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我男朋友15cm感觉好短 翁公您的好长呀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9日 18:07     阅读量:548  

所有突然涌出的细节和往事,开始冲击宋安庆固有的想法,让宋安庆有一瞬间感到迷茫。

我甚至深深怀疑自己的记忆是不是被篡夺了,不然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多以前没想过的细节?

宋安庆仔细想了想。是因为那时候他恋爱的时候脑子里能记住的东西很少,智商为零,根本不会去想这些问题吗?

宋安徽摸着宋安庆的胳膊:“你在想什么?如何进入上帝,和你说话,忽略它。”

宋安庆突然回过神来,才发现和表妹聊天走神了,他不好意思的搓搓手:“我什么都没想,发现我可能忽略了一些情节。表哥,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如果你想真的好奇,那我们就过去看看。我想你父母和你哥哥不会这么快回去的。我妈很少回来一次。估计她要到半夜才走。”想想闲着也没意思。坐以待毙很无聊。

这个提议与宋安庆的想法不谋而合。她点点头,刚才她没有吃饱。

而沿着刚刚经过的路线,宋安庆和宋安画着像一对好闺蜜一样的手牵着手,来到刚才的213包厢,发现包厢的门关着,外面一个人也没有。事情似乎已经解决了。

我当然没有看到赵。

宋安庆环顾四周后,她有些失望。宋安徽拍了拍她的肩膀:“要不要出去边走边聊?”

她摇摇头。“外面很冷。最好去酒店兜一圈。”也许你能见到赵.

“走吧,这家酒店相当宽敞。可能我们走来走去都是汗。”宋安徽拉着她的手眨了眨眼睛:“但是记住路线,不然迷路了就麻烦了。”

他们从二楼走到一楼,在一楼的商场逛了一圈,发现有一个健身房,就赶紧去健身房做一些健身运动。

结果,我没想到会逛商场,但我没偶尔碰到赵。反而在这个健身房里一眼就看到他在跑步机上跑步,穿着白色背心,穿着一条休闲运动裤。大概是锻炼时间有点长,后背明显被汗水浸湿了。

至于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只有他在小健身房锻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的专属健身房。

宋安庆一脸尴尬,差点转身就走,忘了自己原本是想和赵相遇的。

宋安徽拉着她,指着跑步机上的人:“那好像是你说的熟人?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宋安庆犹豫了一下。她之前不想见面,但是会后不知道说什么。

问他为什么突然成了总经理。

你能问这样的问题吗?

宋安庆讲道理,总觉得好像不合适。那不是在质疑他的能力吗?

就在宋安庆犹豫了一会儿的时候,赵从跑步机上下来,把白色的棉毛巾拉到一边,擦了擦脸上和脖子上的汗水,走过来,在离宋安庆五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安清?好巧,你是来锻炼的?”赵又用力擦了擦脸。“对不起,我出汗了,可能有点味道。这是谁?”

说着,赵转向画与宋安庆握着手。

宋安徽微微欣赏地看了对方一眼,觉得这个人很有礼貌。一个正常的男人可能根本不会在意自己身上的汗味,有时候还会自恋,以为女生就是喜欢这种“阳刚之气”。

“我是安青的表妹。”宋安徽自动说,发现表妹有点呆呆的等了一会儿,拉着她。

宋安庆顿时恢复了过来,“啊,不是为了健身。今天是小年三十,我们家的人在这家酒店吃了一顿大餐。我和表姐吃多了吃不下,随便逛逛。”

不知不觉解释了这么多,宋安庆越说越憋屈,不知道怎么的,发现赵的眼睛微微眯着,正在认真听她说话,她不禁紧张起来。

当她紧张时,她抓住她表哥的手腕。安松“嘘”了一声,看了一眼她的表妹。她看到表姐的脸上荡漾着羞涩,不敢多说。如果她还是看不出表妹和这个男人有强奸/好感,那她就白活了二十七年。

宋安徽很纳闷。她不是说前男友又在追求她了吗?为什么她二姨现在表妹被别的男人吸引了,还不白高兴?

