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很黄的小说 叫到我满意了就放过你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9日 18:14     阅读量:486  

“如果你知道自己错了,现在就给阿哲打电话,把你心里的想法告诉别人,明确说明如果他一直不改会怎么样。”宋木有一颗坚强的心。“你们年轻人很冲动。不能轻易说爱或者爱什么。结婚就像玩游戏。不幸福就离婚。”

总裁的无心情人,我入了实习护士的身体

她拿着手机,低着头,虚心接受母亲的教育。

“生活中总有摩擦。遇到问题会积极解决。心里有委屈可以大胆说出来。说了之后接受不了,连说都不行。你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

其实宋安庆听过很多次类似的话,每次听都不会觉得无聊。

就好像她也需要有人告诉她,她做的是对的,继续下去就能到达终点。

说到底,希望有人能鼓励我。

等老妈终于说够了要离开之后,宋安庆给赵打了电话。没想到电话打了出来。对方的手机在她家客厅响了.

她马上往客厅里看,然后看到一个眼神有点辣的场景。

为什么说有点辣?

因为赵脱光了上半身,背上还背着一些金黄色的东西,所以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看到他的背影,不知怎么就想起来一句话,负荆请罪。

连她的父母都很奇怪,他怎么会以这种风格来到这里?宋安庆大致听到赵问她父母她在哪里,然后她就被父母出卖了。

赵拉着的长腿,径直向阳台走去。他背上的那些东西嘎嘎作响,听起来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

过了一会儿,阳台这边的门被赵打开了,他一看到她就跪了下来。

宋安庆哪里买得起这样的礼物?当他跪下的时候,他几乎要为他跪下了,但是赵却迅速做出了反应,立即抱住了宋安庆。

“你打算怎么办?”宋安庆很是不解。这个人脑子有洞吗?

这样过来求她回来?

赵文哲深深地埋下头,语气中的歉意非常丰富。“对不起,老婆!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不应该总是控制你,限制你的自由。我其实做伤害你的事,是因为我觉得你好。”

宋安庆听了他的话,却看出他应该有认真的反省。

其实她只是想回娘家喘口气。她真的离婚了什么的,也没想过。

“我之所以这么多天没来看你,是因为我一开始以为我们两个真的需要冷静一下,没想到你回你妈家的时候就生气了,所以……”赵文哲很诚恳,“对不起,我不该让你在你妈妈家呆这么多天,还不接你。”

宋安庆:“嗯?”

原谅她没有理解赵的意思,但大概知道他是来认错的。

如果你承认错误,你就会承认错误。态度好,什么话都可以说。如果你真的意识到你不能控制太多,你会没事的。

但是他背上这么多金灿灿的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金元宝什么的,你说穿越一层金黄色后会变成金元宝吗?

“我其实还是不太明白,但我现在想问的是,你背上的这些东西是什么?现在天气很热吗?你为什么光着身子?”宋安庆没好气地问。

赵文哲很委屈,很老实地回答:“是金子。”

宋安庆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什么?”

“黄金。”赵耐心地在一旁重复着。

宋安庆的表情变了,脸上写满了‘别骗我,我多看书’。

当赵看到她的表情时,她知道自己还在困惑,于是解释说:“是的,你知道的,对吗?有一句话,叫作罪,我就取‘金’罪。”

姚是很尴尬的想法,但是宋安庆竟然哈哈大笑起来。要知道,赵好久没见她露出这么大的笑容了。

这样看来,光着膀子做这种傻事,似乎是有价值的。

宋安庆忍不住一边笑一边拍着赵的后背。拍赵的有点像吐血。

他们在阳台上进行了深刻的讨论。讨论结束后,他们的感情恢复了,好像从未有过什么冲突。

宋富和宋木在家吃午饭,聊起了孩子。最后,赵文哲把带来的金子留在了岳父家。

宋安庆一直捂着嘴笑,还好笑地在车上捅赵的硬胳膊。“我说,你是有预谋的吗?用钱给我爸妈买,对吧?”

