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吵架后回娘家和父亲做 摸她的奶

归档   时间:2021年1月13日 14:07     阅读量:64  

云网初从头晕恢复过来,饿得呱呱叫,一半委屈一半抱怨。想打人,只能张嘴用那颗贝齿去咬别人的胸口。

宗政生吃饱喝足,正是饱腹的时候,对于云初净这种不痛不痒的一口,就当好玩。

他笑得深沉,低沉的声音像大提琴一样圆润。“楚,你还没吃饱吗?”还逗你老公?"

吃,吃你妹妹!

调侃?逗逗你的牙刷!

云初网盯着两只被泪水侵蚀的杏眼,无声抗议,恨不能咬死这个混蛋。

她不介意白天宣扬自己的童贞,但一定要让人吃饱!

被那双悲伤的眼睛看着,宗正义忍不住了,忙说了一句:“我先让人拿水擦一下,再让他们吃。”

“我起不来!”

云初,网勉强动。结果腰部好像被大货车压坏了,又酸又软,根本动不了。

看着网初可怜兮兮的云,那种男人说不出的满足感油然而生。宗郑声用被子裹住云初靖,然后起身穿衣,却不能真的饿死这个小祖宗。

云初净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张泛出湿润的小脸。

大方的偷窥宗政生的混成背部肌肉,如流线型的纹理线条,以及一些细碎的伤痕在体内流连,散发出强烈的荷尔蒙气息,极其性感。

“穿上你的衣服。”

云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神使鬼差竟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宗郑声转过头,收紧敞开的衣领,开着玩笑:“是的,我的妻子。”

惭愧的是,云楚静一脸灿烂,干脆躲在被子里。闷声道:“开窗。”

回应她的是宗一系列爽朗的笑声。

这时郓舒静听到了开窗的声音,又听到宗政生走到门口,小声说了声:“来,给洁净室送热水。准备一些饭菜,以后再送。”

站在外面的木罗和小木正在练武,但他们能清楚地听到刚才在里面发生了什么。想到这位小姐已经被打得声音嘶哑,她暗暗提醒自己准备一壶菊花蜜喝。

木头落下时,他们准备了热水。在他们面前,宗把云楚楚连同人和被子一起抱进了无尘室。剩下的人赶紧换了被褥,带了两个食盒进来,就退了出去,关上门。

云初网已经吐槽无力,算了,被木落他们笑也认了。干脆破罐子破摔,让宗政生给她收拾干净,然后依旧裹着被子回到床上。

“我想穿衣服吃东西。”

宗政生却不想让她穿衣服,以后脱麻烦。直接把食盒拿来喂给裹着蚕蛹的云初净。

体力消耗很大,云初,胸贴背。食物只要到了我嘴里,就是一个——字“吃”!

就这样,像小鸡一样,只等着它们张嘴就吃的幸福生活迅速填满了云初静的胃。

她打了个痛快的嗝,宗小心翼翼地用热帕子擦了擦嘴,然后端上来给她漱了口,她自己吃了。

云初网见他没在意,吃着他剩下的饭菜,心里有一种隐秘的喜悦。宗政生在一旁,等饭一扫而空,云初网也服侍他擦擦嘴。

刚开始的时候,云网给他擦擦嘴,就从被子里把胳膊拿出来了。精致的锁骨,隐约可见山下,又燃起了宗的大火。

无力的双手托住枕巾,将枕巾扭成麻花。随着波浪的重叠,它最终在精疲力竭后坍塌成一池泉水。

宗郑声怕压着她,不顾她微弱的反抗,翻身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想到改变云初静的人是他自己,宗的心里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这让他感到兴奋,准备搬家。他害怕打扰春天睡觉的娇娇,坐在床边问:“你醒了吗?”

“嗯,我醒了。”

云初,我眨眨眼睛,舒舒服服地在枕头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我用没注意到的声音说了声:“我有点饿了。”

“是的,非常饿。”

之后,宗郑声像一只打开闸门的老虎,扑倒在地,美美地吃了一顿。

可怜的云静初的小胳膊小腿,在床上扑来扑去,四处躲闪,最后被人狠狠地压制住了。

这个女孩困得不知道外面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妈妈恶意的猜度。她如此相信自己,以至于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己。她怎么能辜负她呢?

宗忍不住跪在千工床边的脚踏板上,盯着云初网,直到天色慢慢暗下来,最后一丝光亮消失在窗外。

宗不愿点灯,望云初净,忘了时光流逝。

宗郑声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紧握成拳。他用狼绑架白兔的语气诱惑了:“我也饿了”。

“你也饿了吗?”