宋安徽的二姨是宋安庆的妈妈。她还记得二姨说起她表姐的前男友,说对方人品很好,长得特别,还感叹对方有点穷,但其他条件好到让二姨想拉别人领养。

如果不说清楚,那就没法打了。

“原来是这样的。我在这里工作,休息一下就好了,静下心来锻炼一下,清醒一下。”赵也解释了,给宋安庆的感觉是他在对等地解释这些事情。

既然她先解释了,他也解释了。

“哦,我刚刚看到你在这里担任总经理。刚才发生了什么?严重吗?”宋安庆也没调查他为什么当总经理。

食物中毒在任何酒店都不是小事。赔偿和豁免很轻,但可能会导致安全和健康保护部门的彻底调查和扣押。

宋安庆冷静下来后,觉得好像更重要。

赵走到摆放货物的桌子旁,拿起一瓶水。“你介意我先喝点水吗?”

宋安庆已经习惯了赵的习惯,所以他只是摇摇头。

宋安徽觉得这个人好像比他表哥可怜的前男友强几千倍,彬彬有礼,绅士风度,是酒店的总经理。他冲这副比明星还要耀眼的长相,肯定比他表哥的前男友强一百倍。

二姨肯定没看见这个人,幸好没看见。如果她做了,她就不会收拾她的表弟,把他送到别人家。

喝完水润润嗓子,赵又搬了两把椅子给坐。“站累了,坐一会儿。”

宋安庆说了声“谢谢”,带着表妹坐下。

我才发现,表哥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赵。眼睛.和她妈妈看赵的眼神一样。

“嗯,我父亲让我在这里做一段时间。今天,两名客人打算通过食物中毒的勒索要求酒店免除他们的账单。不是真的食物中毒,但是已经解决了。安清,你不用担心。”赵刚才只是解释了宋安庆的问题。

宋安庆纳闷了。别担心是什么意思?虽然她真的有点担心,但是从赵的嘴里说出来为什么会有点暧昧呢?

她为什么不能理解?可能是因为对方眼神柔和,嘴角带笑,语气温柔。似乎每一个动作都有一种朦胧的暧昧。

“那你爸爸很厉害。”宋安徽中肯地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重点和宋安庆关注的完全不同。

赵文哲谦虚地说:“一般般。今天的饭开胃吗?”

宋安庆不明白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有点像上级领导慰问工作的感觉。

“你们酒店的食物很好吃。今天是除夕。你想继续工作吗?没有假期?”宋安庆也知道有些职业过年还得上班,但赵既然是的总经理,他或许能抽出一点时间。

宋徽因在暗中观察赵的背景时显得很轻松。他不说话就能说话,不碰手就永远不能动。

一边看,一边帮我表哥参考这个人。

“嗯,我会在新年的第一天休假。”赵端端正正地坐着,态度一丝不苟,语气严肃,但自然流露出一股温柔的气息。

明明他们可能还不是情侣,宋安徽只是听着他们简单的对话,就感觉到冰冷的狗粮呼进了她的嘴里。

但是,如果表哥和这个男人能成功,让她喝喜酒,那么狗粮越多越好,她愿意出任何钱。

“只有第一天休息吗?除夕呢?”宋安庆听起来有点心疼。

他们互动的时候,大家还是学生。她每年都回家过年,并没有和赵一起过年。

但即使不能在一起,也只能在不同的地方。在一起的两年里,他们会通宵聊天,和他分享她看得太多的烟火晚会。

平时,赵并不多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她在笑着语音视频通话。

因为赵不太喜欢说话,她不知道他以前是怎么生活的。

现在听到他说过年不休息,我立马开始和他交往。

他说他父亲让他来这里,因为他知道过年不能休息,只能继续工作。

但是没有任何意义。

“除夕晚上八点以后可能会有休息。”赵对也有点抱歉。“但是我父母不在家。忙完了就回家吃一点。”

听着,这一说让宋安庆更加替他难过。

在他们国家,这样一个重要的节日注重家庭团聚。为什么他父母不在家?父母都是为了工作和生活而努力吗?

他是个大人物。他自己说什么就吃什么.

宋安庆想到了她家过年的大鱼大肉。一家人在新的一年里非常开心和活跃。一起看春晚,吐槽春晚上的节目,好热闹好温暖。

画面被转移到赵的家里,那里只有赵正在默默地吃着破旧的年夜饭,面前摆着两碟炒青菜,就像是稀饭一样。

怎么办,想想就好,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真的好痛!

