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健康杂谈网 把腿分大点塞东西

归档   时间:2020年11月9日 18:33     阅读量:538  

听到“你已经很弯了”这个名字,顾知行觉得自己要笑了。他不知道为什么郤诜毫不怀疑这是如此荒谬。

冷静思考后,他顺着郤诜的话说:“嗯,我也有。”

的脸上露出了非常开心的笑容,他知道顾也有一套体系。“你的任务和我的一样吗?”

“你先说说你的。”

“我的目标是完成任务赚一个任务点,一个小时消耗一个任务点。任务点不到三十,我就要受罚。”

“我和你一样。”

郤诜继续说:“除了那些固定的任务,系统会不分时间和场合的发布临时任务,你可以选择不完成,但是连续三次拒绝任务后,你会扣任务分。”

“一样。”

“你的日常任务是什么?”郤诜问道。

郤诜觉得他的任务可能与顾知行的不同。如果顾知行亲了他,他就能拿到任务点,但是亲了顾知行那么多次,显然顾知行并不知道。

这也是郤诜这几天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在他猜到顾知行也有体系之后。

顾芷玄没有回答郤诜,而是问道:“你的日常任务是什么?”

郤诜也是个傻瓜。他一点头脑都没有。他马上回答说:“打响指,吻你,摸你的两点,摸你的小唧唧。奖励任务点不一样。24小时只能选一个,不能连续三天做同样的任务。没有要求每天做日常任务。其他任务不太好做,一般半夜起来偷着亲你。”

妖女迷行第五季,暴王休想碰我

听到这些日常任务,顾知行倒吸了一口冷气.非常令人兴奋。

“那么你吻过我几次?”

郤诜害羞地说:“我不知道。”

也就是说,郤诜偷吻的次数已经到了他记不清的地步。顾知行就有些恼了。为什么他每晚睡得那么死,白白错过那么多吻?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他继续平静地说:“我和你一样。”

“你骗人!”郤诜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顾知行会骗他。他说的是实话,甚至告诉他在日常任务中有什么害羞的地方。

“我怎么骗你的?”

“我亲了你那么多次,你一点都不知道,证明我们的任务肯定不一样。”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吻过你吗?”

“对,你亲我我就能拿到任务点。”

顾知行根据他得到的信息开始化妆。“你亲我,我就拿不到任务点,而且日常任务和你不一样,不如你……”

郤诜羞得满脸通红,在心里怒骂A666。他觉得既然两个系统一样,那肯定是助理的问题。显然顾知行的助理是个特别温柔的系统,没有他的系统那么垃圾。

A666没有搭理郤诜,郤诜是他遇到的所有东道主中最出色的一个。接下来的任务完全无法预料,他干脆让自己去死。

“嗯.我的系统是垃圾。如果我想.你不介意。”郤诜在这句话中吞/吐了。

顾知行回忆了一下嘴巴,说:“没什么,大家互相帮助吧。”

此时的顾知行很平静,也很可怕。他非常冷静地接受了这样离奇的事情,不仅接受了,甚至还根据他心中的这个体系为郤诜制定了一系列策略。

郤诜咧嘴一笑。“对,对,互相帮助。过了这一百天,就好了。”

郤诜觉得他和顾知行已经达成了一致,所以他不必每天为这个任务绞尽脑汁。

忽然听到顾略带心疼的声音。“郤诜.我有一个新的临时任务。”

“什么任务?”

“系统.想让我吻你一下。”顾知行有些为难的说道。

郤诜呆滞了几秒钟,但只是同意互相帮助。如果他这个时候不配合,他以后怎么可能让顾知行配合他?