云初,大杏仁眼缩了一下,像受惊的小鹿,然后一个微笑流了出来,然后又像陈宗正生一样的娇风。

呵,那流动的、不经意的魅力倾泻而出,少女与少妇之间的风情,足以让宗政生溺。

走近一看,云静初侧卧在床上,小脸通红,睫毛又长又翘,睡得不省人事,不知道有人来了。

宗政生看着楚云净静的睡颜,感到一阵柔情。

我看到云楚晶在枕头上揉脸,仿佛是一只小猫附在柔软的枕头上。红唇微微张开,叫了一声:“哦~”

然后舒服的伸出手伸了个懒腰,却看到张帅的脸近在咫尺。

“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云初静似乎睡得很饱,睫毛像小刷子一样眨着,慢慢睁开。小嘴微微翘起,亮晶晶的眼睛像清澈的小溪,突然让宗政生觉得等她醒来是最好的选择。

宗政生等着他屏住呼吸,期待着云楚静来转身。

付嬷嬷微微有些吃惊,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点了:“那你和小木看着,准备上菜。无论你想要水还是食物。”

“是的,嬷嬷。”

宗蹑手蹑脚地走进内室,只见大红的浑身青苔。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80%看了以下肉文推荐

当当云阅读 把腿分大点塞东西毛笔

这个TM…超出了正常的物理范围!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这是什么意思?多么神奇的把戏? 许连笔的脸色迅速变了变。这一刻,他的瞳孔震惊而复杂!愤怒和恐惧交织在一起!让他很难释放!他是燕京人,徐!他是浩瀚世界的天骄!刚刚.但是在上海这片一亩三分地上.如此赤裸的脸!太遗憾了!这真是太遗憾了! “会不会有点棘手的障眼法?”许连笔的脸色渐渐变得尴尬起来,他的声音突然冷得像把剑。“今天,我永远不会让你活着离开,永远不会!” 今夜,注定要沉睡!许,许家的儿子.想开枪杀人! 忽然,迷人的秘书匆匆走过来,把手机递给许。“主人,这是给这位先生的!” 许连笔霜脸微微一滞,大哥的电话?大哥这时给自己打电话了.做什么? “给我封锁宴会厅,今天,谁都不想去!”许连笔厉声怒道!像晴天霹雳!震…

宝贝 撞的你舒不舒服学长。

廣場上的臀交 其實,作為性騷擾的行動,我想最多的一種就是類似於臀交的動作,我所說的這個動作,其實也是年輕人所能做的動作,因為,臀交本身就是需要陰莖要能比較硬,比較堅挺,而且時間較長,而且最好能夠控製不射精的那種,所以我說,臀交其實是年輕人的專利產品。? ? 在公車上,是比較好的實行臀交的場所,因為,大家之間的空隙很小,而且一般都是女人的背部被男人的腹部靠著,這樣隨著車子的晃動,自然而然的就會產生接觸和摩擦。還有,人才交流會,也是人多如潮,當然在天安門廣場看升旗和降旗的人流也是很大,我這篇文章就想說說,我在天安門廣場上的經歷。? ? 那是今年5月份的一天下午,是週末,我下班後沒有之間回家,是到西單圖書城準備買幾本書,買完書,坐公車,經過長安街回家,在車到天安門…

无翼乌漫画漫画大钅 我的大炕乱爱

“放屁你妈!” “那你为什么替她美言几句?” 窗户没有关紧,夜风吹进来,蓝色的窗帘像波浪一样起伏。 辛西娅不耐烦了,推开陈军伟的脸。“你哪来的这么多问题?” “I ——” “总之,记住,不要招惹她,她又穷又严肃,你应该足够优秀,做慈善,让她赚家教费。对谁,不是对谁?她需要这笔钱,就给她。” 陈军伟眨眨眼,“别把她赶走,没问题。但你得先告诉我,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辛西娅沉默了一会儿,从他的喉咙里挤出两个字:“敌人。” “仇人,你还替她说话?” ".敌人的意思是你必须自己动手解决才有快感,不然谁动她就跟我闹僵了。” "……" "……" 开学两个多月,Argo进入冬季。 前阵子满城都是金花,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虽然天气很冷,但天气好多了。 问题生一如既往…

张钧甯彭于晏 不嘛不嘛人家就要你快点

她知道祖父的意思。 秦九感到有点难过,因为他觉得即使一个英雄快要死了,也不应该这样对待他。年轻的时候,他买了一个战场,过着快乐的生活。但现在他老了,但他只能被关在这里。说得委婉一点,它很贵。委婉地说,他穷困潦倒。难怪他们的门是空的。 即使其他人想上门给他们一些事情做,他们也做不到。 其次,她觉得自己的真诚受到了质疑。但是没什么好说的。祖父应该保持警惕。他觉得秦珏是在利用自己接近他。 难怪当她刚才问起死者的复活时,她祖父的整个身体突然变了,她开始直接变得冷脸。 秦九的嘴唇蠕动了很长时间,她的脸变得苍白如纸。她一直看着定北侯,眼里满是委屈。 定北侯看到她这个样子,终于忍不住了。 “对于年轻队员,我一般都很有耐心,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可以让你永远带着乔和我的侄女硬拼,…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女娃紧窄稚嫩小说