“哎,人生总会有艰难的日子。忘掉它吧。”宋安庆也不知道她还能说什么。

赵什么,抿了抿唇,“嗯,你说得对。我休息时间结束了,你可以玩了。我先去换衣服,不好意思,打扰了。”

然后他起身去更衣室换衣服。宋安庆有点缺席。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对方突然好像有点不高兴。

她说错什么了吗?

宋安庆和她表妹把椅子收起来,走出健身房,但他们还是没明白。

“表哥,你说我说的不对。为什么他突然好像心情不好?”宋安庆想不出来。

她认为自己应该通过了情商,但她就是想不通赵文哲有时候是怎么想的。

安松把她涂成白色:“你在乎他心情好不好吗?你喜欢他吗?”

宋安庆的脸立刻红了,声音小了很多:“表哥,我希望你心里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大声说……”

“你看不出他是故意卖的不好,就等你说‘那就来我家吃年夜饭吧!’结果你说你会熬过去的。还不如什么都不说。“安松总是看人脸色,工作环境比宋安庆带来的教育机构复杂多了。我一看就知道总经理是想设个大清。

男生硬到极点有多难受,儿媳妇的美好身体

好在安青是个等一段时间的性子,根本看不懂他的套路。

宋安庆惊讶地微微张嘴,不敢相信:“表哥,你是认真的吗?”

其实她真的有这个想法!但是我觉得这个名字不太合理.如果人们不是真心的呢?

“你是个傻瓜……”宋安华被气得哈哈大笑。

“那我现在就回去告诉他?”宋安庆只能想到这个补救办法,只打算转身嘀咕一句:“但不知道以什么名义,我们现在只是朋友。”

“那就放过他吧。”宋安徽心想,她看着这个不喜欢轻易放弃的男人,估计还是有些小聪明的。

-

深夜,宋安庆和表妹告别,表妹带着妈妈回来了。宋安庆和家人走出酒店,站在路边等爸爸开车过来。

不幸的是,不远处的汽车站站着一个非常熟悉的人。宋安庆没说话,她妈先招呼她。

“这不是赵小合吗?你在这里等车吗?”母亲宋在寒风中看到他站在公交车站前,以为他在这里等车。

赵点了点头,没有看宋安庆,后者是被宋的母亲逼的。

宋安庆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生气了?

“这么晚了,公交可能停运,可能等不到车了。”以前宋木在家里不买车的时候,旅行的时候经常坐公交车,大致知道公交车的行驶时间。

赵文哲当然等不及了。就在他离开酒店之前,他已经叫了班车司机不要过来。

他只是来这里等宋家人的。

赵文哲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办法,真的没有车,我只能走回去。”

“走路多累啊!你要离开多久?要不我们送你回去?”宋母亲建议道。

他们的车是五座的,跟赵坐一辆正好。

赵文哲立刻笑了,但很快又沮丧地说:“这太麻烦我姑姑了。我家离这里有点远。开车可能要两个小时。”

他父亲喜欢亲近自然,建了一座依山傍水的别墅,离城市有点远。当然,他的目的不是让他们送他回去。

在宋穆和宋安庆看来,他的话可能是因为家里太寒酸,被他们看穿了。

宋木是新一代不会戳别人痛处的好人,她挣扎了几下:“这样可以吗?我家有多余的房间,离这里不远。你可以去我们家过夜。”

赵仍推脱,“这给你添了太多的麻烦,我舅舅未必会同意。我一个大男人在房里,安清可能会不舒服……”

说完仍很为难地看着宋安庆。

宋安庆不知道,发现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委屈。

她也很委屈。当她转身时,她妈妈把她剜了出来。

“小青,我们是举手之劳,助人为乐是积阴德,明白吗?”宋妈妈潜心教育,言下之意:你妈,我不是在给你们创造相处的机会!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喜欢这个男生!

宋安庆闭嘴了。

“你看,我们不觉得麻烦。你是个长得这么好看的男生。晚上走路还是那么长。很不安全,很累。你这么累,明天怎么工作?对吧?”宋代赵探析。

赵文哲似乎还很尴尬,但经过宋木的劝说,她似乎突然想通了,感激地说:“非常感谢,阿姨!”

宋爸爸下了车,按了两下喇叭。宋妈妈推了推宋安庆,给了她一个眼色:要不你去把她抱到车上?

宋安庆叹了口气,低着头向赵文哲走去:“先上车,需要带衣服吗?”