郤诜闭上眼睛,带着英雄的表情说:“你吻我。”

真是个傻瓜,顾知行再次翻了个身,向郤诜施压。

郤诜很害羞。他和顾知行的身体接触越多,就越敏感。在附近搭一个小帐篷对他不好。

“你,你亲,别压我。”

“这样方便。”

顾知行话音一落,吻也跟着下来了。

他轻轻地吻了吻郤诜的嘴唇,好像他没有任何感觉/欲望。只有他知道此时他的心有多热,他真的很想和郤诜一起燃烧。

嘴唇摩擦着,顾知行没有把舌头伸进郤诜的嘴里,而是用舌尖轻轻描绘了郤诜的唇线,这让郤诜觉得自己的嘴唇酥脆酥软,但这种感觉不能忽视。

顾知行在心里掐着时间,在剩下的最后十秒钟,他收回舌头,开始吮吸郤诜的嘴唇。

吻到最后,两个人都有些呼吸不畅。顾芷玄躺在郤诜旁边,气喘吁吁。过了一会儿,他问:“你有没有怀疑过我因为体制而照顾你?”

郤诜从不怀疑顾知行对他的好是体制外的,因为即使他有体制,但他问自己,他也做不到顾知行到那种程度。

所以,顾知行对他的好是毋庸置疑的。

顾知行对郤诜的回答非常满意。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郤诜误认为他有一套系统,但既然郤诜吻了他,看着他,摸着他,郤诜就要对他负责。

从这一刻开始,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他都会不遗余力的配合体制打造郤诜白万,郤诜是否直男还是未知数。

郤诜听到A666通知他拿到心中任务点的消息,突然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失去的。他爱顾知行为了任务,顾知行得不到任务点,但是顾知行为了任务亲了他,他也能得到任务点。

还是他更合适?

顾知行突然把手放在郤诜的手上,然后十指相扣。

郤诜说:“我的日常任务今天已经完成了,我十指紧扣找不到任务点。”

顾知行回答:“这是我每天的任务,我还没做。”

郤诜;“哦。”那就拿着。就算亲了也不敢牵手。

接下来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郤诜很快就睡着了。

顾知行看不清郤诜熟睡的脸。他只能用拇指轻轻地碰一下郤诜的手背,一两次.

顾芷玄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说说吧。”

郤诜知道顾知行很谨慎,不相信他,但系统不能造假,所以他先同意了。

刚才我下意识的说的话让郤诜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想法,努力压抑着心中的羞涩。他冷淡的说:“别装了,我知道你有制度。”

郤诜之前问过A666。如果他告诉顾知行他有制度,他就不会受到惩罚。他了解到体制并没有限制这件事。现在是他和顾知行摊牌的最好时机。

顾知行只想嘲笑郤诜,但他不想承认自己喜欢他。他甚至编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理由,但想想他对郤诜的理解,也许.

顾知行眼里闪过一道火光。他迟早会光明正大地向郤诜施压。

“别装了,我什么都知道。”郤诜喘息着说道。

两个人平躺在床上,谁都没有睡意。

下意识的想听听郤诜要做什么,顾知行开始装睡,到底是谁程响郤诜偷了他的吻,还有那种毫不犹豫的紧张和害怕,让顾知行清楚的意识到,这不是郤诜第一次偷了他的吻。

他仍然记得他第一次偷了郤诜冰冷的手和脚,因为他太紧张了.

当嘴唇贴合嘴唇的时候,顾知行简直不敢相信。虽然两小时前他仔细尝过郤诜的嘴,现在郤诜主动吻了他。

他平静地说:“什么制度?我没有系统。”

郤诜不再有罪后,他的勇气变得很大。他理直气壮地把顾知行从他身上推下来,抱怨道:“你好重,都要压死我了。”

郤诜感觉到了顾知行的愤怒,下意识地回答:“你也偷了我!”

顾知行生气了,笑道:“感情是你生气了我却偷偷亲你,你要还?”在这种情况下,郤诜甚至不承认他喜欢他!

对于顾知行来说,这也像是一场梦。

郤诜醒来前五分钟,顾知行起身去了洗手间。回来的时候,他正躺在那里发呆,快要睡着了。他突然感到郤诜坐了起来。

顾知行轻轻一拽郤诜的胳膊,郤诜就被他拽上床了,下一秒,顾知行翻身压在郤诜身上。

顾知行的头离郤诜的头只有十厘米。

“不喜欢我,你偷吻我?”顾知行的声音里带着一些愤怒,但他害怕打扰屋里其他人的睡眠,所以声音很小。

除了郤诜喜欢他这个原因,他想不出其他原因。

郤诜艰难地说:“我,我不喜欢你。”