赵文哲并不变色。“我用这么一点钱就能给婆婆买。这钱值得。当然,重点是我会把老婆带回来。”

“你得卖便宜!”宋安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如果你以后还是不改,我还是会回来的。孩子出生,我就回去。你每天都会为我患上谋杀妄想症。我觉得去哪里做什么都会很危险。”

面对妻子的念叨,赵文哲笑了笑,听得很入耳。他有没有附和一两句:有,有,老婆说得对。

可能是因为宋安庆回娘家了一趟,情节严重,引起了赵的极大关注。因此,赵这次带人回去后,就开始认真的下定决心要把这个过度控制的问题翻过来。

当然,宋安庆也学会了尽可能让自己适应有钱人的生活。是的,听起来像是开玩笑,但宋安庆是认真的。

比如适应这个几千平米的豪华别墅,让她没有安全感,比如适应超快的豪车,什么服饰首饰六位数起价。

这种生活已经适应了孩子的出生,她终于不再惊讶于看到一些高价商品,逐渐养成了所谓的财富气质。

两个人都在为对方把自己变成更好的人,所以婚姻生活自然比当初稳定多了。

从孩子出生到四五岁,他们的生活一直很稳定,期间加了一个小公主,四口之家很和谐。

赵思豪六岁的时候,问题来了。

我儿子要去上学了。现在,该送孩子出国留学还是留在国内?

赵思豪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但是他有点太过执拗,不敢提问,所以一直不停的提问。如果他留在国内读小学,怕老师很不爽。

宋安庆倾向于让自己的孩子去国外读小学,但令人惊讶的是,赵的想法其实与她不同。他认为可以让儿子先尝试一下自己喜欢的教育方式,让儿子自己选择。

这确实有赵的风格。虽然宋安庆认为这太麻烦了,想想赵从小是怎么受教育的。他在教育孩子方面似乎确实更有经验。那就听他的。

于是,赵思豪去学校,在国内读了半个月的小学,看看他的感受。

宋安庆送孩子进教室很不放心,还是舍不得上学。她不知道儿子开学第一天能不能应付。她还记得她教他的自我介绍吗?她会被班里欺负吗?她儿子好可爱,会不会对班上的小姑娘一见钟情…

赵文哲在回来的路上听她唠叨了一会儿,忍不住打断她:“你放心,我们儿子这么聪明,你说的问题肯定不会存在的。”

宋安庆还是很担心的。“可是他那么聪明,会不会聪明,会不会搞错?”

“不,你太担心了。我们晚上去接他,等老师表扬。”赵继续安慰。

她真的很安慰。她天真的以为儿子聪明就不会被欺负,没想到儿子太聪明也会欺负别人。换句话说,他们都松了一口气,不再把赵思豪的孩子当回事。

赵下午放学前接到了老师的电话。

老师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电话一接通,她就哭着问:“是赵思豪孩子的父母吗?”

当赵接一些女人的电话时,他总是不打电话。一是为了表示自己问心无愧,二是为了让妻子安心,虽然妻子似乎从来不在乎.

但是这次不一样。宋安庆听到这娇弱的哭腔,吃了一惊,默默地凑了过来。他看着赵文哲打算如何不说话地回答。

赵没有说话,而是把手机推到宋安庆跟前,一副自己做主的表情。

宋安庆:

她在心里想起了她的儿子。她接过电话,问:“你好,我是思浩的妈妈。有什么事吗?”

“有问题,让你爸妈来学校。”此刻,老师已经不再用那种娇滴滴的声音说话了。

宋安庆没在意这个。她想着儿子是不是出事了。“你方便说是什么吗?”

老师有点不耐烦。“你来了就知道了。电话里说不清楚。”

这时,一直默默站着的赵突然拿起电话,语气冰冷地说:“请立即说明赵思豪的情况。”

赵习惯了发号施令,突然这样说话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语气上的压力。

老师立刻战战兢兢地回答:“他一直缠着一个小姑娘问问题,小姑娘们都哭了。小女孩的父母过来吵着要赵思豪的孩子道歉。哦,快来!”