“没有,我在酒店洗了个澡,换了衣服才出来。”赵文哲看着比自己低一头的宋安庆,总想挠她肉肉的小手。她不胖,但是她的手又软又软。

握住她的手就像拿着Q软胶冻在手上,但是滑而不是粘在手上。

上车后,宋安庆坐在赵旁边,赵在中间,宋有明在另一边。

宋安庆假装不在乎身边的人,用下巴不停地看着窗外的夜色。

又想起表哥说过的话,赵这丫的就是卖惨让她心软,想和她一起过年。

想起眼前的一幕,宋安庆觉得自己的表哥可能说的是实话。

看,他现在不是成功了吗?

想想他刚才的态度,其实真的是进退两难的状态,说做作不一定是真的。

你对和她回家没有其他想法了,是吗?

等我缓过来的时候,宋安庆已经到家了。

大家都累了。就连宋安庆也一直怀疑赵是否有什么秘密计划。结果,赵第一个睡下了。

不仅是她第一个睡,第二天中午都没起来。宋安庆被母亲赶出客房三次,每次敲门都没有声音。

就连宋木都嘀咕着,这个赵真的要追求自己的女儿吗?这么好的相处机会,很难把握。

终于,快下午三点了,宋的妈妈开始担心赵是不是太累了,不省人事。她连忙把开门的钥匙给了宋安庆。

宋安庆拿了钥匙,但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不管怎么想,都要男女交往。让她爸爸或者哥哥来是有道理的不是吗?

她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她转动钥匙孔,推开门,房间里静悄悄的。

她不常来客房。她第一眼就发现床上的被子肿了,好像还在睡觉。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轻声喊道,“赵?赵文哲,起来!”

对方没有回应,宋安庆看着他熟睡的脸,大概知道他为什么睡了这么久。

工作太累。昨晚,灯光朦胧。她没有看到他眼睛周围的影子。分钟堪比国宝。

原来,宋安庆站在那里看着他,但渐渐地他反而坐在了床上。几分钟后,他伸出手,摸了摸对方的脸颊。

这时,赵突然睁开眼睛,一只手捂住了宋安庆的手。他迷离的眼神里满是依恋的语气:“小青,我是不是在做梦……”

宋安庆眼角抽抽地说道。“不……”

只说了两句,就突然被对方拉倒了。宋安庆被迫弯腰,差点和对方碰鼻尖。

不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宋安庆成了被赵碾压的状态。

而且,她没想到,赵竟然睡了。

他看起来很迷离,似乎分不清眼前是梦还是现实,但他直接简单的解开了她的扣子。

看到火车马上就要开了,此时此刻.

“姐,妈妈说了,不要叫醒他.很抱歉打扰你了!我马上给你锁门!”宋有明的到来打断了火车的启动,赶紧关上门。

宋安庆盯着她,想继续冒充赵谁也没醒。他推了推肩膀,试图无视腿上被戳的感觉:“喂,别装糊涂了,快起来。”

她狠狠地戳了赵一下的表演,但她不知道对方的演技是不是太好了,还是她误会了别人,他居然摇了摇头,现在好像醒了。

我一看清情况,翻身裹着床单下了床,一直尴尬地道歉:“对不起,安清!我,我困了。”

“几年前我梦见我们还在一起。对不起,我对你做的太多了!”关键是对方道歉的态度很真诚,完全不会出错。

宋安庆看着她的好衣服,叹了口气。她应该错怪了他。

“不,你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但是.如果你在别人家,最好穿着衣服睡觉。”宋安庆说着,眼睛动了动。

“不好意思,我其实睡觉前都是穿衣服的,不过可能是梦到什么了,所以忍不住脱了衣服。”

赵对是又对不起又对不起,这让宋安庆不好意思再追究下去了。虽然她很想吐槽,但是会让她脱/脱的梦是什么?

“穿好衣服,你不用去上班吗?我怕你现在上班要迟到了?”宋安庆低下头,扭着扣子。

其实他真的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她刚刚解开外套的扣子,根本没有弹簧/灯。

既然已经把人吵醒了,宋安庆也就达成了任务,安心给老妈找份工作。

结果我推开门,才发现……门外有两个人,一脸八卦的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偷听。

她妈妈和她哥哥.

“你在干什么?”宋安庆无奈。

“这里不能晒太阳吗?”宋有明机智地回答。

她的窗户朝东,现在太阳在西边,晒尼玛的太阳!

