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乱小说总目录 我好了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9日 17:47     阅读量:542  

赵和没有说话。

前者看着自己的角马,觉得顺眼多了。

后者忙着挂满整个衣柜的衣服,穿着精致优雅的丝绸睡衣。

其实一个人的出身和家境往往可以用三言两语概括。

在城市长大的孩子,衣着光鲜,奢华无比,她却是山里的孩子,错过了一大堆名牌护肤品。

大家都很忙,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

杨栗两手空空地看着她的眼睛,无事可做。她愣了一下,起身去厕所洗脸。

出来的时候,她在鹿志毅桌前停下,拿起那个白色的小罐子。

“来,让我试试你的婴儿霜有多好。”

陆志毅:”.你是认真的吗?”

然后我看到杨栗拧开盖子,在上面涂了一点。在脸上擦的时候,她很惊讶。“挺怀旧的。我妈在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给我用过这个。”

“好像真的很滋润。”

“突然觉得自己是他妈的小宝宝,哈哈哈,明天买瓶。”

宿舍的人都笑了。

睡觉前,鲁知道怎么关窗。窗外树木最窄,冷月高悬。她抬头看了一会儿。

这座城市是著名的盆地平原,没有冷寨镇的群山,也没有群山周围的乌云。远处有千千万万的灯光,朦胧而美丽,但人造光比不上天上的星星。

从前任开始不知道怎么开心,现在只关心了。

她关上窗户,关上灯,转过身,爬上床。

在头的另一边,杨栗用手机上的手电筒摇晃着被子。她抬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手,说:“对,你能明白你的意思,就像猴子爬树一样。恐怕你已经练了一些魔法了。改天教我几招?”

陆志毅说:“家里人都从学校过世了,不肯传承。”

杨栗:“猴子爬树也可以是家传绝学,别蹬鼻子上脸!”

陆志毅钻进被子,闭上眼睛笑了。

其实这里的夜也挺好的。

第二天,军训开始,新生正式进入地狱模式。

今年的飞行技术学院只有杨栗和陆志毅两个女生,自然就并入了其他学院的第四营。

无独有偶,赵也在四营。

于是326团的四个人,除了第六营的吕一,都联合起来了。

都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教官是水泥做的。

至少在第一天,他们刚集合的时候,教官给了他们一个下马威。

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女生,早上七点正悠闲地站在楚阳下,包里装着手机,脚下放着饮料和矿泉水。

教官只看了二十岁出头,站在人群前面,四下扫视。“你在这里干什么?”

他们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又声嘶力竭地吼道:“你来问你干什么?”

三十个人大吃一惊,异口同声地回答:“军训!”

教官眼神一沉,“军训?我以为你不知道就秋游了!什么,渴吗?你脚下还有一瓶水?”

"……"

"要不要我再给你弄个架子烤点肉?"

有人忍不住笑了。

教官瞪着眼咆哮道:“谁在笑?”

观众沉默了。

军队纪律严明,回答每一个问题。

教官大声重复:“问你,要不要给你弄个架子烤点肉?”!"

大家尴尬地回应:“不要!”

“没吃饭?大声点!”

“不要——”震耳欲聋。

教官指着身后的铁丝网喊道:“把饮料扔给我!”

一群女生冲过去弯腰捡水,扔向操场的铁网墙。瓶子打在网上,掉在地上,隆隆作响。

赵全荃哼了一声:“好厉害。”

顿时,他手里的可乐被砸到了铁丝网上,但我知道这太难了。可乐飞过铁丝网,以优美的抛物线落在网另一边的第二个操场上。

巧了,那边有人在健身。

一开始卢志毅没仔细看。当他来到操场集合时,他只是瞥了一眼。有两个人在铁网上移动,一个站着不动,另一个反复蹲着。

现在这个可乐已经被赵扔过铁网了.

随着Duang的一声巨响,竟然打在了那人的背上。

男孩个子挺高,穿着蓝色连帽毛衣,被砸的哼了一声,双手勉强撑起身子。

下一秒,霍地站了起来。

捂着背回去找凶手。

赵“啊”了一声,条件反射地躲在她身后。

卢志毅的反应很慢,他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目光落在那个人身上.缓慢的微笑。

等等。

这,这不是——

我小时候学过成语。陈胜问老师:“为什么是多事之秋,不是多事之夏,不是多事之冬?”