说完,老师主动挂断电话,似乎是担心再听到赵的声音。

手机还在免提上,宋安庆当然听到老师说的话了。当时有点傻。这个臭小子在追女生提问?还缠着人?

想起儿子平时追着他们问的那些问题,宋安庆觉得一个头比一个大,于是立刻带着赵出了家门。

只是说的时候被宋妈妈拍了拍额头。也没什么坏处,就是宋的妈妈泄愤。“你在说什么?”结婚很难。你说离婚就是离婚。婚姻是儿戏吗?"

宋安庆据说很委屈。她此刻反应很快。没想到她妈妈反应这么快。“我知道我错了。”

宋的母亲被她自然的语气噎了一下,差点忘了她要说什么。当她再看女儿悠闲的样子时,总是在想刚才是不是自己错了。

她怎么会觉得女儿待在家里很委屈,一直担心赵呢?

“那你不能一直呆在你妈妈家。如果你妈妈的房子长期温暖你,它就会变冷。”宋妈妈语重心长地说。

宋安庆也是一个不喜欢低头的人,且不说她认为自己的错误比较小,最大的就是赵的态度。

赵必须让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否则他根本不会退让。

“我最好等等。如果他不来,那就离婚。”她让离婚变得容易。

-

一个星期过去了,宋安庆在娘家过得很好。她每天睡得很自然,可以在阳台上晒太阳,不用被赵赶回房间。

一边晒太阳一边看书不会被他说伤眼睛,吃点水果也不会被他说这些水果里的营养不够。

宋安庆差点笑喷了。“妈妈!你怎么能这么说?难道你不想在家多陪陪你吗?”

“我不抱希望。”宋木咬牙切齿。“安清,你和阿哲有什么矛盾?不能冷处理。为什么不主动给他打电话什么的?也许他会来接你?”

孩子的教育真的很重要,这也是一个需要重点关注的问题。

当她听到母亲的声音时,宋安庆没有抬头。她反而很平静地问:“妈妈,你不是说待在家里很好吗?你还说只要我被欺负,我的家人永远是我温暖的港湾。”

没良心的杜志明不得不说点风凉话,损友十级。

赵也听说他再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挂了电话自己琢磨。

事实并非如此。宋妈妈在屋里看见她,把摇椅搬到阳台上晒太阳。她低下头,迷上了阅读。本来应该是很温暖的画面,却被关心女儿的宋妈妈看到独自舔/舔伤口。

宋木推开门,轻轻咳嗽了一声:“你要这样呆在家里吗?”

宋安庆看育儿书,讲孩子出生后的教育。

她甚至觉得赵很了不起,没有来接她,所以让她在这里呆到出生那天再回去。如果赵在孩子出生后不想带走孩子,她回家和父母一起带走也没关系。

她是珍妮弗,但宋木和宋富一直担心女儿现在开心,只是强颜欢笑。

赵现在不想听废话。他只是想听点有用的。如果他真的说三天以上就要面临离婚协议,那一切都晚了。

“别瞎说,说重点。”他说。

杜志明也说得很辛苦:“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如果你这么多天不去看她会发生什么。兄弟,你这么有才,怎么等了这么多天?”你知道黄花菜凉吗?"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2014江苏高考语文作文 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

我太激动了,想都没想赵怎么会有这样的车。我只想放慢目的地,让她感受这种奇妙的感觉。 一路看着风景,她渐渐发现车的路线好像有点歪?她从来没有走过这条路,这里也没有别的车,看起来很奇怪。 宋安庆的兴奋终于缓了下来,发现赵文哲正在悠闲地看着,不停地喝着咖啡.呃,咖啡是从哪里来的? 看着他悠闲的样子,似乎不在乎这辆车最后会把他们带到哪里。 “你没注意到这辆车可能开错方向了吗?”宋安庆忍不住问。 虽然激动,但她也明白,现在的技术不一定那么好,自动驾驶会出错也就不足为奇了。 球形滚轮已经很刺激了!还有这个高大的驾驶室,这个蔓延到车后面的挡风玻璃,还有那个帅气无边的蝴蝶翅膀门,酷毙了! 能在这辆车上坐一分钟,宋安庆觉得赚了。 赵文哲平静地回答:“没什么事,不用担心,你很快…