-

宋家除夕没事,就是折腾年夜饭。宋富是厨师,宋穆的男孩,宋安庆帮宋穆的男孩,宋有明帮宋安庆送茶。嗯,宋有明是打杂的。

但是今年的情况不一样。

今年,他们家多了一个赵文哲。

赵对的作息是一个接一个的,直到下午他才起床。第一,他真的很累,因为他最近疯狂的加班,第二,是为了这个年夜饭。

“今天临时通知,放假了?好吧。我知道。”当着宋的母亲和舅舅的面,接了他事先吩咐的电话,并在当时打电话,让他们知道他今天不用上班。

赵和往常一样,出于礼貌不会在别人面前接电话,但现在他已经尽力了。

宋穆见他已经收起手机,马上问:“赵小合,你不用上班了。你要回去和父母吃团圆饭吗?”

留存的意义是无法言表的。

宋安庆一边假装扫地一边假装不在意。其实他早就竖起耳朵等着赵的回答了。

他真的想回去吃【一个人】【一个人】【粥菜】?

赵文哲真的又露出了伤心的神色。“我爸妈有点忙,今年过年不回来了。”

“哦,没有活路了。”宋穆叹了口气,突然画风大变:“反正你不用上班。回去要坐这么久的车。我们在家里一起吃顿团圆饭吧。”

宾。

正是赵想要的!

当然,以赵的性子,这个结果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次他没有尴尬,而是惊讶地问:“真的有可能吗?”阿姨,非常感谢!"

宋穆吹嘘的尾巴几乎翘到了天上:“那可以说,今天我们会得到更多美味的食物!”

只有宋富双手托着下巴,盯着赵的手腕。

此时,赵的手腕上,已经换了一块手表,不是以前样式的巴塔F-Li浮龙,而是另一种样式的巴塔F-Li,售价几千万。

鉴于女儿上次说的话,不确定是真是假,因为这种风格宋富光看是看不出真假的。

当宋的父亲看到他们的谈话即将结束时,他问:“雪莉,你能给叔叔看看你的手表吗?”

赵礼貌地点点头,从手腕上取下手表,很大方地说:“如果叔叔喜欢,我可以找人给你做一个新的作为新年礼物。我来的太突然,没有准备礼物。希望舅舅舅妈永远不要笑话我。”

注意赵说的是找人做,不是买新的。

换句话说,赵所有的手表其实都是出自私人裁缝之手。

送给叔叔阿姨的礼物,当然不能随便在市面上买,必须是奢侈的贵族私人裁缝版。

宋富掂了掂这块表的重量,却实在看不出是真的还是假的。拿人家的表去专家鉴定太过分了。

宋爸爸又把手表还给赵:“哦,礼物都是些小东西,小心点。”

宋安庆越发觉得这像是女婿来看岳父了。

他们这里的新年习俗是杀猪宰羊,弄点好菜,上点好酒好酒,等圆桌摆好了,大家就可以围坐在一起,吃顿开心的团圆饭。

前些年宋安庆一家都是这样过的。

但这两年,宋牧看到有些地方包饺子的习俗是学一种包饺子的模式。这一年,她出来拿别的菜,就要包饺子。

为了给宋安庆和赵独处的机会,宋穆还特意腾出了厨房,让宋安庆和赵一起包饺子,一个擀饺子皮,另一个包饺子。

幸运的是,赵的学习能力很强,在包了几个不成功的饺子后,他很快就学到了经验,但包装越来越有示范性。

我甚至用手机搜索了更多的饺子图案,做了四个蒸饺,鸳鸯饺子,牡丹饺子。宋安庆学不全那些花样,他觉得赵文哲是个神级的饺子玩家,被酒店工作耽误了。

总之,宋富和宋穆总能听到宋安庆发出“哇!你有这个包裹吗?”“不,你是怎么做到的!”“天啊,这种风格真的能被人挤出来吗?”“我去,让我看看你的手。你的手和我的手结构不一样吗?”像那样的赞美。

听说两个人都想冲进去看看真的有那么厉害,但是都没有,怕冲进去打扰年轻人的独处。

宋有明平静多了,心想:赵大哥简直是天才。什么能打败他?他不会做数学题。赵哥一扫就自动得到十几个解!