老师憋了半天,解释说:“秋天只是个统称。可以是春夏秋冬,可以是任何动荡时期。并不是说动荡的时代都是秋天。”

辛西娅对这个回答很不满意。

直到二十一岁的秋天,他才开悟。

困扰,这是他妈的秋天。

好端端上台演讲,底下的新兵不配合。他只说了最后一句,他们就完成了下一句。

好,那就即兴演讲。

结果他煞费苦心炖了鸡汤,一些肺腑之言换来了书记的一顿好批,外加三千下蹲。

好了,蹲着就好,不用怕。

六点半起床,做早操。跑完3公里后,赵立即被抬到第二个运动场做深蹲。

不知道撞可乐不好,只是撞了腰。

男人的腰有多重要,只有做爱的时候。

他爬起来,惊慌地回头寻找罪魁祸首。

越过铁网望去,我降落在第一个运动场,那里有一群新兵在军训。告诉他抓住那个吃了熊心内脏的混蛋。他是——

下一秒,视线。

铁网的另一边,红色的塑料履带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一群绿新兵蛋子左顾右盼,只在第一排中间,直勾勾地盯着他,对着他的嘴唇笑,对着他使个眼色。

他更多地看着自己的眼睛。

哦,不仅很突出,而且看起来也很眼熟。

陈胜很生气。

好吧,你不就是针锋相对吗?而高原红在这里等他呢?

他弯腰捡起那瓶冒泡的可乐,转身对秘书说:“请你等我。”

秘书没回过神来,“去哪里?腰没事吧?”

辛西娅不说话,绕过通道,走到他旁边的操场。

几乎是看见他走这条路的一瞬间,这条路知道就知道,出事了。

她回头看着赵,却发现赵躲在她身后。

"他似乎把我错当成了别人。"卢志毅提醒了她。

赵全荃见他怒不可遏,狼狈不堪。“我不是故意的……”

卢志毅点点头。“你应该告诉他这个。”

那头的男生,手里拿着可乐,穿过操场,直奔教官。他不知道说什么,期间指着她。

卢志毅回头看了看赵。

赵全荃低下了头,没有说话,脸色变得苍白。

然后,那人一步一步走过来,停了下来。

人群朝东,初升的太阳悬在空中,明亮耀眼。

但此刻,随着他的到来,投射在鲁直意面上的阳光被他完全切断了。

她认为自己已经很高了。毕竟她出生在南方,人均海拔有限,从小就在同龄人中脱颖而出。陆羽经常嘲笑她,说高原阳光充足,让她长得像青稞。

但是那个男人还是比她高一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赵全荃没有说一句话,但卢志毅只能开口为自己解释。

“I ——”

衣服的背面被拉了一下。原来是跟在赵身后,拼命拉住她的衣角哀求道。

顿了顿,路知意又闭上了嘴。

当她再次开口时,她说:“对不起。”

一旁的回头看了看赵,眉头一皱,赵低下了头,装作没看见他。

辛西娅拿着可乐站在那里,面无表情。“你知道你的意思吧?”

陆志毅:”.是的。”

然后宿舍的人都笑了。

杨栗:“巨婴,你这么大了还在用婴儿霜?”

赵在她的桌面上找了半天,才看到角落里那个不起眼的白色圆坛子。

.真的吗?

吃完饭,她怀疑自己眼花了。

“啊?我?”

”她搔着头说.春娟婴儿霜。”

正在晾衣服的吕一手里拿着一顿饭,正在整理箱子的杨栗看上去也很懒散。

杨栗一边开箱一边说:“我妈说军训可以脱一层皮,往我行李箱里放很多防晒霜和护肤品。”

当盒子打开时,安娜贝尔斯普林的眼睛是直的。“我的天,仙水?”

随着杨栗翻动瓶子和罐子的动作,她几乎发抖。——眼霜是雅诗兰黛的,护手霜是兰蔻的,防晒是资生堂的,仙水是整套中最大的一瓶.

我的视线无法离开小罐子,最后忍不住问:“知道你的意思,你用什么护肤品?”

陆志毅对他们说的品牌并不熟悉。最多是在广告里听到的,现在回头看自己的“护肤品”。

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向知道意思的那一瞥。

陆志毅的行李少得可怜。衣柜里挂着十几件衣服,书桌上放着几本书。

赵从厕所出来,不小心撞到了的行李箱。手提箱没动,但她受了重伤。

她在膝盖上发出嘶嘶声。"杨栗,你打包好一盒砖头了吗?"

