来校庆报名开始,她二话没说就报名了陆志毅。

赵还在小题大做。

杨栗不耐烦地打断她:“如果你知道怎么跳舞,你会怎么做?人家一个人跳,身手惊四座。你上去跳广场舞?”

卧室里有四个人,杨栗没有多说什么。她终于拿出手机,给陆志毅发了一条图片信息。

陆志毅打开了.校庆报名通知截图。

“所有参加庆典演出的演员,期末加10分。”

“进入”一闪而过,下一条短信迅速跃入视野。

杨栗:我听学姐说,大一国家奖学金的竞争会很激烈,因为期末考试差别不大,要靠品行来拉开差距。非常多,上去跳舞,国家奖不在话下。

她知道陆志毅家哪里不好,能帮上忙,也尽力了。

卢志毅转过头,看见杨栗眨眨眼,扔了一袋薯片。

“别担心,只是瞥见那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会没事的。”

事实证明,杨栗是一个先知。

陆志毅一路顺风顺水,很快通过学院和学校级别的选拔,获得了校庆晚会唯一的独唱资格。

校庆那天,偌大的会场人头攒动。

天空充满色彩,橙红色的夕阳把世界炫目成一幅水彩画。

甚至中国航空学院的校庆也不一样。晚上第一个开播的节目不是诗歌朗诵,也不是歌舞表演,而是飞行表演。

主持人没有出现,音响里也没有公告。

我期待着四座建筑的年轻面孔,突然听到天空传来均匀而规律的噪音。我一抬头,五个小性能机从中飞源跳到了14层的学校图书馆楼顶,高点——。

头顶是亮黄色,云和光混合成一种颜色。

在这样一个温柔而隆重的夜晚,五架飞机仿佛冲破天空的子弹,突然冲破天空,齐刷刷地向操场飞来。

这是陆志毅第一次见证真正的航展。

这也是所有新生第一次看到中国航空学院的航展。

不知道谁带的头,兴奋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没有语言,也不需要语言。

他们觉得自己是中国航空学院前所未有的成员,奔向天空是所有人在离校前想要完成的愿望。

年轻的学生抬头看着五架飞机,看着它们在半空中平稳地航行。中间那个突然打开舱门,有东西扔了出来。

几秒钟后,红点迅速散开,变成了一条长长的横幅,笔直地竖立着。

“我是中国航空学院的。”

就在这时,其他四架飞机齐刷刷地降下横幅。

纯白色的飞机悬浮在半空中,醒目的红色幕布在风中摇曳,宛如单色的彩虹。

从左到右,是——

“我是来拥抱青春的。”

“我从这里冲向天空。”

“我是中国航空学院的。”

“生日快乐。”

“我的母校。”

初冬的傍晚,空气湿冷,黑暗的人群却仰望天空,仿佛感受不到寒意,只是不知疲倦地呼喊。

也许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

但是就在那一刻,当我看到天空中闪耀的白色时,我的血突然沸腾了。

五架飞机在操场上空盘旋了一会儿,最后降落在隔壁操场。

四个主持人出现在舞台上,他们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他们只听他们说:“接下来,我们邀请这十位飞行员上台!”

整个房子都沸腾了。

两名飞行员和十个人出现在一架飞机上,他们都穿着纯白色的飞行制服,戴着太阳镜。

陆志毅从小就很清醒,从来不沉溺于阳刚之气,追过明星,现在却陷入人声鼎沸,一下子就被感染了。他真的觉得一排笔直的白色人影很刺眼。

徐不由得制服了诱惑。

这是因为它们来自天空。

她坐在飞行技术学院的方阵里。因为四个年级只有十一个女生,她们的方阵还算平静,哭声只响了一会儿。

可是过道对面,赵旁边的空姐学院里有许多女生,而且尖叫声此起彼伏,简直“震耳欲聋”。

她有点好笑,又看到了赵,他的眼睛吼到了一边,又把目光移到了舞台上。

在耀眼的灯光下,十个人摘下墨镜,向观众挥手。

在人群的叫喊声中,她的视线简单地扫视了一下,却突然停在了中间的那个人身上,带着一个微缩的瞳孔。下一秒,突然瞪大了眼睛。

怎么会?