宋有明觉得他这个年龄第一的宝座,可以一直稳下去。

由于赵的即兴表演,包饺子的活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饺子包完了,没有饺子馅。

而宋安庆也觉得自己词汇里的字都被拿出来溜了。即便如此,赵的巧手还是难以形容。

她终于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是有差异的。

真的有人是上帝的宠儿,让人觉得害怕起来。

我以为他只是成绩好,没想到人家天生学习技能水平全。不像她,低水平升级很难,炒一两个菜也挺好玩的。

包好饺子后,轮到宋富和宋穆占厨房,把客厅留给宋安庆和赵。宋有明自觉回房打游戏。

赵张开双臂靠在沙发背上。宋安庆坐在他斜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只要他的右臂向前伸,扣住她的肩膀,他就可以把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拥抱她。

他可以肯定她对他还有很深的感情,但他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犹豫不决。每当他想靠近的时候,就立刻抽离,时不时露出极其尴尬的表情。

“安清,谢谢你给我机会来你家过年。”赵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方案成功而沾沾自喜,反而为自己感到悲哀。

“不是我给你的机会。”宋安庆杜南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膝盖,双手忍不住握紧了自己的衣服。

孤身寡居,同住一室,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你不点头,你姑姑不会同意的。”赵文哲叹了口气,“所以,在我和你重逢之后,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但是我怕如果我问这个问题,你会生气,不理我,又躲着我。”

“然而,我发现有些问题必须先澄清,然后我们才能继续前进。”赵说话的时候,伸开双臂,抱住宋安庆的肩膀,把人拉进怀里。

宋安庆差点闭上鼻子,心跳得很快。

“小青,你以前为什么和我分手?看着我的眼睛别撒谎了好吗?”他几乎是在祈祷,卑微如一粒尘埃。

宋安庆直面他深邃的目光。一时间,他仿佛看到赵跪在自己面前,伤痕累累。

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内疚爬上心头。

而且他们出去郊游,从学校开车,来回开五六个小时,超过了正常电车生活的上限。这段距离加起来有两三百条路。正常的电车怎么可能开这么远还有电?

而且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手机。赵好像安装了很多游戏软件,占用了很多内存。她闲着没事就会拉着她玩手机游戏。不仅如此,她还拍了很多他们在一起的照片,还拍了他们一起出去玩时的风景。

不过,她还是想着赵这边的事情,和她聊天的时候心不在焉。她想过去,但是又担心那边的事情没有处理好,就白去了。

现在她吃了一点,如果她马上走路和锻炼,她可能会胃不舒服。

“还想着刚才那个熟人?”宋安徽也发现宋安庆走神了。虽然他努力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但他的眼睛总是飘在外面。

比如她只看到他钱包里一直只有两百块钱,却忽略了他的两百块钱怎么花不完。

有时候,他去买东西回来钱包里有两百块钱,那他花在哪里了?

比如他确实一年四季轮流换衣服,但是他的衣服总是和以前没穿过的一样新,面料手感柔软,看起来不像便宜货。

宋安听后真的很震惊,但他更深思熟虑:“我认为这件事可能不简单,但它是真的。我也觉得这个总经理有点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你看,或者我看到了一个长得像他的人。”

宋安庆没有太在意表妹的话。在她看来,赵并没有接触到像她表哥这样的精英人才。

她本来想再加入进来看这件事的发展,但是酒店报警后,人/警把现场拦住,疏散了外面围观的人。

“这不.只是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一旦一个可疑的开关被打开,宋安庆回忆的越多,他越觉得不对劲。

渐渐的,回忆里的一些事情变得不可理喻,仿佛一开始只能从一个小洞里想到一个狭窄的画面,但是因为这个时候的怀疑,这个小洞被挖大了一点,她看到了更多的画面,更多的真相。

毕竟之前来吃饭,宋安庆找不到好兄弟姐妹,只能和家里人一桌,但是和家里人一桌,我就会和那些八婶七婶一桌,难免被“质疑”。

宋安庆吃得很开心。吃了点喝了点,就去休息室休息了,和表弟聊天。

这种冲动持续了一两秒钟,宋安庆彻底泄气了,含糊地回答:“嗯,他是我认识的一个人。总经理.我以前见过他。他仍然是一家小餐馆的服务员。过了这段时间可能还有一个多月。”

宋安庆说她不信。一个小餐馆的服务员兼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经理,她怀疑是赵本人。