赵的视线又落在身上。

书架上没有书,但是摆了一堆瓶瓶罐罐,都是熟悉的英文标签。价格绝对不会低于杨栗。

扭过头,看了看他桌上的三瓶瞪羚,不吭声了。

赵又看了看护肤品和,肃然起敬。

吕一在一旁整理衣柜,夸张地扫了眼,“你也用棕色的小瓶子?不知道是网上太神奇了,还是不适合我。反正我用了半瓶也没用。我也长了很多脂肪颗粒。”

购买比例低于60%的,可以立即完成或者24小时正常阅读。

上午开会,下午领军训用品。

漫长的一天工作下来,晚上还要收拾行李,整理狭窄的区域。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我的性孝敬 宝贝我这里想你了

“你挺坚强的。”郤诜急切地说,个子高很好。郤诜把他的力量归因于矮,而不是他缺乏锻炼。 顾芷玄美滋滋地想:他力气大,以后可以用这种或那种方式和郤诜解开无数个姿势. “你在笑什么?”郤诜鼓起你的手,现在你的手指不再疼痛了。 顾知行立刻严肃起来。“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个带颜色的笑话。” 郤诜的眼睛是明亮的。“你说说。”他还没听说过。 “有一天一个人问他的朋友,‘你觉得高中生活好还是大学生活好?’朋友想了想,回答说:‘大学生’。" 郤诜一愣,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哪里有色彩,大学生活比高中生活好得多,于是抬头看着顾智行。 顾知行有点不好说,但他想看看郤诜知道答案后的表情,于是他说:“你断句后高中生和大学生。” 郤诜喃喃自语,立刻明白了有色玩笑“颜色”在哪里,嘿嘿嘿笑了…

小雪好紧好滑好湿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快点

所以,不要安慰自己,人有钱不一定幸福。 富人的幸福是穷人想象不到的。 起初听赵描述宋安庆的病情时,其实觉得这个宋安庆的心理可能确实有些问题,但应该还没严重到可以称之为“病”的程度,但还是需要好好疏导的。 但是现在看到宋安庆笑得像朵花,我好像一点心理问题都没有。 当然,虽然柏杨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可能知道有些人看起来不开心,这意味着他们心理健康。 这个国家的人不喜欢把心理健康当回事,但其实心理健康和身体健康一样重要。 不健康的心理会导致很多问题。有些平时看起来很老实的人,一生气就能砍死人。正是因为老实人通常把愤怒压在心里,没有疏导,所以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憋在心里。一旦有导火索,就会爆发。 捏了捏自己的烟头,向赵打招呼。 “赵哥,新年好!” 赵没有废话,拉着宋…

玩美女网 揉豆豆超级快时会什么感觉

赖嬷嬷松了口气。这七位小姐从小在农村长大,不知道如何做人。 她说完话后,就毫无顾忌了。她直接说:“小姐放心,老太太会给小姐安排妥当的。那些东西都是注册的,不会缺的。这只是前三位女士的庄园。这几年一直被大众照顾,交接可能会延迟。" 云静初已经明白了,但还是装作糊涂的样子说:“这样很合适吧?有什么问题?” 赖嬷嬷大笑着说:“没问题,就是怕被误会。” “嬷嬷放心,我奶奶是献给我的,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云初网甜甜一笑,并不介意。 赖嬷嬷怕她年纪小不懂,又试了一遍:“小姐若懂,怕秦彪爷不懂。” “你放心,秦表姐会知道我奶奶是爱我的。” 云初静没把话说死,赖嬷嬷也不好多说,陪着云初静到了吊花厅。 因为是家宴,所以没有单独的桌子。男女只隔着屏幕,都在一个地方。 云三老爷活…

宝贝我有点大你忍一下 女主从小被用药肉到大

赖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云楚晶又被利用了。她别无选择,只能说:“夫人,你要用就等着太子回来再用吧!” 意思是有挡箭牌,云网一开始就暗暗撇嘴,都怪坏人。我饿得把胸口贴在背上,背疼腿软,只好早早等他吃饭。 有没有正义? 刚洗完,又恢复了头发的宗郑声大步走了进来。看着桌子上的东西还没动,急道:“初啊,为什么不呢?不是你喜欢的?还是你身体有什么问题?” “赖妈妈说等你!” 云初,网噘嘴,油壶可以挂在翘起的嘴上,逗得大家笑。 宗在《啊》开头的愤怒和愤懑的样子简直生动。看着她优雅迷人,容光焕发的坐在那里,我觉得昨晚的辛苦并没有白费。 含苞待放的花和骨头都是自己浇的。 “不要等我,夫人。但如果你一定要等我上菜,就派人来告诉我。” 宗政生这么一说请,饶是赖嬷嬷已经近半年了,…

500篇短篇合目录 车上被他们

KTV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的花核,下面好紧                             她大他八岁,爱情这条路走得非常辛苦。   那年,她三十二岁,是个干练的秘书;他二十四岁,刚从学校毕业,因一   通接错线的电话,他们相识了。   他打电话询问产品特性,口气生嫩又有礼貌,接到电话的她,本该把电话   转给业务部门,但那时她正好有空,于是把相关资料全传真给他,又附上   简单的MEMO,告诉他该如何询价、该如何向…

抖音最火句子最新蹦迪 智者懂得隐忍,原谅周围的那些人,在宽容中壮大自己,早安!