就在那天!

.他才大三!

开学两个多月了。她只知道大一的公共课——,大二的专业课,大三的模拟飞行。只有少数优秀的人才有资格在大三的尾巴上正式上天。

她张着嘴坐在那里,突然发不出声音。

全场所有的声音都因为摘下墨镜这一幕而达到了新的高潮,但她怔怔地看着那个身影。

在那排笔直的身影中,辛西娅穿着白色制服,静静地站在中间。听到观众的尖叫声,他晃了晃墨镜,漫不经心地笑了笑。

隔着这么短的距离,他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依然清晰可见。

黑眼睛有点慵懒,嘴角的笑容总是敷衍,但他站在那里,挺直了领带,从左到右拿着话筒。

几秒钟前,飞行员一个个自我介绍。

“我是中国航空学院罗飞2008届毕业生,目前担任国航机长。”

“我是李夏英中国航空学院2012届毕业生,目前是中国航空研究院的技术员。”

“我是……”

“我是……”

话筒到了他面前,他伸手接过,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我是辛西娅。”

平平整整四个字,没有其他字。

同一个学院的人自然知道他还是大三学生,没有介绍是常事,但也有人觉得他简洁不落俗套。

但是鲁直-伊可以看到。

那人的微笑有些漫无边际,令人无法抗拒。

她有一种直觉,即使她将来毕业,即使她爬到了一个需要仰头看的位置,她的头衔也永远不会是上尉、技师或官员。

他只是辛西娅。

陈胜可以为他掩盖一切。

卢志毅怔怔地看着舞台,突然被杨栗拉了起来。

“快,文艺部长叫你去后台准备。你是第四个节目,最多20分钟就要出道。”

把她拉起来,叫赵。“赵全荃,你带化妆品了吗?”

“对,怎么了?”

“文艺部长说,不化妆不能上去。快点给这个不化妆的人化个淡妆。”

“好的。”

卢志毅也没能在看台上互动,匆匆走向后台。

她穿着厚重的羽绒服和表演服,被赵按在凳子上,赵开始从包里拿出化妆品。

她有点不爽,赶紧强调:“就化一点,别太强。”

赵全荃说:“我自有分寸。”

陆志毅比她黑,粉底颜色不对,不适合用。

赵仔细看着她。“皮肤很好,然后画眉毛,涂口红,最后涂腮红眼影。”

正在一步步化妆,前台传来微弱的声音。

可能是飞行员离开了现场.陆志毅心不在焉地想着,正好看见赵拿出腮红说,“不画腮红?一时之间,简直像猴子屁股——”

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不画就像猴子屁股。”

当她的背僵住时,她迅速转过身去。

那个声音,没有看到的那个人她也认了出来。

这叫陈军伟。过了一会儿,她歪着头靠了过来。".你认识她吗?”

辛西娅避而不答,只说:“我不管你是招惹别人还是捉弄别人。这个人,你看大小。”

陈胜清认识他弟弟几斤几两,他小姨给他找了那么多家教,哪一个不是被他跑了?有一次,陈军伟把人们的鞋子从五楼扔了出去。结果导师光着脚下楼捡鞋走了,没收补习费。还有一次,他把一个年轻的女老师活活哭了。

不可撤消,你们太大了宁为卿狂

最后工资还不错,结果没人愿意干这份工作。

黑暗中,那双洗过的白色帆布鞋在我眼前晃动。

还有随风摇曳的短发。

……

我不知道这种冲动是从哪里来的,但他突然说:“陈军伟,别惹她。”

“你的导师,一个月前你妈刚邀请你的那个?”

“是的。”

“她.那么你已经上课一个月了,你觉得呢?”

手掌薄茧。

人们总是跑在最前列,好像不知疲倦。

“我问你,你没少跑她吧?”

他再次睁开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陈定定地看着他。睡意消失了,陈军伟稍稍睁开了眼睛。".你为什么问这个?”

辛西娅闭上眼睛很长一段时间,但转过身来,推了推陈军伟。“睡觉?”

陈军伟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为什么?刚要睡着。”

性冷淡?