宋安庆有气无力地点点头,说是想和表妹一桌。宋的妈妈不关心她,反正她也不关心这么大的人。

宋安选的这张桌子基本都是不熟的亲戚,避免了被人质疑的尴尬。毕竟是陌生的。

宋安庆夸她表妹。前些年,她表姐不喜欢参加这个晚宴。宋安庆没抱这个大腿,她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办法。

宋安庆和宋安也被委婉地要求不要包含现场。嗯,结束了,他们的酒席也差不多开始了,所以他们也是这么回来的。

宋安庆和表妹回到宴会厅时,正好出来找她妈妈。“你怎么到处跑?”赶紧坐好,马上就要开始了!安化也是,你妈找你。"

第21章

要不是赵现在对这次食物中毒事件的处理,宋安庆可能会因为冲动冲过去抓住他的衣领,逼他总经理怎么来的?

但她终究没有做到。她的表妹抓住她的胳膊,疑惑地看着她。“你怎么了?”这么激动?你见过熟人吗?"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男朋友让我把腿张大点-

向未来问好              向未来问好       向未来问好   情感文章   2020-04-04              向未来问好 新的到来,喜忧参半: 九月,当我还在生气的时候,我走进了红山,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经过12年的努力学习,不管结果如何,这是一个新旅程的开始。所有过去的幻想最终都会出现在那里。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在我的青春岁月里,…

在学校课上做污污的事 第章厨房校花双飞

所以,十有八九,晁然是那个晚上用匕首威胁她的混蛋熟人。 一想到这里,秦九就恨得牙痒痒。这个人真的不让人担心。她活着的时候,到处和她作对。现在她又重生了,但她仍然不得不与她作对。 只是心里气归气,秦九还是什么都做不了。只有老老实实,让晁然把匕首挂在她脖子上。 晁然一直轻轻地抿着嘴唇。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凑近秦九,两个人的脸靠得很近。他鼻子和嘴巴之间呼出的热气落在秦九裸露的皮肤上,导致她长粉刺。 秦九看着这张脸离自己越来越近,本能地反抗着。她挣扎了一下,然后后退了一段距离。正是这一动作给她的脖子增加了一处轻伤。 秦九,别动。 晁然把脸贴在她的颈窝上,然后莫名其妙地说,“放开他。” 他只是想让安迪离开,这样他就可以等待机会。但现在安迪是秦九的生命线。如果安迪离开,她…

王宝强事件 老师喂我乳我把她胸罩脱了

“省长好指示!想卖女人换荣耀?我要把他的丑给皇上,带他走三千里!” 傅涯见王子暴跳如雷,冷冷地说:“如果云起小姐失去了母亲,而她的父亲是个有罪的大臣,王子怎么会娶云起小姐呢?” 所以段慕欢才选择让云文山走。宗郑声很生气,但他不擅长处理云文山。 “等我回京,我就打皇帝,让他去蜀都当太守,眼不见,心不烦。想抱抱端木焕的大腿?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更粗?” 宗政生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在房间里嘀咕着。离开和v矢量,所以我们不得不悄悄地转过头去微笑。 后来云得知后,私下安慰宗。他满意后,回北京的路上并不寂寞。 坐在车厢里,云静初一边吃瓜子一边跟木罗开玩笑:“我这次亏了不少钱。我觉得我的脸晒黑了。等我回北京,江姐肯定会笑话我的。” “江小姐有时间取笑她,就怕等她回来,江小姐会被…

当当云阅读 啊好涨好痛轻点

看着木香和木棉,他们还是懵懵懂懂的。“木棉花,木棉,你没听到小姐说的话吗?快把珠帘收起来。前几天老太太不是送了纱布吗?用那顶!” 然后把手上的燕窝递给云静初,柔声说道:“姑娘,奴婢觉得有点招摇,还是收起来吧。” 云初网喝了几口燕窝,把碗递回给赖嬷嬷,拿过帕子擦了擦嘴。然后说:“还有月光石头和夏颖纱,都收藏了。我一个都不想见!” “好。” 赖嬷嬷吩咐木香、木萝,一切收拾完毕,只剩下木棉守夜。 毕竟云初静曾经是现代人。她没有自己的床,女仆习惯睡在踏板上。她通常让他们睡在贵妃榻上。 不过赖嬷嬷说,规矩不应该废除。因此,守夜的女仆每天晚上都会在床前摆一张罗汉床。 有时候云初睡不着的时候,就和晚上陪你的人说话。 见云初静已经上床,木棉翻来覆去半个多小时,关切地问:“小…