2020春晚分会场 高h bl

"妈妈,这是我的朋友,杨教授的学生,"佩佩带他去见何宜华,并把他介绍给她。 “你好,既然你是杨教授的学生,那你一定是个画家,这样真好。”何宜华是杨怀奇的弟子,对他印象很好。 “阿姨,你好。我冲过来打扰你了。”唐史惊讶了一会儿,赶紧问候他的母亲。 难怪裴培生的那么好看。原来真正的基因在这里。 “不打扰,不打扰。过一会儿,让佩佩带你去吃饭。你姑姑身体不好,就先休息。”为了身体健康,何宜华每天都按时睡觉,即使是来泰国。 她知道,她的儿子像他的父亲一样,是一个冷酷的倡导者。何宜华很高兴有这样的好朋友。 佩佩听了母亲的建议,带唐史去吃饭。他和爱人已经很久没有约会了,就借这个机会放松一下。 杨耀灵第二天起得很早,收到唐史的短信,说他现在在泰国度假,所以他回去给她送了些礼…

我的性孝敬 宝贝我这里想你了

“你挺坚强的。”郤诜急切地说,个子高很好。郤诜把他的力量归因于矮,而不是他缺乏锻炼。 顾芷玄美滋滋地想:他力气大,以后可以用这种或那种方式和郤诜解开无数个姿势. “你在笑什么?”郤诜鼓起你的手,现在你的手指不再疼痛了。 顾知行立刻严肃起来。“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一个带颜色的笑话。” 郤诜的眼睛是明亮的。“你说说。”他还没听说过。 “有一天一个人问他的朋友,‘你觉得高中生活好还是大学生活好?’朋友想了想,回答说:‘大学生’。" 郤诜一愣,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哪里有色彩,大学生活比高中生活好得多,于是抬头看着顾智行。 顾知行有点不好说,但他想看看郤诜知道答案后的表情,于是他说:“你断句后高中生和大学生。” 郤诜喃喃自语,立刻明白了有色玩笑“颜色”在哪里,嘿嘿嘿笑了…

夫妻交换小说-

我没有穿胸罩去男友家,污文肉小黄文              我没有穿胸罩去男友家,污文肉小黄文       我没有穿胸罩去男友家,污文肉小黄文   情感文章   2020-03-22                “小学生还有两种技能吗?你旁边的漂亮女人很好。如果你不让她跟我走,我今天就放你走。”姜浩冷笑道。叶一听这话,火在瞬间就更大了,眼睛都因为愤怒而红了,直…

好大好深好满 小东西真湿这才一根手指

只是看着女儿的温柔和宠溺,他们什么都不碰。 反正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吃亏,所以还在自得其乐。 玩了一天,回来的路上大家都很累,也没心情玩别的游戏,但是一直保持安静有点尴尬。 宋穆看着依偎在一起的宋安庆和赵,轻声问:“青青,你跟他说结婚的事了吗?” 宋安庆单于,关于结婚?他好像没有刻意提起,她甚至还没见过他父母!嫁什么? 想起赵家的情况,宋安庆有些担心自己最后能否成功。 “他没提,还没带我回家见他爸妈。”宋安庆的声音也很低,她不想和赵吵。“我是女人,主动提起结婚,是不是显得我们太焦虑了?再说了,才几天就复合了。他们家很有钱。如果我们主动结婚,难道不会给他们一种我们贪他们钱的感觉吗?” 虽然之前谈过,后来分手了,现在又成功团聚了,但是谁能保证这几年大家会有什么变…