“敲门.敲门……”

卧室里没有小夜灯,窗帘挡住了现在的月光,两个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黑暗的卧室里,只能安静的听到两个人剧烈的心跳。

郤诜曾经想过,当顾知行发现他在偷吻时会发生什么,但他的不断成功让他变得粗心大意。当他被当场抓住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乱小说总目录 日本一本到道一区免费

第二天早上,梦蝶开门的时候,看到春桃冲过来。春桃见了自己的小姐,便说:“小姐,你知道墨韵少爷去哪里了吗?” “我的老师不在房间里?蒙帝有点惊讶,知道除了斋戒,主人一般都在房间里。 春桃看着自己的夫人说:“我刚请他吃早饭的时候,看到门是锁着的,应该是出城了。” “我师父不在家,我怎么不知道?”梦蝶惊讶道。她真的不知道主人去了哪里。她需要知道哥哥现在卧病在床,所以主人应该不会走远。 春桃很担心。“小姐,伍德卧病在床。你家老爷这时候走了,就不怕木恩死了,受牵连了,故意逃走了!” 见春桃这么说师父,梦蝶沉下脸来训斥道:“别这么说我师父。他老人家不可能是这样的小人。我想师傅一定是去找老师了。木病可能只有老师才能治好。” 春桃不反对小姐的言论。她觉得墨韵看起来不像这样的…

男同桌放学骗我去他家 讲述一下你们的第一次

杨承厚夫人下了逐客令。 云楚珍大热天跑来跑去,在阳城后府连茶都不喝就被赶出去了。 当她乘马车回到徐府时,几个朝臣站在院子里。聊着这个月的花,吵着要做新衣服,还要去珍宝斋挑首饰。 “夫人,这个月的月供什么时候出?” “夫人,我房间的梳妆台已经换了,我说给我一张黄华丽的梳妆台。” “夫人,您什么时候给我们增加一些珠宝?” …… 云楚珍突然感到难过。婚后,徐子很少踏进她的院子。 更没拿一两银子补贴家里,这几年家里,都是云初镇他的银子。徐子经常向她要钱来社交。 她替他料理家务,千方百计为他服务。她怎么会舍得为他养一堆小妾呢? 嫔妃们不怕看到她平静而不开心的脸。最受欢迎的妃子石鼎说:“我妹妹受了什么委屈?但是没有理由寄给我妹妹?” “你退下,我不想理你,让开!” 许得…

大胸美女被吊起来解开胸罩-

老师这么湿再浪一点,二师兄不要舔那里              老师这么湿再浪一点,二师兄不要舔那里       老师这么湿再浪一点,二师兄不要舔那里   情感文章   2020-05-04              雪白如玉的上半身,眼睛看见心爱的男人色欲地紧紧盯着自己的胸部,内心的羞愧让她忍不住用双手保护着裹在红色镂空乳罩里的酥胸,迷人的白色林俊逸低下了头 开…

2014辽宁高考作文 办公室玩弄艳妇

只是,这么厉害的人怎么会被逼死呢?不应该是杀出重围,然后报复才符合穿越定律吗? 只是黄皇后死了。大部分熟识她的,参与过迫宫的人都沉默了,他们两个小辈也无从得知。 兰芝学院的课程安排也很人性化,上午两节课,下午两节课,中午可以回宿舍休息。只是丫鬟们活动范围有限,大部分时间都在院子里打扫卫生或者缝纫。 女士们慢慢过了磨合期,十天来得很快,很快就到了九月初九回家,第十天可以休息一天。 中午吃完饭,同学们可以回宿舍,穿上自己的衣服,套上漂亮的发髻,离开书院回家。 云初网他们收拾好东西,一起出了书院,约好第二天下午在朱宾大厦见面,这才依依不舍地向他们家告别。 云母已经把云初的网放在心尖上了,这次回家看了半响。 我问了学院所有的饭菜床垫洗澡。或者冯提醒云晚上回莲花苑休息…