成人免费小说-

快穿之荡娃系统np,这骚货,轮流干她              快穿之荡娃系统np,这骚货,轮流干她       快穿之荡娃系统np,这骚货,轮流干她   情感文章   2020-04-29              有了林俊逸的大灯泡,走廊不像刚才那样黑暗了。然而,当照明结束后,学生们把它拉到一个没人能触摸的地方。手机版的肮脏游戏是有限的,仍然有很多黑暗的空间。…

用力啊老师受不了了 唐一菲霸气回怼

赖嬷嬷没有多问。她拿着云静初换好的衣服出去了。 柴落直到晚上才回来,还带了两个泼妇,提了一桶热水。吩咐婊子把浴桶抬进牢房,放在屏风后面,让她下台。 云初,见热水,欣喜。“木罗,你怎么弄的热水?” “花钱呗!小姐,先洗个澡,我带了浴豆。” 说实话,还好沼泽监狱里又黑又潮,所以不热。不然几天不洗澡,人就真的臭了。 洗完澡洗头后,云初静感觉全身放松。小木和木罗赶紧用帕子擦了擦头发,怕小姐没有冒烟的炉子弄干头发着凉。 放松之后,云初静很快就睡着了,小木看到木罗的时候脸上无光,他知道明天小姐可能会有麻烦。 为了不惊动云初网,两人在角落比划。 “小姐,有什么事吗?” 穆罗比以一个手势答道:“我不知道,但师父说,不管我听到什么,我只要和我的夫人待在一起。” “为什么?” …

饥渴护士10p-

都说时间能让人淡忘一切              都说时间能让人淡忘一切       都说时间能让人淡忘一切   情感文章   2020-03-31              在这个伤感的季节,所有的文字描写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可还是矛盾的也只有文字能记录下此时此刻的心情。经常在网上看到这句话,在爱情的世界里,两个人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不可以做敌人因…

上海到台湾来回机票 jc

我在做饭他在下添 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                           等她上完厕所出来后,没想到门口停了一辆黑色的劳斯劳斯,车门处站着一个身穿燕尾服的老者。 他朝着许意暖微微俯身,然后打开了后车座的门,道:“许小姐,请上车,先生已经在别墅等候,等着和许小姐共进宵夜。” 许意暖闻言特地环顾四周,她觉得顾老三肯定在她身上装了窃听器,不然怎么知道这儿发生了什么?   …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胖熊小说

“我们想和他们一起去,二小姐不让,说我们碍事,和他们一起去会破坏他们的兴致。” 听春桃这么说,夏将军咬紧牙关,说这梦曦和她妈妈一样,都不是什么好种。她一定是嫉妒自己对小蝶的好,只想着伤害小蝶。看来她不能再把自己的宝贝女儿留在将军府了,否则小蝶会在梦中被折磨致死。 梦蝶知道爸爸的想法,放心了。虽然她很想留在将军府为母亲报仇,但羽翼未满,无法与母女俩抗衡。但是她会回来的,因为她妈妈的仇恨,她的前世已经荒废了。她永远不会忘记她的深仇大恨。 夏将军看着女儿面黄肌瘦的样子,问旁边的丫鬟:“小姐们平时都吃什么,怎么这么瘦?” “回将军大人,这位夫人的食物是由二夫人每天安排的。都是素菜素菜。听二夫人说女孩子吃那么多肉会长胖,夫人又不想长得太胖,所以一直没有反驳。” 夏咬咬…

高H 重口 激H 慎宫交Hbl

[舞蹈老师晓夏](01)[作者:ejiboth] 字数:40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初识   我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普通到什么程度呢?   怎么说,一张清秀正常但是乏善可陈的脸,173的身高也不算太矮。生活 就像大多数理工科男生那样有规律,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的度过每一日。 总的说来,日子就像白开水一样,我也算是学生里比较活跃的那一部分,班干部, 学生会,可是这些都让我提不起多少兴趣,也许只是为了毕业后的简历能够不那 么苍白吧。曾经交过一个女朋友,可是在不久后就分手了。值得一提的是,在这 次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