很好的总结。

陈军伟没听到回应,眯眼迷迷糊糊想过去睡觉,突然听到下面。

“怎么样?”陈军伟揉了揉眼睛,翻了个身,“就这样。口语不是很好,笔试很好,语法很清晰,就是整个过程都是一副冷漠的样子。我越过她时,她用牛一样的眼神盯着我,冰冷而沉默。”

陈看了两眼,今晚在操场上,卢志毅冷冷的盯着他。

第十二章

床很大,兄弟背靠背,隔着楚江和汉朝。

墙上点亮了一盏小夜灯,呈蘑菇状,散发着光芒。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潮喷了快点用力啊抱我-

我又听到她唱歌了。              我又听到她唱歌了。       我又听到她唱歌了。   情感文章   2020-04-04              我又听到她唱歌了。 我又听到了这首歌,仿佛是江南特有的风雨。这个女人清晰而愉快的声音穿过许多迷雾,回荡在梦的一个角落。当黎明的第一缕阳光斜射进镜湖亭时,它也悄悄地消散成一片飞腾的薄雾。 一大早,我起床打…

女人脱了衣服让男人曰-

男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同学的妈妈              男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同学的妈妈       男老板把我叫到办公室,同学的妈妈   情感文章   2020-05-02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38岁离婚后跟儿子睡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但是克林不知道买猪肉的钱已经算在她的头上了。听说有猪肉吃,大家真的很兴奋。不要说你的眼睛在发光。那些孩子会立刻流口水。 你知道,有时候,克林会给孩子们一些牛奶糖,这是安抚一群孩子的适当方式。听说有肉吃,真的很刺激。这个人是克林的祖母。 孩子不在乎大世界的各种事业,只听说有肉吃。要知道,别说平时吃肉,就是闻到肉味也会兴奋。这样会比过年待遇好。能不激动吗? 经过这件事,我们之间一定不能有任何争执。别人知道的话,和上洼村帮忙的人没关系。所有的后果都由薛乐自己承担。 薛乐看着这样的协议,彻底吐血了。但是这次见面我耽误不起,尤其是听说张倩去开会了,更怕那些男生跟着。不然就不那么安全了。 第二,我家小珂嫁给你在上洼村,是你媳妇。没有帮助你永远看不下去。第三,今天请你吃肉…

男主尺寸太大给女主扩充片段 我好想玩你吃你的奶

唐铎公主原本对王俊凯没能回来很反感,要求一个替身来假扮他。结果今天看到王俊凯没回来是对的。 她此刻有点害怕。现在秋宝死了,那之后谁来联系王俊凯? 金看着其他人回到自己的住处,恍惚中来到唐铎公主身边。她说:“多公主,我觉得你走神了。听说秋宝是你的保镖,真是可惜!” 唐铎咬咬牙,脸上一如既往的嚣张:“可惜什么?我最讨厌有隐患的人不能快速摆脱!” 木凤走过来,叹了口气:“可惜,听说他们找的是原淮阳侯府公子王俊凯。我昨天在宫里遇到了王玉芳,她还很记得这个表姐!” 金显然调查过王,感叹:“王难道没有娶过越国公府二房?还是她亲姑姑王耀梅的儿子,为什么在宫里长大,住得离皇帝那么近?” 唐铎也竖起耳朵,听暮风如何回答。 沐风确实不负众望。他先向四周看了看,然后走近金和唐铎,…

已婚少妇同事下面好紧

[巫艳传说](161-220)[作者:小郭破虏] 字数:12万                 第161幕   肖刚被傅小雨拉进房间,关好门,傅小雨的双臂搂住了他的脖子。    面对吐气如兰的傅小雨,肖刚仔细观赏了她的脸,觉得她的确是个绝色美人, 因为像她这种精致妩媚的瓜子脸,一般美女是不具有的。    当然,李黛玉的脸庞也很精致,但李黛玉毕竟人到中年,眼角有几丝鱼尾纹, 比起傅小雨的年轻光洁,自然有点差距。当然,在肖刚的心目中,几丝鱼尾纹根 本不能掩饰李黛玉的美,而且李黛玉刻意掩饰的俏皮性格和柔美气质,是别的女 子很难媲美的。    傅小雨发现肖刚眼神不定,不由嗔笑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眼睛在看我, 却又想起别的女人?」   肖刚暗道厉害,实话实说道:「…