智者懂得隐忍,原谅周围的那些人,在宽容中壮大自己,早安! 智者懂得隐忍,原谅周围的那些人,在宽容中壮大自己,早安! 1、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许多委屈。 而一个人越是成功,他所遭受的委屈也越多。 要使自己的生命获得价值和炫彩,就不能太在乎委屈,不能让它们揪紧你的心灵、扰乱你的生活。 要学会一笑置之,要学会超然待之,要学会转化势能。 智者懂得隐忍,原谅周围的那些人,在宽容中壮大自己。 早安! 2、天气总是变化莫测,有时候,暴风雨来临得毫无征兆。 当遭遇滂沱大雨,才会意识到自己是那么地渺小,不要奢望谁会为你遮风挡雨,也不要幻想会有人留在原地为你撑伞。 雨伞太轻,微风一吹就走,再怎么无助,也要学会自己坚强。 早安! 3、人生唯一不改变,是不停的改变。 紧张与松弛,沉重…

快穿系统欲娃系统np 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

姜奇呆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盯着这个女人,她咒骂着,说着越来越粗俗的话,变得越来越奇怪,甚至生出一股厌恶。 他有很长的历史,他仍然清楚地记得那一年的事情。如果他没有丰富的赌博习惯,欠下巨额债务,他会卖灵芝,这与他的姐姐无关。即使后来他知道了这个世界,他心里也有一个想法。姐姐与那年的事件有关,但后来他自己否认了。姐姐被她母亲卖给了徐家,而郑太太甚至不想给她正房的位置。她仍然无法保护自己,也不知道如何算计别人。更何况,刘这个姐姐最应该记恨谁,没养着她安全地死去? ——想一想,今天灵芝如此丰富的原因只是自己造成的! 这一点被姜启新认可了很久。因此,当他今天听到灵芝如此扭曲和滥用时,他没有动摇它的一半。相反,他真正认识到这对兄弟姐妹和他之间的关系。虽然他们有血缘关系,但…

摸50岁妇女下面,她拒绝了-

霸道总裁一晚要我五次,老公轻点好疼              霸道总裁一晚要我五次,老公轻点好疼       霸道总裁一晚要我五次,老公轻点好疼   情感文章   2020-04-10              兄弟.”斯-刘竞趴在东宇的身上喘着粗气。 “好了,静儿,起来吧,不然被妈妈说了一遍”东瑜说。 “哼,不是宇哥不好,人家那是第一次,你这么残忍,想让我起来 …

酒后被同事从后面进去

[棍男](03-10)作者:萎男 字数:55751                 第三章   白仲德目送贺红梅和金莎离开酒店,继续研究报纸上的新闻。一直到十点整,老蔫的表哥打电话进来,两人在工商局门口碰面,办理过户手续。   跑完工商跑税局,最后还要去公安特种经营管理科。「健身房干嘛还要领特种牌照?」   白仲德很奇怪的问老蔫的表哥。   「没办法,因为健身房必须配备桑拿设备让客人使用,反正只要有这两个字必须拿特种经营牌照就是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一般不会卡你,大家都知道你那个只是高级点的洗澡间,不像酒店里的桑拿。」   前台的一个漂亮女警看了一下文件,什么都没问就开始填表,然后叫白仲德他们签名。全部东西弄好,就差盖章,女警告诉白仲德,「科长还没回来,必须等…

皇帝在龙椅上被臣子攻 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不,有办法! 定了定神,袁直接去了浩阳法院。 来到浩阳院门口,没等小丫环给我汇报,就直接进去了。 女佣无法阻止她,所以她匆匆忙忙地追着她。“邵夫人,等等!等等!” 沐若听到响声,掀开门帘,差点与袁相撞。见她泪流满面,一把拉住道:“邵太太,你怎么了?” 定了定神,袁看那是一个木讷的秋天,她的嘴唇张开了,一串眼泪二话没说就滚了下来。 “我要见七姐妹。” 伍德蹙着眉头,递给她一条干净的帕子,等她擦擦脸,这才带她进去。 云静初听到动静,从里屋出来。他看到袁,后者红着眼睛,显然哭了。他大吃一惊,说:“袁表姐,你怎么了?” 元文婧走上前去,抓住了云初静的手。眼泪掉了下来,有的打到手上,溅起一点水花。 这阵势着实吓了云初静一跳,急忙道:“袁表姐,怎么回事?别哭,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