不要了好深戳到肚子了 合家欢全文在线阅读

一个又一个问题,她支支吾吾,含糊不清,因为脑子一片空白,她忘了自己可以拒绝回答。她没有能力像说谎一样说谎。 但是她能做什么呢? 她躺在床上,只觉得手心出汗。 也许你一开始就不该撒谎。 当赵第一次问她为什么一个人来学校时,如果她不说父母很忙就好了。没有那句话,你就不用讲你爸是村党委书记,你妈在卫生站的废话了。 最终,杨栗帮助消除了差距。 “你管人家共产党是为什么!与你无关。怎么,你要毕业当村官了?” “喂,苏阳,你为什么总是对我这么凶?我就不能关心一下室友吗?” “你是关心还是多管闲事?” “你——” 最后,赵忙着和斗嘴,再也没有问。 卢志毅就放心了。 十一点,卧室终于熄灯了。 窗帘没拉上的时候,一缕白月光从树梢上跃起,落在地上,落在床上,落在黑暗里不愿合上的…

在小树林里插班花 半夜看闺蜜和男朋友做

她扁了扁嘴。“那我就走了。” 然后,她低声嘀咕道:“难道不是所有的奸臣都应该在他的家里吃喝玩乐,他们都很开心,不工作吗?” 秦珏立刻盯着她。秦九吐了吐舌头,掀开窗帘,跳下马车。 看她的一举一动。秦珏本来想说她很正派,但是当这句话传到她的嘴边时,她又咽了下去。 马车向前移动,秦九留在后面。 他被单独留在马车里。 没有嘈杂的声音,真的有点不舒服。 秦珏叹了口气,把手中的折扇扔到一边。折扇转了几圈,最后停了下来,就像被随意扔掉的东西一样。 秦珏把眼睛挂在折扇上,动了动嘴唇,然后伸手,把折扇放进了他的袖子里。 等回到家,秦九惊讶的发现此时已经空无一人。 她因突然迟到而措手不及。 奸臣离开了。 这里没人能控制她。 秦九考虑他离开前告诉他的承诺是不合时宜的。 当我来到佛…

坐上来自己吞下去-

夫妻三人行的真实经历,地心历险记国语版              夫妻三人行的真实经历,地心历险记国语版       夫妻三人行的真实经历,地心历险记国语版   情感文章   2020-05-11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15000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

性情故事 哈啊往里噗嗤好深bl

后者哼了一声,道:“谢谢。” 导演一喊“行动”,佩佩就慢慢蹲在地上,呼吸急促,脸色苍白,赶紧去找自己的药… 很好,很有层次感。 好像艺术真的来源于生活。毕竟,因为他的母亲,佩佩对心脏病患者生病时的真实状态有着详细的了解。 导演喊“切”,一次通过。 卢伟只是称赞佩佩:“表现不错。”她的两个助手向她打招呼。 杨耀灵还给他看了佩佩的剧本,对他说:“继续加油。” 两个演员一边补妆一边看剧本,忙得不可开交。 江川和吕薇的接吻镜头从来没有在早上拍摄过。 ** 中午休息的时候,吕薇没有看到江川,看着他空荡荡的座位,不屑地哼了一声。 当杨耀玲回来接热水的时候,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只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你在剧组的艺人角色代表了你的立场,杨耀灵不能给佩佩添麻烦。 但是吕薇拦住…

朋友开车我和她在车后面 宝贝别忍着喷出来

今年3月,歌手柯有伦宣布老婆Donna怀孕,几个月过去,在8月3日,​柯有伦喜得一女,兴奋报喜公布女儿出生,并公布了女儿英文名“Mila”,柯有伦发文感谢并告白老婆并晒出一家三口照,其女儿Mila粉粉嫩嫩,只看到侧脸都已觉得很可爱了。​柯有伦官宣得女3日,​柯有伦在ins上晒照,并写道:“Mila宝宝提早了几天跟大家见面,谢谢你让爸爸现在对任何事物都充满感恩,看到你们母女俩都平安,我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压力。 也衷心感谢这几天帮忙我们的医疗团队跟白衣天使们。末來的日子爸爸妈妈会陪着Mila宝宝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创造快乐时光。 辛苦你了柯太太,I love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