欧洲自由管视频-

当夜晚依旧              当夜晚依旧       当夜晚依旧   情感文章   2020-04-04              当夜晚依旧 选定读数(1): 当夜晚依旧 当夜深人静时,我总是想独自坐在电脑最黑暗的角落里,关掉灯,静静地敲键盘。当夜晚还在的时候,我总是在被子里偷偷哭泣。与其这样,我真的不想,还不如整天和很多人在一起。这样更好。当仍然是晚上…

禁伦短文合集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你是怎么在外面经历了这么长时间,却一点也没学会。” “哥,你别笑我心里舒服!嘿!苏媛想和他重聚拥抱,但被他毒舌压制住了。 “好吧,别在外面糟蹋自己。”素林接受了她打碎的投诉,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以此表达她对姐姐的思念。 佩佩拿起苏媛的太阳镜,站在一旁,等着全家人表达自己的感受,然后才打算把东西还给主人。 “你的太阳镜。” “啊,谢谢你。”苏媛刚才有点激动。她不在乎不把太阳镜掉在包里。她不好意思地接过来。 自从她被迫放弃佩佩后,我就没见过他。过了这么久,苏媛对他的痴迷已经减少了很多。再见了佩佩,他悸动的情绪似乎完全消失了。 时间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 有很多工作人员,他们提前预定了酒店。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每个人都很累,所以他们一离开机场就去休息了。 …

睡了几个40多岁大姐 含好上课别流出来

宗郑声见云初敬如此坚持,只得先献茶与父母,收了一枚红印子。 轮到云初敬岳时,鲁并不尴尬。他端起茶盅喝了一口,送了一盒宝石作为礼物。 而莫盘想,就像刚才宗正老太太一样,先干一会儿云彩。但是看着他儿子脸上不高兴的表情,上帝派我去喝茶。 放下茶盅,莫潘一总觉得不自在,觉得有必要好好教教云初静。然后他拿着准备好的碧玺手链,拿在手里。“一开始云很清楚。既然进了门,就要以夫为天。你以前绝对不能为所欲为。” 云初净青不语,背是直的,宗政生暗暗心疼,娶回来是给初带来痛苦,不是让她受委屈。 然后,她笑着打断道:“妈妈,我的妻子一直都是温柔贤惠的,不然皇后的姑姑也不会收她做养女,让她做公主。我们会孝顺母亲的。” 莫潘一知道儿子喜欢网初云,但他真的娶了媳妇忘了妈妈! 这几天积累的…

从后面被一点一点的进入-

在上海老城徒步旅行              在上海老城徒步旅行       在上海老城徒步旅行   情感文章   2020-04-04              在上海老城徒步旅行 第一次参加上海老城的徒步旅行非常令人兴奋。我黎明起床,吃了早饭。时间还早。我手里拿着胡兰成的《今生今世》。他们中的一些人心不在焉,好像要去赴约。我的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渴望和期待。 乘公…

小姑娘一晚上能承受几个人 老师喂我乳我把她胸罩脱了

回到乐府,宗派人直接通知他的父母和宗的夫妻,然后来到他祖母的福寿堂。 完颜政老太太刚刚在月球上听说了完颜政的死讯,当时就晕倒了。 医生来挤人扎针。他刚喝完人参茶醒过来。听说宗回来了,就让金宝请他去里间。 “我见过我奶奶。” “盛!我是怎么听说女王的?发生什么事了?他们骗我了吗?” 宗正义看着完颜政的老太太,心软了。她回答:“奶奶哀悼。昨天叛军进宫,皇后吓坏了。她昨晚去了。” “你胡说八道!我的月亮是皇后!叛军不是输了吗?月亮怎么会被吓到?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你说!” 完颜政的老丈夫非常受欢迎,他的脸潮红,因为他呼吸急促,他似乎上气不接下气。 宗政生皱皱眉头,让人递上医生,然后轻轻说了声:“奶奶,这倒是真的。伯母太过惊吓,数万人死于宫中,险些袭了坤宁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