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 拔深一点今天老师随你

郑仍然痴迷于长乐的手,他不愿意传播它。他笑着说:“这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而是老太太过去送的。”这是前朝留下的蓝田玉,现在却很少见了!” 出生在的赖,现在在公主殿下的一条小鱼有着非凡的自然知识。只是瞥见了郑为长乐所佩戴的手镯,便看到了那非同一般的质感。听了程的话,她想起来了,有一次她妈妈也有一个同样质地的玉簪,公主走后送给了她。然而,就因为它是公主最喜欢的东西,她一直小心翼翼地珍藏着,但从来没有穿过它.这样,这两样东西的质地非常相似,而且颜色和质地也很相似,这似乎是从一块材料中产生的。 嗯,如果它真的是由一块材料制成的,它正好适合长乐和物流。 几个人互相打招呼,坐上温暖的轿子,一路迎接老太太江到西院。 说到这里,小鱼又给老太太江打了个电话,表达她对姑姑的好感,…

我每天晚上都想让男人肉我-

父亲与女儿爱做20p,女老师诱奸              父亲与女儿爱做20p,女老师诱奸       父亲与女儿爱做20p,女老师诱奸   情感文章   2020-05-14              团队成员说,“根据我们的观察,这些狼实际上正在退化,可能是因为数量太少。”“那么老虎也会退化,而且老虎的数量并不多。”玛莎说只剩下六只野生老虎了。如果我们不在乎…

王俊凯工作室声明 玩美女网

毕竟,只要你女儿向森林学习,也有可能找到其他途径和关系进入工厂。甚至在工厂做临时工也比种地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不必意义重大。正想着回家,先找老支书打问,看学费多少。毕竟你有自己的手艺。 今天学别人不给钱,明天别人就让你家拿出祖传手艺。如此糟糕的交易意味着什么也做不了。 当所有的人都散了以后,张尔军慢慢的去了李翠翠。因为张二君知道,他没有在那里看到他的母亲,也没有在老支书那里看到她。肯定是在医院。 果然,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我看到和张在哭。感觉天要塌了,两个人哭了,让护士们尴尬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嚼、”张二君到了门口,友好的对着护士笑了笑(毕竟外面是长跑运动员),然后走进屋内,示意两人收拾眼泪。 而李翠翠看到张二军回来了,很是高兴。拉着张二君,他不…

新娘去灌满精-

被陌生男人吸奶了,武则天秘史阿娇              被陌生男人吸奶了,武则天秘史阿娇       被陌生男人吸奶了,武则天秘史阿娇   情感文章   2020-05-21              这时,白宁冰刚刚写完工作报告,正准备洗澡。白宁冰走进浴室后,林俊逸就在对面的窗户外面观察里面的动静。由于一天的工作很忙,白宁冰忘记拉上窗帘了。 在明亮的灯光下,…

《外婆的道歉信》:外婆从不说“再见”

《外婆的道歉信》:外婆从不说“再见” 《外婆的道歉信》:外婆从不说“再见” 搬家是件极恼人的事情。 很多你以为掩藏地很好的秘密就那么直愣愣地带着点积年的灰尘登时呛得你不由地红了眼眶。 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就像现在,女儿举着那张我以为藏的很好的照片,娇憨地问:“妈妈这是谁?” 那是我18岁时和外婆的合照。 多年前被我夹在那本叫《外婆的道歉信》的书里,我曾以为我此生再没有勇气翻开它的。 甚至当时的我幼稚却执拗地认为,仿佛遗忘它的存在,就能让时间稀释那刻骨的思念与哀伤。 但是,有的人啊,有的故事啊,不管走多远,只需一个照面,就可以把你辛辛苦苦伪装的坚强击得瞬间崩塌,溃不成军…… “十年了啊……还……好吗?”手,有点颤抖地抚摸着那记忆中温和慈祥的眉眼,轻轻地说,不…

凋谢的警花师傅叫做灰太狼-

微笑并不代表快乐              微笑并不代表快乐       微笑并不代表快乐   情感文章   2020-03-31              今天是入冬以来最暖和的一天,天很蓝,没有一朵白云。我一个人到处走走停停,那么明媚的阳光照在我的身上,我却感觉是那么的寒冷。这个冬天其实并不冷,我却感觉那么的寒冷,那么的孤独,我好疲惫。今天我真的掩饰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