“小明今天不在家吗?宋有明今年高二了吧?成绩怎么样?你以后考哪个高中?”宋的妈妈夹着蔬菜问14号阿姨。 宋安庆的母亲梁婉,有点护短,平时和那十四个表兄弟没有什么交情。 对儿子的情况如此好奇,梁婉不是一个普通的家长,但肯定知道对方的心理。 宋安庆也是聪明人。你一听这个14岁的大妈,就知道她孩子的成绩是可以达到的,生出攀比之心。她想知道弟弟成绩怎么样,吹嘘自己孩子成绩有多好。 这恐怕是注定要失败的。宋安庆偷偷瞟了她妈一眼,发现她妈已经进入了她以为的战斗模式。 梁万慈祥看了一眼坐在宋安庆旁边的两个高中生,然后略带忧伤地回答:“小明周末还要回来,成绩一般。前些年他是年级前五。不知道今年能不能保持这个成绩。” 梁婉的话只说了一半,十四姨的笑容变得很尴尬。 刚要转移话题…

和黑人老外玩三p小说-

姐姐妹妹妈一起上,和姨子激情故事情节              姐姐妹妹妈一起上,和姨子激情故事情节       姐姐妹妹妈一起上,和姨子激情故事情节   情感文章   2020-06-17              “你今天为什么来接我?”我问。 采访让秦磊感到非常自责。他说他会经常去接她,但这只是第二次。当我想到这一点,他真的很少给牧师,相反,牧师帮了他很多。…

武林美妇霪荡小说。

         我和美君相识一年,拍拖接近九个月,每次都只是拖手,无法再进一步,弄得我接近失控。 最近,在公园幽静的环境下,我终于得到她的初吻,也是我的初吻,我们硬生生的碰在一起,却是十分滋味;之后,我们试过拥抱、拥吻、抚摸……但!她始终不肯让我脱她的衣服,最后一关自然也是坚守如固,我真的希望一尝性爱滋味,因为──我是一个处男。 当我拥着她拚命厮磨,下面就像一团火的烧得我有如铁棒,最后得不到发泄降温,非常难受,但也无可奈何,美君的思想比较保守,我也尊重她的意愿。 有一次,她也有点把持不住,在黑暗的戏院中我们坐在最后排不断拥吻,她也因为我的抚摸而湿润,感情的水不断渗出,她也有所需要,我伸手进去,她竟然不拒绝,我第一次接触到她的胸脯。 很柔软,很有弹力,不大不…

嗯哦叫大声点-

大奶学妹被学长强奸,给女婿霸占怀孕              大奶学妹被学长强奸,给女婿霸占怀孕       大奶学妹被学长强奸,给女婿霸占怀孕   情感文章   2020-04-27              “我不会抛弃你,一辈子也不会!”秦云又动情地投入陈骁的怀抱,低声抽泣着。 …… 离开秦云的住处后,已经是中午一点了,陈骁很少享用秦云做的午餐。 虽然他们过…

别啊~摁摁快点。

这天早上无事,上网瞧瞧,忘了是上到那个网站,遇到一位叫VIVI的女孩子,我本来想问她身高体重,没想到她先问起我了,当我回答181Cm/75Kg之时,她也立即回答说她身高167Cm/50Kg。 我说:妳身材很棒嘛!她说:彼此彼此!可能她感觉身高与我很相配,就跟我聊了起来,她说她刚上完大夜班下班,我问她是什么职业,她说在XX医院当护士,那是台北一家很有名的贵族医院,听说医院中的护士有不少美女,我不由更起劲的与她聊了起来,由于她很少上网,打字打得慢,跟不上我的打字速度,她不太好意思,我们又聊得很投机,她就建议我们用电话聊天,此话正中我下怀,于是我立即拨了电话给她。 我:喂~!她:咦?你声音蛮好听的嘛!我:妳的声音也不错!她:呵呵~你是我三个通电话的网友,声音最好听…

男朋友吃你胸你会叫吗 莹的乳液计全文阅读小说

跟着郑,然后,按照的说法,开始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但是这个地方太大了。 你能清楚地看到你能藏在哪里。 秦九非常焦虑,她把晁然推到床上,甚至没有时间脱鞋。 当秦九刚放下那几层窗帘时,秦珏出现在楼梯上。 秦九瞬时间,都吓出一身冷汗。 看着面色阴沉的秦珏,她浑身颤抖,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一个焦虑不安,滚到了床上。 秦珏快步走了过来。“你房间里有人吗?” “它在哪里?”秦九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听起来像嗡嗡声。“哥哥,你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秦珏气极了,“你别骗我,我刚才看见了。你房间里还有其他人,你现在还想骗我吗?” 秦珏现在穿的是床上用品,外面只穿了一件衣服,看起来有点邋遢,但现在他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整个人都有些慌了,在卧室里,到处搜寻。 希望找到一个人…